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东林·艾问环球知行:让人们更多的相聚,更少的孤独

“艾问·环球知行”新加坡“30岁以下亚洲创客:谁在定义未来”早餐会于5月19日在新加坡举行。艾问创始人、财经双语主持人艾诚担任主持这场最营养最跨界最具活力的早餐会。INVITE创始人&CEO吴东林参加了此次早餐会。

吴东林:INVITE创始人&CEO,毕业于哈佛经济系,现在是社交软件INVITE的创始人CEO,曾在华尔街做过投行。

吴东林:INVITE创始人&CEO

更多的相聚,更少的孤独

大家好,我叫东林,我先更正一下,因为我大学的时候比较特别,我去了三所不同的大学,在南加州的一个管理学院,然后伦敦政经,后来在哈佛,主要学的是经济学。刚开始我做了一个项目叫圈子管家,主要是想做商家的客户营销管理系统,就是SCRM,做了一段时间,做了大概一万个商户,也赚了一些钱。我就意识到,特别是在中国吧,你说做SCRM,因为微信这个东西它又不开放,所以做来做去,我又没有数据,我这个很难做的非常成功。然后说真正最成功的SCRM,就是这个社交网络本身,那我说干脆我就直接做一个社交网络得了,这是转型的一个想法。然后说到为什么想做后来的这个项目或者说是我有想改变什么东西,我先简单介绍一下。Invite,它是精选生活方式,品质社交的一个,它给用户介绍非常多的好的餐厅,还有活动,很多这样的一些内容。并不是让用户去付钱或者是买单,是用户可以基于这些好的场景发起邀约,找到其他的小伙伴一起跟他去,主要是个社交的目的,非常的快。目前达到多快的速度,差不多25%的邀约在三十分钟之内是有人报名的,三个小时之内50%的邀约是有人报名的。以后它会快,就是你一发立刻就有人报名,让你的生活变得非常非常便捷,无论何时何地你想做什么,你总能够一呼百应。这个是每一个人可能都想望的。

它不是一个只是为了某一种类型的社交,它是一个工具,因为我们社交其实就是说非常基础的两个需求,一个是我们的交流,线上的交流,另外一个线下的见面和聚会,它承载的就是线下见面聚会的这么一个工具,它既提供场景又提供人,做的是非常基础的事情。你可以用它跟熟人去见面,跟陌生人见面,跟微信朋友去见面,它是全部兼容的。最后说到理想,为什么想做这个事情呢,首先因为我个人出国比较早,高中的时候就去了,去了很多个不同的城市,然后每到一个城市都要重新建立一个圈子认识新的朋友,非常有挑战。到了北京之后我就变成了一个北漂,然后我感觉现在这个科技非常的发达,大家连接效率非常快,但是发现其实跟朋友相聚的时间反而变小了,孤独感没有降低,也许还增加了,第一个大家都很忙,第二个大家见面的时候都玩手机,所以我有一个理想,希望通过这个产品让大家在线上少聊天,在线下多见面,更多的去相聚,更多的真实的了解大家,一起去发现更有趣的生活,谢谢。

对话环节精选:

艾诚:东林我想问,因为我们俩也算认识蛮久了,你觉得受过这么多好学校的教育,算是精英代表,在创业的时候你觉得会不会有压力,因为如果是一个草根创业,他可以败了再败再败。可是你创业的时候,上一个败了再创一个,觉得这种心态怎么样的一个变化?

吴东林:其实我先说一下,上一个没败,一直还在运行着,去年有一千万的营收,今年还会继续运行,可能今年比去年。

艾诚:完了,我说错话了嘛。

吴东林:没事没事,再猛一点,但是我只是觉得那个就是不一定能做那么大,能对这个社会改变那么大,我想做一个更加能改变,而且我希望它不仅是在北京上海,以后也会到新加坡,假设我今天要来新加坡出差,然后我今天已经在新加坡了,我会提前在北京发一个邀约,那么今天晚上可能新加坡小伙伴就会跟我相聚,去吃饭或者做一些事情。

艾诚:是这样,在我们哈佛这个圈子里,创业其实是很尴尬的事情,你要问在中国哈佛的校友谁创业创成了,屈指可数。但是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在一种完全疯狂的创业状态,艾诚你知道吗,我最近又搞了这个这个,这是为什么?

吴东林: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个人性格吧,我想补充一点,就是说做invite另外一个动机。

艾诚:你看,你看,我问什么他还要讲他的产品,继续。

吴东林:我想说刚才说到创业者,我认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真正成功的创业者都是非理性的偏执狂,因为创业成功概率太低了,做投行多好呀,创业出来一万个项目他有一个会成功,所以你选择创业一定是非理性的一个想法。然后呢,一定是个偏执狂,因为所有伟大的作品都像艺术家的精神做出来的,他们都是偏执狂的,所以非理性的偏执狂就会成为成功的创业者。其实做这个还有一个原因,做社交网络产品是最难的,因为它是人跟人的,特别的复杂,就像一个社会一样,这些人他那么想,他那么想,他们之间互动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博弈,就是博弈论最好的体现,它也是一个经济体。其实呢,我有点学术精神,所以我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呢,应用了很多之前在学校里面的经济学的理论,社会学的理论,还有数学,有点这个意思,因为我们用了自己的方程去做流量的分配,还用了博弈论的一些理论。

艾诚:哇塞,行,我们看到你的竞争门槛了,看到你的疯狂,也看到你所提及的所有的理论,足够有竞争力,我们都期待这个invite,也希望你可以多邀请我们参加一些活动,艾问也希望跟你合作。

吴东林:没问题,我们一定要合作。

艾诚:谢谢东林。

吴东林:谢谢大家。

艾问·环球知行:“30岁以下亚洲创客:谁在定义未来”早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