艾问·韩坤:互联网时代的战略狩猎者

快问快答

艾诚:创业的不死法则是什么?
韩坤:坚持和熬得住是创业的不死法则。

艾诚:创业最大的坑是什么?
韩坤:最大的坑就是大家都在找风口。

艾诚:创办酷6过程中犯的最大错误是什么?
韩坤:我觉得当时还是比较理想化。

艾诚:酷是否存在战略不当呢?
韩坤:早十年做产品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和美国学,但就所拥有的资源、积累来看当时做太超前了。

艾诚:为什么离开自己创办的酷6?
我是属于那种不安定的人,这个是我离开的原因。

艾诚:从2006年开始您立志要打造中国的YouTube,酷6应运而生。时至今日,酷6在盛大收购之后上市了,市值大约为4千多万,和乐视900多亿、优酷被阿里收购之后45亿美金相比,差距甚大,您怎么看曾经的这个作品?
韩坤:虽然酷6不算成功,但是它带给我和团队很多宝贵的经验。假如你没有去做过这个事情,好多东西只能凭空想象,创业过程中的九死一生,我经历过,所以在一下科技我会把之前遇到的一些问题、一些劫给它跨过去。

艾诚:离开酷6后,您现在在一下科技做的最大的调整是什么?
韩坤:我做的最大的调整,首先是我对公司的控制权。如果说对公司没有控制权,我第二天就会离开。

艾诚:这里有一个本质问题,一个创业企业,它到底是谁的?它是股东的?是用户的?是创始人韩坤的?
韩坤:现在的公司必须是韩坤和团队的。如果不是,投资人也很难获得自己的价值。

艾诚:一下科技初创时获得不到用户是否也有战略错误?
韩坤:战略错误就是有很多事情做得有点太早、太超前了,后来我们就把脚步放慢一点就起来了。

艾诚:秒拍的股东里面其中一个是StarVC,A轮C轮都投资了,这是您刻意为之选择明星股东吗?
韩坤:有很多的明星来给我们助力,还不是那种三线的,至少也是个一线或者说是75%一线的。

艾诚:但那为何推迟一直播上线?
韩坤:我们纠结到底是从独立的客户端还是从秒拍上直接去加这个功能。

艾诚:您觉得一直播会成为直播领域的老大吗?
韩坤:现在已经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艾诚:现在中国有两百多个直播平台,您预测有多少家会死掉?
韩坤:两百多个直播平台中,因为门槛很低,生存成本也不高,可以一直生存下去。但想做好可能就这么几家不会太多。

为什么艾问韩坤

2012年2月19号,韩坤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北漂了十年…….终于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酷6。”寥寥数字,一个“北漂”道尽荣辱辛酸。2016年8月,韩坤坐在我对面,4年过去了,时间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面目依然柔和,浓眉上扬,整个人熠熠发光,当被问及,一下科技推出的一直播会成为直播领域的老大吗,他胸有成竹,“现在已经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容质疑中,“一览众山小”的霸气隐现。

今天的一下科技,如日中天。秒拍、小咖秀和一直播,如同韩坤厮杀互联网江湖的3把利刃,奠定了自己的行业地位,也助力新浪微博重回巅峰,市值达到100亿美元。但韩坤二次创业的成功绝非偶然。

2006年,搜狐最年轻的主编韩坤(搜狐娱乐互动产品主编)辞职,与搜狐网高级副总裁李善友一起创办酷6网。到2008年,酷6已顺利融资两轮,多个漂亮的重磅动作迅速使酷6一跃跻身中国视频网站领跑者行列。2009年更是成为全世界第一家上市的视频网站,也是国内2.0创业以来第一家上市的网站。

过去的辉煌成为韩坤二次创业的动力,一下科技在移动短视频战略上明确清晰、执行力强,有着韩坤本人很强的个人印记。猎豹CEO傅盛将其称之为“一个CEO的战略修养”,“一家公司从一开始,就该知道想成为什么样的公司,并且知道该怎样做。对一个创业者来说,最开始并不一定知道,但可以通过提取规律,不断加强这种战略的思维。”

“风口”的坚守者昨日坎坷,今日养料

4年时间不算短,但对于快速迭代以“秒”拍、“秒”杀唤醒大众痛点的互联网时代,过去的创业经历对于韩坤已是陈年往事,谈起那时人、那时事,他语调平和,不温不火。

2011年,酷6做了一个转型:从长视频大版权转为UGC,也就是让普通用户去上传视频,支持原创,但并未成功。韩坤定义为“当时还是比较理想化,现实和理想的差距很大”,“我们当时也是在和美国学,但是中国市场和美国市场有很大不一样的地方。”“那个时候我们想做成YouTube,YouTube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大量的用户来上传内容。但是中国的用户不上传这个东西,因为所有的上传都依赖于DV,而DV的拥有量非常少。”

除了UGC,韩坤还曾希望转型移动互联网,他发现“移动视频、移动端、智能手机的普及是一个大的战场。但是这里没有先行者。我就要当这个先行者,而且我也不担心大的视频网站和我竞争,因为我发现他们去做移动端,就是把PC互联网搬到移动互联网就叫移动互联网,但是我当时要做的就是真正的移动互联网。”由于时机未到,理想终是尘埃。

用当下最互联网化的词语就是,UGC和移动互联网的“风口不对”。风口,这个被无数投资者、企业家称作神来之笔的词语,却被韩坤看做“创业最大的坑”,“风口其实就是一个坑。因为我们明知道那是一个风口,但是我们可能不具备这样的资源和能力去做好它,那对自己就不是风口。但是往往我们却因为那是一个风口,投入了全部的心血,但是却发现其实不是自己的风口。”

伟大是熬出来的。大部分商业故事的开端大多平庸、黯淡或者光怪陆离,以至于大多数人们很难从最初的端倪,嗅出日后发迹的种种浪潮涌起。然而市场的培育需要时间,这是对创业者创新战略最关键也最致命的考验。有些人熬过来了,譬如在车库里起家的贝索斯、被看做骗子的马云,有些人却将丰满的理想熬成了世人调侃的黄粱一梦。尤其在贴身肉搏、盛衰转瞬即变的视频商战中,改革者、先行者必须以足够的速度与实力,证明其战略创新是可行的,可变现的,因为无论是投资者、合作者、竞争者还是用户,已没有小火慢熬的信心与耐心。

2011年8月
一下科技成立。这一年,中国成为全球关注移动终端产能的价值洼地,移动互联网产业迅猛发展。长视频市场成为视频领域竞相追逐并出现泡沫的红海,微视频开始理性“回归”。即使到了移动互联网井喷的2011年,韩坤的一下科技一开始还是遭遇了门可罗雀的尴尬,韩坤反思,“有好多事情做得有点太早了、太超前了。后来我们就把脚步放慢一点。”

2013年开始
真正的风口来了。美拍、微视、小影等强手环伺。移动社交应用中,用户对形式单一的图文、声音渐渐产生“厌倦感”。此时的市场亟待一个重量级的产品出现,新的社交产品形态呼之欲出。

2013年8月
“秒拍”惊艳亮相。秒拍借助“冰桶挑战”爆红。其来源初衷是韩坤看到国外的公益项目,名人、明星头顶浇一桶冰水,感受渐冻人的病痛。韩坤被触动,“冰桶挑战”为什么不可以拿到中国做?冰水淋漓尽致地浇下来,秒拍记录最精彩的十秒,各路大咖、明星被浇后美丽冻人,别样摇曳生姿的背后却是公益的“梗”,无论内容、形式上都具备获得公众共鸣的优势。秒拍“冰桶挑战”以微博等开放的社交媒体扩散,粉丝骤增,成为中国最大的PGC短视频播放平台。

2015年5月
2015年5月,一下科技推出小咖秀,用户可以借助这款自带搞怪功能的短视频拍摄应用尽情展示自己。这也踏准了高级趣味的“小时代”的节拍,成长起来的年轻人要情感、参与、自由与个人空间,要获得即刻秒杀的幸福。上线两个月,小咖秀成为最火爆的草根娱乐视频UGC平台。

2016年5月
2016年直播已火到全民狂欢的地步,5月一下科技推出“一直播”。一下科技积累的视频类用户以及微博粉丝的引流,使得一直播迅速崛起。微博2016Q2财报显示,二季度一直播的直播场次仅在微博上就已超1000万,6月份日均观看人次达773万,日均观看时长为38.7万小时,一直播成为中国最主流的直播平台。

扩张还在继续. . .

我想说的是:并非所有的顺势都能赢,站在风口上,如果提供的用户服务或产品不尽人意,再好的风口也是坑。必须为用户提供优质的产品或服务,这是创业不死法则的铁律。
2016年5月,韩坤推出一直播时已是5月,相比其他直播平台的率先发力,已是后知后觉,韩坤不认为“太晚了”,“我们从来不会觉得晚,因为除非有一家已经达到过亿的规模了,那个时候才会晚。当市场培育教育出来之后,我们一直播也能迅速地引来这么多高质量的内容,这个是我们想做的。”

弱化管理协同最大化横向协同

媒体人李翔说:成王败寇,胜败对于企业家,如同好酒,要放到一定的时候,等各方面的指标都满足,才称得上是一瓶好酒。韩坤经过多年的磨练,其积累的资源、知识、经验已经到了可以成功的阶段。

韩坤,他是一个执着的战略狩猎者,在酷6时还是超前的理想,坚守到2013年,坚守到现在成了恰逢其时,与他所不愿意承认的风口碰撞出一拍即合的火花。过去的经历无形中对韩坤和他的团队形成影响 “比如说因为你没有去做过这个事情,好多东西是凭空是想象,没有经历过九死一生。我经历过,所以我现在的公司会把我之前遇到的一些问题、一些劫给它跨过去。”这些宝贵的经验带给韩坤的意义深远,比如,如何与“资本”相处。

对于企业与创业者,资本是天使的翅膀,上帝的鞭子,也是门口的野蛮人。创业者与投资者所设定的最佳结局无非企业与资本融合产生最优协同效应,实现资源整合最大化,企业被锻造为“金鸡”,而投资者也抱回“金蛋”。

虽然与投资者关系非常融洽,但韩坤也很清醒的意识到创业者话语权的重要性,“我做的最大的调整就是我对公司的控制权。”一下科技的整体发展战略必须有一个战略的掌舵者,那么这个人,韩坤希望是自己。

经营一下科技,韩坤如履薄冰,刻意避开雷区,牢牢把握企业的发展战略,即弱化在管理监督上的协同性,并寻找与资本在品牌缔造、内容创新上的协同效应。

资本寒冬,一下科技逆势而为,融资节奏一路小跑。A轮融资300万美元,2013年B轮融资1千万美元,2014年C轮融资5千万美元, 2015年D轮融资两个亿美元, D轮融资后,一下科技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为独角兽。韩坤深谙资本的重要性,“非常警惕(烧钱死),产品要实现价值,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支撑,用户市场的推动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除了资本,韩坤挖掘投资者的品牌优势、营销优势,产生横向协同效应,即将组合中一个业务的宝贵资产和能力用于其他业务,或将不同业务中的资产和能力合并起来创造新的价值。

2012年通过引进新浪微博投资,一下科技等同于共享了中国最大的社交媒体平台新浪微博的用户活跃度。韩坤庆幸遇到了新浪微博,“如果我们选择微信,可能会像微视一样,但是因为我们选择了微博,我们变成了今天的秒拍。因为它的平台属性不同,微博是开放的、有社交媒体的属性,而微信是封闭的,我们做的秒拍放在微信上可能发个朋友圈就好了。我的朋友圈里面大概有1000多个好友,我发一个朋友圈顶多三百个赞就觉得挺不错的了,但是在微博里面,有很多大V、很多明星,他们的粉丝都是上千万级的,他们可以迅速地让更多的人看到。”

抓住娱乐的黄金时代,拿到Star VC明星投资,借助明星品牌的光环效应。娱乐与互联网的融入越来越深入,社会的泛娱乐化趋势愈加明显。韩坤主动找到明星任泉等,说服他们成为一下科技的投资人,“从秒拍开始,有很多明星给我们助力,秒拍当中大概有几千位明星,每天都有几十位、上百位明星发。当我看到StarVC,它是中国第一支明星基金,由任泉、李冰冰、黄晓明设立。当时我预测,StarVC投的第一家企业一定是受关注度最高的,而且我们与StarVC罗列投资对象的条件匹配符合。”如今的秒拍、小咖秀已经是明星与粉丝通过视频进行互动的首选社交平台。

财经作家吴晓波说:“互联网相生相克”,很多曾经的火爆一时成为祭奠时代变化的注脚。万马齐喑的移动视频时代,泥沙俱下的时代,野蛮的鱼龙混杂之后必是大规模的洗牌。

韩坤预测的移动视频江湖并不血腥,“很难有绝对的垄断。未来在移动视频的生态,有市场覆盖率最大的产品或企业,但是可能它不会有真正完整的一个老大。比如说我们是一个播放平台,但是我们的播放平台里面可能会诞生出很多垂直的内容公司、垂直技术类公司,或者说叫垂直业务类的公司,大家组合起来。我们要做一个伟大的公司,并不是说我们自己做得最大,我们能够在我们的矩阵和生态中,造就一个又一个大的公司,这才是真正的伟大。”

祝福韩坤,祝福一下科技,熬出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