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2019年APEC女性领导力论坛在上海成功举办。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受邀出席科技的“美力”论坛,与诸多嘉宾共同探讨如何推动女性领导力发展。艾诚指出,科技可以给男女之间提供一个更公平的平台,所有人只能用数据、用服务、用产品实现话语权,领导力,无谓男女,不分性别。会后,艾诚接受了中国日报的专访。

以下为专访全文

作者:曹静

来源:中国日报网

中国日报网专访艾诚时,她刚刚走下2019年APEC女性领导力论坛的舞台。一落座的她询问我的建议,主动复盘刚才的表现。

“尤其是做一对多访谈的时候,会遇到无数的不可预见,不管访谈前做了多少准备。”艾诚说。那场论坛上,有女科学家,有女创始人,还有女高管。艾诚说:“过去十年,虽然我既对话全副武装的顶级大咖,也拜访手无寸铁的创业青年,若问一个女性为何成功,答案往往是因为幸运,但同样的问题,男性会自信回复因为聪明”。

“相比于男性,女性更谦卑敏感。职业女性需要在风口浪尖上与男性协作和竞争,只能通过做好每一件事的行胜于言去证明自己的价值。”艾诚说,“但今天在APEC女性领导力论坛上,我们的主场请打开心扉:‘没关系,你就是来讲你的,讲你是有多好的’。”

风趣精彩的对话后,她接受了中国日报网的专访。现在轮到她向我讲述自己有多优秀了,她的身份从主持人变成了艾问传媒和艾问资本的创始人,以及我的访问对象。

“不要去谈男女平等,而是去谈人人平等”

女性领导力论坛自然强调女性,但相比男女平等这个问题,艾诚更愿意谈女性所扮演的角色。就像她在主持论坛时说的,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我们都是大宇宙里的一粒尘埃,都是普通人,只是基因导致了性别上的不同,仅此而已。

“从这个角度上讲,每个人都别太看重自己的性别,不要去谈男女平等,而是去谈人人平等。”艾诚说,“人人在这个世界上又扮演着多重角色,你要做的就是平衡好在不同情境中的角色。”

作为我的采访对象,艾诚请工作人员不要把空调风量开得太大,因为空调声音会影响到我采访录音的质量。这个不起眼的举动体现了她作为媒体人的专业性,也体现了她作为女性的细腻。而在刚刚那场论坛上,艾诚是嘉宾身旁的主持人,看的出她在前期做了充分准备,嘉宾性格或本真、或自信、或专业严谨,她在全程穿针引线,整场论坛有看点,有深度。

艾诚说,在大多数情况下,她不会意识到自己是男性还是女性,但清醒地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于是我问她,今天的成功难道和女性本身所具有的特点毫无关系吗?她回答说,她不愿意用“成功”这个词描述自己,而是更愿意说自己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做事要求善始善终的普通人。

“我和公司的价值观就是善始善终,我严格要求我和艾问的每一个人,严格要求我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说完,艾诚又强调一遍:“真的是做每一件事都这样要求。”

从她复盘自己的主持就能看出这一点,面对我的采访也是:我和艾诚都录了音,我是为了写稿,她是为了反思自己的表现。

公司创始人和CEO身上似乎都有这样一种气质,永远精神饱满,永远是备战状态。艾诚也一样,她说她喜欢预见未来,喜欢计划,脑海里想的永远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方向比速度重要。我一直都在为接下来的事做准备。”艾诚说。

“红裙是我的战袍,给我自信和安全感”

如今,成功职场女性的励志故事不断涌现,早已不是新鲜事,但艾诚在主持论坛时提到,她在投资项目时发现女性创始人要远远少于男性创始人。艾诚是例外,无论是创始人身份还是投资人身份,她似乎一直身处男性为主导的领域中战斗。

在我面前,她作为创始人和投资人侃侃而谈,在和她的谈话中我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高要求,她要求自己时刻保持清醒,做到专业和理性,辅佐中国创始人走向全球,评估项目数据时争取能够预见下一个风潮。

而当谈到家庭,艾诚没了商场上的雄心壮志,她会为了家人吃的健康米和菜操心,她忙着给家人寄粽子(采访时正好在端午节前),采访完之后还要给奶奶、妈妈和爸爸写端午节贺卡。

“我是个特别有家族观念的人,我的理想就是四世同堂,我想成为那个太奶奶。”艾诚笑着说,“好多年以后,如果艾问还在,我还是艾问的创始人,这和太奶奶的角色矛盾吗?完全不矛盾。我要做的就是找到角色之间的平衡。”在采访过程中,艾诚还好几次提及她是黄山人,时不时会冒出几句黄山话。

看到艾诚在谈论亲情和乡情,我不禁想问她,在商场上有没有曾经想过“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

“有。”她很诚实地回答。

在出席一些财经大会时,艾诚经常发现她是第一排座位上唯一一个女性,也是上台讲话的唯一一个女性。她承认,某种程度上,她需要为女性身份做出额外的努力。

“我为什么经常穿小红裙,就是希望红裙不仅是我的颜色和名片,更是我的战袍。”艾诚说,“在财经这类男性强权的世界里,红裙给了我一份自信和安全感。”她觉得她做不到像男性那样,只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就可以自信、坦然。

商务合作和谈判中的酒桌文化也是她——或者是大多数女性——所不擅长的。

“通过蛮力的比拼,然后区分出谁擅长喝酒,谁不擅长,用这种方式增进合作伙伴的信任,我觉得可笑至极。”艾诚说。生意场上,她会用一种看似另类的方式增进与合作伙伴之间的信任,比如一起去喝茶(“因为我是黄山人”),去运动,或者在家里亲自下厨做饭招待大家。艾诚说,这是她作为女性在商场上的创新。

“这个时候我也会想,如果我是个男的,那我就不用去寻找另一种解决方式了。”艾诚说。当然,她不认为自己的交际方式是女性在“示弱”,而只是善始善终的一种方式。

艾诚最后说,就和她的名字一样,她一直保持对自己诚实,对别人诚实,她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被时代需要做什么。

“因为个人的能力、机遇,你想做的不代表你能做。”她说,“而在你想做和能做的事情中,哪个是被时代所需要的?找到这个,你才能活的精彩。”

从哈佛毕业到央视财经主播,再到回国创立艾问,30岁以前的艾诚用投入的青春年华参与到了2013年后“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浪潮。她敏锐的发现,伴随着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世界主流舞台的中国创始人的面孔却非常陌生,中国企业有着全球市场影响力的技术却不善于资本加持。相信给予所写,这时,一批专业的传媒和资本人团结在艾诚麾下,他们7×24小时的践行“被时代所需的事”——辅佐中国创始人全球传播,帮助中国影响力科技投融资。2014年至今,红裙女孩创立的艾问传媒和艾问资本在顺势而为中生机勃勃。

“女人的手如果可以推动摇篮,相信这双手也可以推动世界。你说呢?”果然是位最爱问的女孩,专访的最后她用一个问题开启了这一代女人的思考和呼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