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21日,由投资家网主办、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风险投资专业委员会联合主办,财经锐眼、有时间协办,国合·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提供学术支持,官方指定图片直播平台v photo提供视频直播的“投资家网2019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暨颁奖盛典”在北京金隅喜来登酒店隆重召开。

本次峰会以“聚势待发”为主题,深度剖析股权投资全新业态,并广邀200+政府代表、300+投资同行、100+上市公司、50+引导基金/母基金代表以及1000余位投资精英齐聚一堂,围绕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等人群最关注的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度交流与探讨。

投资家网创始人蒋东文在主办方致辞中总结回顾了股权投资行业过去一年的发展情况,针对市场上存在的“寒冬”现状,他认为,“所谓寒冬是我们(投资机构)为过去的浮躁买单,疯狂了几年,就会痛苦几年,去年是痛苦的开始,机构要忍住。”

蒋东文表示,“我们在说募资难,不好做的时候,主要反映的问题是什么?这里面有宏观因素,有微观因素。从宏观因素看,就是常说的政策、大环境;从微观因素看,主要原因是,LP没赚到钱,GP与LP之间没有做到有效匹配,GP自然不好做。”

以下为蒋东文在“投资家网·2019中国股权投资年度峰会”上的演讲实录:

基金募资变化:存续期延长,GPLP回归理性

尊敬的各位政府领导、投资机构、企业家、媒体朋友以及现场的各位来宾,同时还有关注股权投资与创业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时间过得很快,今年7月份,我们刚在深圳举办“2019中国基金合伙人(GPLP)峰会”。今天,又回到了北京。

记得7月份我在深圳峰会演讲时曾说,股权投资行业今年以来充满挑战,投资活跃度降幅显著,即便融资规模出现小幅上涨,也主要受益于一些明星项目的大额融资。

从数据方面看,基金募集可能更加糟糕,截至11月底,股权投资行业共完成330支基金的募集。这个数据如果和去年同期完成募集的686支的数量相比,几近腰斩。

募资难、行情差,做股权投资是不是就没机会了?我觉得关键要看怎么去比,如果和股权投资大热的时期比,现在肯定会差很多,为什么会差?

伪风口和行业泡沫造成了资金严重浪费,投进去的钱没有产生应该有的价值,所谓寒冬实际上是一种由浮躁向理性的回归,GPLP走向成熟的表现。

股权市场存在寒冬,募资又变得艰难,是不是投资机构就真的没钱了?我想说,并不是,我们已备案的创投基金规模超过了1万亿元,比美国还要多。新募集基金规模大幅下降并不意味着市场没有钱,因为还有很多基金没有募集完成,但是基金的募集周期确实被拉长了。

过去市场大热的时候你可能用几个月就能搞定,甚至时间更短,现在你可能需要半年甚至一年,时间虽然变长,可这个钱本质上跟过去是不一样的,拿的是成熟的钱,理性的钱。

所以我也看到很多机构募资的时候,存续期都开始做到10年,以前都是5年、7年比较多,这是今年的一个变化,还有一个变化是什么?国资基金正在高速发展,快速扩张。

股权行业变化:国资扩张,资本疯狂时代终结

国家对股权投资行业的重视程度是逐渐上升的,包括今年有两支“巨无霸”国家级基金成立,带来了3513亿元,背后的LP有财政部,也有国企。包括很多地方政府引导基金也都在扩大规模,这是今年行业的一个重要变化。这对很多依靠民间资本的市场化机构来说是个挑战。

怎么在国资、外资强横的市场中有一个更好的生存空间,磨合好,是接下来需要各方思考的问题。投资机构做的怎么样,能力强不强,最终还是要回归到成绩单上,今年因为科创板的推出,在退出方面比去年相比还提升了很多,超过2700笔退出,非常活跃。

退出活跃,市场中的钱才能被盘活,就像水一样,一动不动就是死水,可流动才是活水。所以,寒冬并不是很可怕,这是市场过热之后的正常反应。

从创业板推出到“双创”大热以至于出现全民PE,股权投资进入了一个疯狂扩张的阶段,我们常说行业有风口,股权投资过去几年何尝不是一个风口?

以前这只是一个很小的领域,谁也没想到现在可以这么大。过热就会催生泡沫,大家都在参与其中,压低了这个行业的门槛,当一个需要高投入的领域门槛被拉低时,他的风险也是巨大的,何况股权投资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领域。

所谓寒冬也是我们为过去的浮躁、疯狂在买单。寒冬之下,我们机构的募、投、管、退说一点影响没有是不可能的,疯狂了几年,就会痛苦几年,去年是痛苦的开始,机构要忍住。

募资难背后:两大因素,GP没踩好刹车

我们在说募资难,不好做的时候,主要反映的问题是什么?我觉这里面有宏观因素,有微观因素。从宏观因素看,就是常说的政策、大环境。

从政策方面看,主要原因在于强监管、去杠杆。去年资管新规的出台,使得之前非常大的资金来源银行这一块资金出来比较难,多层嵌套不允许了,表外通道也比较严,这样资金总量缩小会导致融资时出现一些问题。

它向上穿透了“合格投资者”,投资者准入门槛被提高,你不能再向过去很疯狂的什么人的钱都能拿了,募资难度肯定会增大。向下则穿透了底层资产,资金池运作被禁止。

此外,我觉得,股灾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中国股市2017、2018这两年都处于下行阶段,很多基金LP结构里,大多是与上市公司合作的,上市公司作为主体投资者出资力度影响是比较大的。银行、上市公司两个大体量资金供给方不能给你钱了,甚至自身难保,募资肯定会难。而且股灾还消灭了一批高净值个人,对很多天使及早期机构募资同样带来比较大影响。

从微观因素看,我觉得主要原因是,LP没赚到钱,GP与LP之间没有做到有效匹配。这个是很现实、很简单的问题,不少机构LP在过去几年疯狂投入,都想赚一个美团、滴滴回来,GP呢都想赚一个阿里、腾讯回来。但是你的基金存续就那么长的时间,回头一看都是账面回报,没有真正变现,当然这与前面宏观因素有很大关联,LP赚不到钱,GP自然不好做。

我觉得,这里面肯定也有我们GP的责任,不管是早期、中期,还是IPO,你的钱要向流水一样可循环的流起来,钱的循环不流起来,你再去募资毫无疑问肯定是非常艰难。就像开车一样,这脚刹车谁来踩,是GP,什么时候应该加速,什么时候应该减速,心里必须要清楚。

股权投资未来趋势:强者存活,弱者淘汰

投资、管理、退出的影响体现在哪?首先,投资。不是市面上真的没好项目了,是过去出现了一大批伪风口,钱都投进去了,可是出不来,现在没钱了,好的项目进不去。

再有,头部机构也都在围猎好的项目,所以也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当你看到一个好项目出来时,已经独角兽了,大家都不愿意披露金额了,都琢磨憋一个大的出来,有估值空间可投的好项目变得很难挖掘出来,一年下来,市场上投资项目数量不多,大额融资的不少。

再说说管理,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但是大家聊得都不多,过去很多机构的思维都是我有钱,有名,我就能拿到好项目,投进去了,有项目的创始人、CEO,他们去管就行了。

不帮忙也别添乱,这个思路过去没为什么问题,创业者都是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十来年的人,可现在呢?创业者大多80后、90后,不管理,很容易跑偏。但是管理好不好管,也并不好管,比以前还难,投资团队一堆人,投后团队几个人,每年蹦出那么多项目,根本管不动。

可能现在唯一看着还行的就是退出,科创板来了,退出渠道增加了,你可以在A股上市,港股上市,美股上市,你的退出选择变多了,现在就是把前面三个环节做好,未来还是很有前景的。什么行业都没有一劳永逸的事,一口吃个胖子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现在就是要稳扎稳打,大环境还是那个大环境,政策存在不确定性,唯一可控的就是自己,优胜劣汰是大势所趋。

现在的新变化是国资加码股权投资,国资和民间资本怎么更好的融合,如何把钱盘活,可能是未来一年甚至几年,各方都要去努力摸索的。对于股权投资行业来说,有钱进来总是好的,寒冬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市场没有钱进来,变成一滩死水。

所以大家看,我们今年的峰会主题是“聚势待发”。钱有了,聚资本之势,如何把这股能量发挥的更好,也需要在座各位投资人们的努力。今年是股权投资回归理性的一年,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趋势是行业会进入一个高质量发展的阶段,一个强者存活弱者淘汰的阶段。我们也坚信,和过去不理性告别的股权投资行业会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