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骋·艾问环球知行:肉体是有限制的,但思想是没限制的

“艾问·环球知行”新加坡“30岁以下亚洲创客:谁在定义未来”早餐会于5月19日在新加坡举行。艾问创始人、财经双语主持人艾诚担任主持这场最营养最跨界最具活力的早餐会。渡鸦科技创始人&CEO吕骋参加了此次早餐会。

吕骋,渡鸦科技创始人&CEO

真实和虚拟的界限是什么?

大家好,我是渡鸦科技的创始人吕骋,因为只有一百秒,我觉得我的减少就简单点,我也不做广告了,跟各位大学霸一样,其实我的背景很简单,我就是从小接触计算机,因为我家里有亲戚开了一个游戏厅,所以我很早就从电动游戏开始,然后1996年我6岁的时候就接触了《仙剑奇侠传》,然后玩完那个以后就自己开始对电脑感兴趣,就开始自学。我们公司核心想探索的还是怎么样让跟世界交互的更简单,那核心的我们在做一个听起来很疯狂,但现在越来越不疯狂的一个东西,那极致的情况可能像大家看到的《钢铁侠》的一样,这是第一个我想改变的。因为我觉得科技的魅力在于用更新的技术一遍又一遍让你跟整个世界交互更自然,这是我们一直相信的一个理念。

那长期我想改变的是,第一个我觉得,我持续不断的在相信我们现在的世界不是真实的,我不知道是否在座有任何人有同样的感觉,就是我现在越来越分不清现实与虚拟的界限,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前一段大家都很关注人机围棋大战,但是我仔细做了研究,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关注象棋或者围棋这种异常精密的逻辑计算的算法题是谁发明的,然后我们发现大多数想的就是,中国讲舜可能发明了相机,可能发明了相机,舜本身就是一个虚拟人物,然后在国外讲的是希腊的神话发明了围棋。所以我觉得再举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之前一个女生问我怎么样判断现在是真实的还是虚拟的,我怎么判断我自己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其中被最多的一个答案是一个游戏引擎的制作者他说,我很确信我们是假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当制作游戏引擎的时候,我发现当视觉焦点关注的这个地方我们会用大量的3D实施运算,让它显示要真实,但是焦区以外,因为我们要模拟人的焦点,就用很简单的贴图去做。这样的话,第一是让整个场景变得更真实,第二可以从计算机上去省计算资源。但是他说,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发现,光波二像性跟我们做游戏引擎,重建一个虚拟场景的算法是一模一样的,因为当我们注视的时候,那一段是光,那是波,然后我们不注视的地方是点。所以就是说大自然运作的方式,可能跟大家现在去创造一个所谓足够的拟真的大自然的方式是殊途同归的。

那我认为我们这一代,尤其是VR和AR这类技术的兴起,以及AI的进一步的完善,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像我吧,我现在刚过26,我可能还有八十年的时间。所以我觉得我们这代应该会到一个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拟,或者说真实和虚拟的界限是什么,总有一天你带上VR以后你就发现,所以我觉得这是我长期以来想要去探索的问题。

对话环节精选

艾诚:吕骋,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就是你刚刚讲的那句话应了中国一句俗语,就是真时假时假亦真,我也搞不清楚反正今天早餐是真吃了还是假吃了。但是,我能再问一个直接的,因为你的思考,因为你可能具备的能力,以及你的召唤,你的幸运等等,那这个世界会因为你改变什么呢?

吕骋:我是比较悲观的,我觉得我现在是假的,我觉得所有东西都是假的。

艾诚:OK,假设就因为你是假的,你发现了你是假的这个事实,因此这个社会,或者说除了你以外的其他人他因为你而变化了什么呢?

吕骋:我觉得假设进化论是正确的话,我们一定会大脑越来越进化,肉体越来越退化,那到达一个极致的话,就比如说原始人他说我吃过肉夹馍,那可能他过两三天他大脑的计算力不足以重现出那个味道,可能他就不是印象很深刻。但是我们现在每天可以看着什么舌尖上的美食,可能会想到肉夹馍我们可以去描述出那个味道。如果再过比如说几千万年,那我们当想过肉夹馍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已经可以足够运算到一个虚拟的肉夹馍,我们自己就相信我们已经在吃了。

艾诚:我觉得你今天一定能找到一个好朋友,就是那个李英睿,他就是负责把这个人类基因大数据库,从这个基因再发展成为人类的意识,正好接上你这个智能家具、智能硬件,你俩应该合作一下,最后真正的机器人就出来了,我们都永生了。

吕骋:我觉得当我开始感兴趣AI这个方向的时候,我觉得我整个人非常兴奋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越来越无聊,因为可能你会越来越悲观,这代表的是我个人的观点。

艾诚:OK,我再问一个问题,因为我觉得你很有问题,很有趣。如果你无聊了,如果你又觉得是假的了等等,那你现在最在乎什么呢?

吕骋:我觉得还是在有限的生命里面探索出真正的价值吧。

艾诚:我怎么问都是一个哲学家。

吕骋:我之前写过一篇文章,就是我们这代一定会遇到一个问题,把你自己想成钢铁侠,还是把你自己变成钢铁侠,这是我们这一代一定会遇到的问题,因为科技可以做得很好。那比如说你想丰胸的话,OK,那你究竟是戴一个VR,然后低头嘣变成G罩杯,还是你去韩国到最好的医院,然后让别人摸起来跟真的一样,所以这代这些事情都会发生的。如果我们现在在朝鲜的话,假设VR非常非常,技术非常非常成熟,那金正恩一定会要求所有的人戴着VR,72小时,所以我觉得这些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

艾诚:所以我觉得总的来说你能给这个社会带来最大的改变,是给人类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是吧?

吕骋:对,我觉得潘多拉魔盒不一定被打开,但你一定需要一个想象,这就是我觉得我们这代人在做的事情。

艾诚:你的这个发言把我们今天早餐会提高了一种云端的高度,大家可以无限想象。

艾诚:好,创意心是关乎尊严的事情,是吧。

艾诚:跑快一点。

吕骋:你的肉体是有限制的,但你的思想是没限制的。

 

 

艾问·环球知行:“30岁以下亚洲创客:谁在定义未来”早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