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夏之南

历史从不重复,但是押韵。——马克吐温

ECHO(回声)理论:
人对事物的认知,是记忆和经验的再识别过程。而设计是将存在于人所共同拥有的回忆和经验,那份大家曾经一瞬间想过的想法(共感),转化成产品而实现。——高一强/设计师(源自合鲸合伙人霍中彦开篇)

拉着李佳琦离开会场后。熊三木对我说,终于结束了,明年不干了。

虽然熊三木说他最讨厌办会,可他们还是“顺手”办了场今年创投领域最有料的行业盛会。这让我十分怀疑,他前面说的那句话,是不是过于“谦虚”。

为什么这么说?

这是我第二次参加合鲸资本的年会。如果说去年的活动尚只能用“小而美”来称赞,那今年可谓叫人刮目相看,比很多媒体主办的行业大会都要好。

比如检录入场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名牌,走进场馆,目测至少能容纳1000人的会场,在会议开场后被密密麻麻的填满,门口还站着很多人。

不仅有排场,关键有内容。

“疯投民工夜习班剧场版”的名字源自于2018年3月6日,合鲸资本拉了个“疯投民工夜习班”的群,开始了每周组织一次干货分享,已经连续做了近80场。

新榜五周年的主题叫“致敬有内容的人”,合鲸资本这群自称“投资民工”的热血中青年,足够配得上“有内容的人”的称号。

现场,我噼里啪啦码了约3000字的笔记。今天写这篇,想和大家分享一下,除李佳琦之外,我在合鲸年会上的一些记录和思考。

资本寒冬要走了吗?
依然黑夜漫漫

这是合鲸资本第二次办年会。

去年,也是上海国际时尚中心,在那个空间不大的会场,据说只能容纳一百多人,被硬生生地挤进去几百人。

当时为什么火爆?

一方面,年会的嘉宾里:一条创始人徐沪生、喜马拉雅创始人余建军、上海市文创办专职副主任强荧,能把这些人聚到一起,咖位够重。

另一个方面,去年的资本市场遭遇寒流,年底的时候,朋友圈里那句“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疯狂刷屏,预示着人们对未来的不确定。

春江水暖鸭先知,资本市场是行业晴雨表,行业是好是坏?寒冬冷到零下多少度?大家需要听投资界的声音。

去年年会主题叫“凛冬下的文化创业新路”。彼时,一条刚刚在上海开张三家线下店,徐沪生坐在论坛上,第一次吐露他们团队在线下店筹备阶段的焦虑,怎么煎熬地做出各种决定?

徐沪生坐在那里,握着麦克风略显急促地和大家讲述,在线下店开业前,他们经历了一个“盲目追求增长和扩张”的时期,一个表现就是公司突然的爆发式加人,但后来他们慢慢冷静下来,越是在寒冬越是要修炼内功。

那场论坛上,大家聊的话题,除如何度过更难捱的漫漫长夜,记忆深刻的一句话是“怎么告别野蛮不生长”。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内容与科技驱动消费新变量”,内容和科技的结合,这与2020新榜大会的主题“科技赋能,内容破界”异曲同工。(见文末海报

所以你看,投资界对未来的判断,其实和朋友圈各位对未来的判断基本一致。

那冬天要走了吗?

抱歉,午夜可能才刚刚降临,这个冬天恐怕足够漫长和寒冷。和实体经济相比,文创和内容行业已经算很不错了。

这一次,合鲸设计的年会海报是一头巨鲸潜入深海,slogan叫“来!让我们如鲸潜入大海”。

看似文艺的腔调,但藏在文艺背后的是赤裸裸的现实,潜台词无非在说,海面之上依然波涛汹涌,海面之上依旧漫漫冬夜,索性潜入大海,在暗流涌动中寻找新的机会。

潜入大海,也意味着深入行业、市场和产业的内部去修炼内容。

就像那句著名的用来解释达尔文进化论的话:“It is not the strongest of the species that survive, nor the most intelligent, but the one most responsive to change.”

最后生存下来的,既不是最强壮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物种。

对大多数创业公司来说,先活下去,才能活好。蜷缩起身子等待寒冬结束后的红利。

除了高速进化
我们一无所有?

戴圆框眼镜,面部表情平淡,谈吐逻辑清晰。他们都说,一看熊三木就是个文艺男中年。

虽然接触不多,在我看来,他是一个有内容的投资人,也是一个有情怀的投资人。毕竟,一个缺乏对内容美感追求的人,很难投出一条这样的生活美学短视频。

但是和投资者谈情怀,别人确实会问你,靠谱吗?

所以在投一条的时候,他们赌的是人,是徐沪生这样一位在沪上报界最成功的连续创业者。

不过,在合鲸的兄弟团里,还有一位“披着文科生外衣的理工男”——霍中彦。那天,他的演讲给很多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比如,他是怎么投资天使之橙,一个智能零售项目的。

他和太太逛街的时候,闲来无聊,看到商场里有自动榨橙汁的机器。一般人看到这样的机器,只是瞅瞅这台机器怎么榨汁?榨出来好不好吃?

但他不一样,榨完喝掉一杯,就看到了无限可能。

从躺在那里的自动榨汁机,他又联想到整个无人零售的逻辑。

比如,有人说是不是可以做无人茶饮机、咖啡机?但问题是,大家平时泡杯茶、泡个咖啡的成本太低了,随手一个茶包或者一杯星巴克就能解决,所以创新收益不足。

在霍中彦看来,内容零售里最核心的点是“可带货内容”。什么是“可带货内容”?他总结了三个检验标准:

一是界定用户:以特定的内容来界定特定用户。

只有这样获得的用户,才能从内容中获得价值共鸣、身份认同和情感链接。作为一个理科生,他还把这样的内容获得的流量取了个名字,叫“矢量流量”。

啥叫矢量,就是带着方向箭头的,这样的流量质量更高,也更容易留存和转化。

二是流量获取:以持续优质内容,稳定、低成本获取流量。

搞自媒体的人都知道,内容是性价比最高的撬动流量的杠杆,一篇爆文就能带来几十万阅读。所以霍中彦总结,内容获得的用户是以柔性特征,比如审美、价值观、教育程度等来切分的用户。

这与刚性的特征相对应。什么是刚性特征切分用户呢?比如地域、性别、职业、收入等,这些是刚性特征。

三是销售转化:内容自带消费指南属性。

内容得以充分展示产品的特质,提供购买理由,激发感官冲动,促进订单转化。在精准匹配的情况下,也就是我们说的:广告本身即是的内容。

其实,说得更直白一点,在淘宝直播、抖音快手短视频或微信小程序里,大家看完内容就能买东西的体验更顺畅:内容即广告,所见即所得。

十倍速优化?
投资和历史一样,也在押韵

霍中彦提炼的“可带货内容”概念,其实在这个时代,又被更精准的放大了。

比如,双十一期间,我在薇娅的公司跟访。和她经纪人古默交谈中,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对流量的态度,如果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聚焦,那些所谓的吃瓜群众带来的围观流量、泛流量,对他们来说没什么价值。

这就是直播电商逻辑,薇娅要服务好的是她直播间的1000万用户。来直播间真正买东西的消费者,而在淘宝直播的场景下,用户来,就冲着买东西,买买买!买它!

但微博、抖音和快手更多带来的是娱乐流量,大家是来看热闹的,看热闹的人永远不嫌事儿大,所以他们很不喜欢上热搜。

那天,霍中彦说了很多。

最后他总结如何评估零售创新时,有一个词如余音绕梁,至今回荡在我耳边:十倍速优化。

你做一件事,能不能在业务环节提高十倍速优化?能不能在用户利益上十倍速优化?

最后,他公布了合鲸资本的“策略进化飞轮”,也是他们自己总结的“超级钉子”理论。

通过一个特定的项目,比如天使之橙、毒舌电影、一条等,提炼这些项目的通用逻辑,然后找到不变的底层逻辑,选择时机复制下一个。

“投资和历史一样,也在押韵。那个反复让你赚钱的东西,就是你的韵脚。”霍中彦总结。

霍中彦说,在急剧变化的商业世界里,除了进化,投资人没有其他可以傍身。在通往卓越投资人的道路上,合鲸要求自己成为进化速率最高的那一类。

这句话,哪怕不是做投资,送给你我,何尝不是一样发人深省。

正如《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红桃皇后说的那句话:“在我们这个地方,你必须不停地奔跑,才能留在原地。”

2020年新榜大会已确认18位超一线行业大咖在1月6日-7日与各位相约北京,分享幕后的思考和规划,大会购票请扫下方海报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