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我希望所有的贝壳人永远记住居住服务产业的艰难,永远记住我们是如何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价值才走到今天。也请大家永远相信自己,虽然每个人都很渺小,但只要在一起,就能创造巨大价值,可动山林。”

创业20年,左晖终于敲响贝壳的上市钟声。8月13日晚间,贝壳找房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居住服务平台第一股。首日开盘,贝壳暴涨75.8%,截至收盘大涨87.2%,市值达到42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30亿。

这是自2018年3月爱奇艺IPO以来中国公司在美国最大规模的IPO。纽交所大中华区首席代表杨旭表示:“中国新经济IPO在美上市表现仍然非常强劲,尤其是在投资者基数与流动性方面都可圈可点。我们欢迎更多高质量、高增长和极具活力的中国公司来到纽交所上市”。

然而,从链家到贝壳找房,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名字——左晖。

贝壳和它背后的男人

“刚接进一个电话,还没来得及说您好,不到一米远的另一个电话又毫不客气地响起”。

1992年,这个21岁的陕西青年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开始了最初的北漂生活。他刚从学校分配的一家北京郊区工厂辞职,跳槽找到了一份电话客服的工作,电话轰炸场景对于他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那段时间他整天耳朵里都是嗡嗡作响的声音,脑子里常常一片空白。

1995年他又跳槽,去了一家软件公司做市场销售,当时的他就已经狠劲十足,能为了一份销售材料没日没夜拼三四个月。

但即便如此,他苦苦熬了3年依旧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他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人在自己并不擅长的专业里做事情,他永远不可能激发出最大的潜质。面对众多职业选择,弄清楚自己不适合做什么后就不要继续浪费时间。做事情,最重要的是发挥自己的长处。”

说干就干,左晖决定创业,与两个大学同学一拍即合,每人拿出5万块钱,从原公司辞职、创立新公司,左晖任总经理,哥们仨一起做起了财产保险代理生意,三个零基础的门外汉就这样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智慧,成功赚到了第一桶金。

2000年,左晖到了而立之年,尽管手头上有了些钱,却还没能在北京买下属于自己的一套房。

他回想起自己从92年毕业后留守北京,一直租房住到现在,北漂了许久,其中也被中介骗了很多次,所以当他自己开始做中介的时候,拥有满满的正能量。

不久,机会就来了。当时,他敏锐地发现,自98年房改后,国家取消了“福利分房”并实行市场化,北京个人购房比例在加大,却没有一个可靠的购房服务平台,房产交易信息严重不对称。于是,他开始琢磨着在房地产交易这个行业干些事儿

2000年8月,他成立了北京链家房地产展览展示中心,并与《北京晚报》合作,首次创建“房地产个人购房房展会”。

“房展会在军博举办,开展前一天,我和工作人员忙了整整一夜后,坐在军博门前的台阶上等着天亮。我心情忐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参观。天亮了,人们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会场一度甚至失控。这让我看到市场的巨大潜力!”说起这一天,他激动难平。

2001年11月,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诞生,第一家门店“甜水园店”开业,11月25日,现任大客户经理王晓斌首开第一单。

当时链家投资额总共不到300万元,左晖用了3年时间做到了安身立命,从2005年开始,链家有了快速发展,从30家店面做到了300家店面。也是在2005年,直到34岁的他才买下自己在北京的第一套房子。

从2002年10月链家第一个推出二手商品房转按揭业务,到2017年6月链家拥有8000家线下直营店,覆盖全国28个城市,13万员工,经营业绩成长了1万倍,年房产交易额超过1万亿元……在左晖的带领下,链家随着国家的楼市调控政策环境而飞速成长着。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不会一帆风顺的,在链家19年的发展中,楼市大环境也有寒冬期。2005年3月,国务院出台“国八条”,以行政手段限制房市交易,导致市场迅速趋冷。风口一来就追,市场一冷就跑是大部分人的正常操作,在其他中介公司纷纷关店减员时,左晖却带领链家走出了一条不同的路:逆市扩张

他认为限购并不能解决问题,就当时而言,房地产市场最主要的问题是供应严重不足,因此房市长期看好。他倒觉得市场降温是件大好事,正好降低了他扩店的成本,于是,他便立马抓紧机会,一口气把门店数从30家扩增到105家。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正由于他有“北漂”的租房经历,才能准确把握租房需求与痛点,也由于他对市场的冷静思考与对政策的准确把握,才使链家这艘“小船”逐步建造成“航母”。

在千禧年后,左晖洞察到二手房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在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二手房的需求超过了新房。大量外来人口纷纷涌入一线大城市,租赁市场逐渐火热,他决意抓住这两个需求点,让链家主营二手房业务与租赁业务。

自2007年以来,国家为了规范房地产交易市场,出台了一系列对行业产生实质性冲击的政策:包括存量房网上签约、二手房交易资金监管等,不能适应新游戏规则的公司就被迫出局。而在这种“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过程中,链家凭借自身能力逐渐胜出。

“回想链家的发展历程,我们是幸运的,赶上了行业发展的黄金期。”正因为他紧紧抓住了近些年的两股大风口——“存量房时代”的到来以及租赁市场的崛起,逐步将链家的发展明确定位于“做一个优质房产顾问”,从此链家步入发展快车道。

2018年,链家升级为贝壳找房,主要业务为客户提供新房和二手房交易、房屋租赁、房屋装修、房产金融解决方案及其他服务。2019年,贝壳共完成超过220万单交易,总计产生人民币21280亿元的交易总额(GTV),成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交易和服务平台。

而后,两岁的贝壳找房,就这样顺风顺水地上市了。

链家到贝壳的上市之迷

18年前,左晖带领37名员工在北京安贞门开出了第一家门店,18年后,贝壳找房的团队规模已壮大至87000多人。从创立链家到推出贝壳找房,再到贝壳找房正式登陆资本市场,左晖一共花了18年的时间。

作为贝壳找房背后的关键先生,左晖所起到的作用无人能敌,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左老板能成功是因为他真的是管理太狠了,”这是他内部员工和外部合作伙伴对于他的一致评价。正是因为他超强的领导力,手下的员工工作努力,执行力也特别强。

他带领着链家创造了业内许多个”第一”:2002年首家推出二手商品房转按揭业务;2003年,与中国建设银行合作首家推出 “二手房交易资金托管业务”。

如今贝壳找房尽管已经成为房产中介行业的绝对龙头,但整个公司从上到下依然非常拼命。这也正印证了那句老话:老板好,企业好,员工才会为你卖命。

此外,左晖在管理上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规则和模式。

作为一个典型的IT理工男,左晖是一个十足的“数据控”,他在链家首推“真实房源”,创建“楼盘字典”。他把房子的各种信息,如房屋户型图、房屋坐标、楼盘环境、与地铁距离、历史交易数据等,通过300个字段集合成一个大数据,供经纪人调用。

贝壳打造的这部“楼盘字典”目前涵盖了约2.26亿个房屋,是中国最全⾯的住宅数据库。

但最为出名,也是最为重要的还是他搭建的ACN经纪人合作网络(Agent Cooperate Network)。通过ACN合作网络,不仅让经纪行业由竞争变为竞合,店东效率得到大幅提升,并与其他门店、其他品牌形成房源、客源的全面联通、全面合作,也提高了经纪人合作效率,把包括房源信息、成交信息、房价、活动量、每个业主的动态等内部信息与外界共享,让买家和卖家能够在透明的数据比对后,做出决策。据了解,贝壳找房的联合创始人、CEO彭永东还把经纪人的工作细致地分为了10个角色,这正是他们从链家近20年跌打滚爬的经验里提取出来的。

成立18载才冲击上市,贝壳找房并不是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房产中介平台,但却是目前市值最高的一家。它做到了同行没有做到的事情,它的成功也并非偶然。

从链家到贝壳找房,左晖看明白了终局。贝壳在战术上一路领先,从二手房、新房到家装,一步步蚕食了58、安居客、中原们的市场,而业务涉房的那些互联网平台一直以来只能“迎战”防御,导致不少动作变形。

很多人或许会有疑问:接下来市场会是贝壳找房一家独大吗?《艾问人物》认为并非如此,未来市场在流量入口层面还将是“多强”的格局。贝壳找房多市场打通之后会给其平台上的经纪人带来更多的“连环单”,曾经敌对阵营的选手会不会在这种“连环单”的诱惑下反戈,和贝壳站到同一阵营,我们不得而知,但这或许将是58、安居客们最大的威胁,也将是贝壳冲击千亿美元估值的想象空间。

做难而正确的事”是左晖常说的一句话。房产中介行业历来是鱼龙混杂,因此“正确”就显得愈加“艰难”,但变革的推动也并非一朝一夕能够达成,左晖清楚地意识到:“正确”需要长期对行业基础设施进行改造,从而提升效率和消费者体验,再获得商业的长期回报。

他是一个长期主义者,他不着眼于短期利益,选择做“难而正确”的事情,这更是获得了业内人士的认可。左晖和链家的发展、贝壳的上市,或许能给同行带来启迪。未来,或许又出现一个劲敌和贝壳“针锋相对”。

参考:《贝壳找房上市:市值翻倍超400亿美元,左晖没有对手》,投中网

2020年,「最具影响力创始人」年度人物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全球影响力创始人(30人)」「最具行业影响力创始人(300人)」两大榜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参加榜单评选,评选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5日,评选结果公布后,获奖创始人将共同相约9月底召开的「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榜单发布会,敬请关注!

「全球创始人大会」组委会联系邮箱:gfs@iask-media.com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