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李佳琦、李斌……写给你的一封信。

文 | 巴芮

编辑 | 张薇

制片人 | 吕方

视频监制 | 黄臻曜 张薇

制作团队 | 上度Up ℃

军事、体育和商业,这三个领域中,胜负绝对,当下立判。

2019年是大考的一年,也是创业者们真正进入到残酷淘汰赛的阶段。

佛系的心态是无法过冬的。如何更好地活下去?甚至是在穷途末路中找到出口?

8位遴选出来在商业世界中不断试探行业边界、挖掘领域中真正价值的行业翘楚,在岁末寒意初显时,携手交付了一份他们心目中的答案。

他们是“2019年度创变者”。颁奖将在WISE2019新经济之王“了不起的创变者之夜”现场举行。

作为在逆境中奋力前行的行业领导者,他们走在领域前沿,在风险中开拓新的机遇,他们能够快速行动,控制恐惧,厌倦守旧,自我革新,成为推动新商业文明进程的行动派。在他们身上,你能看到,关于创新的一切冒险和进化,以及,行动远胜于完美的一场探索。

他们的观点与经历,挑战与突破,欲望与坚定,都通过访谈,被我们凝结成了一封信,分享给生猛闯入商业旋涡中的你们。

“信”的载体是以下这支视频短片,比起他们对此刻所抵达之地的谈论,诱惑、悸动、原点、克制、失败、孤独……似乎是他们更愿意谈及的部分。

毕竟,面对它们,终究是每个人抵达目标前的必经之路。

管理欲望,忠于内心

每一位创业者们在商业世界间的行进中都有着自己的进化论,但在我们访谈完年度创变者后发现,但凡行至潮头的企业家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严格管理欲望,坚守创业初心。

当To B明星钉钉在企业管理中所占角色越来越重时,产品技术与行业深度绑定后所能爆发出的能量与价值也便被更多人所觑觎,所以在产品逐渐完善强大的过程中,钉钉的CEO陈航(花名:无招)也比以往面临着更多诱惑——政府的需求、金融的需求、互联网的需求、制造业的需求……似乎每个需求都很有道理,“有些客户说‘我给钱’,有道理,不用什么成本”,但陈航静下心想了想,“你是为一家企业服务的,还是为四千三百万企业服务的?”于是这些杂念被摒除在外,“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中小企业的数字化服务,还是聚焦于我们的目的和方向嘛。”

聚焦也是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向决心闯入商业世界的年轻人们给出的首要建议,“你得收敛你的注意力,把专业能力在有限资源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聚焦,形成你的强点,也就是你的竞争力。

在进入AI领域创业的第一天,旷视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印奇就清楚地知道,AI是一个非常长线的赛跑。他曾在采访中说到,“历史上所有沉淀下来的伟大公司,都是那些能够跨越多个商业周期的公司,一定是着眼长期,建立核心竞争力,聚焦产品本质。”而一家优秀的企业会选择让业务平台越来越聚焦,将不同场景归到核心能力上。

摩登天空创始人兼CEO沈黎晖认为聚焦就是停止胡思乱想,保持单纯。而这种单纯在日后便会成为商业中一股最为尖锐的力量。他就是凭借着这股力量,将曾经花园桥地下室的一个小厂牌做成了国内最大规模的新音乐独立唱片公司,并使小众的独立音乐进入大众视野甚至行至世界前端。

沈黎晖觉得自己的一部分成功得益于年轻时的懒于改变,专注于音乐的惰性客观上帮他屏蔽了很多诱惑,“我就只关注了眼前这一个事,然后不断地重复,似乎也做对了一些东西。”所以他觉得很多创业者在最初的某一阶段想法不能太多,“你要狭隘一点,你了解太多,会被太多的东西吸引。”

老一辈企业家对此便说得更加直白,“不要去赶时髦,越赶时髦成功的机会越少。”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宗庆后鼓励年轻人进入自己所喜爱的行业,但是“都必须做一行爱一行,否则你永远出不来成果。”

美ONE合伙人李佳琦便是这样坚持三年后出现在众人眼前,成了今年的现象级带货王,“我是一个踏实做事的人,认真直播,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完成每天的目标,在一条线上一直持续走下去。眼光放到太后面,会忘记眼前的事情。”

但诱惑太多了,陈航也觉得自己有些难克制的时候,“这么好的机会赶快搞啊,那个也是很好的机会,要赶快搞啊”,就像当下被人们热衷于谈论的各种风口,但终究还是要甩清头脑,像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所说,“风口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作为一个想做长期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回归到原点还是自己的创造力。

但原点要如何确定?也许是你年轻时内心的一抹悸动——像沈黎晖,“这件事情是不是你真正感兴趣的,你要为之付出钱和时间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就去做。”

也许关乎你的一个远大理想——比如陈航,“你想想如果中国所有的企业完全都实现数字化,这是不得了的事情。当互联网技术和思想透明平等,全面进入到生产制造领域,所有的企业都被连接起来,生产制造全面多样性是怎么样的时代?真的会变成一个全新的时代。”

再如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在被雾霾围困的空气中,愿意去证明制造一款智能电动汽车的价值。连续多次创业后,作为出行领域的创新王者与创业老手,在2019年李斌再次陷入危机与挑战,因为他的别出心裁总是先于他人甚至时代,而这种领先意味着他将成为这些新鲜领域中的探路者。而在他不断披荆斩棘的过程中,李斌越来越清晰地发现一条准则——要做自己相信的事情。

“忠实于自己的初心,这件事情不是说给别人听的,是说给自己听的。”李斌不断反问,“我们说的话是自己相信的吗?我们做的事情是自己相信的吗?我们的创业真的是我们忠实于自己的内心的吗?如果是的,我觉得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你都会得到回报,这个回报就是你对自己的肯定,你不后悔你自己做的事情。”

而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坚持。

开局到底,意志不败

掌舵格力7年的董明珠,一路领跑国内家电市场,她深知“创业本身就是一个挑战”,要有强大的自我挑战精神,与充分的心理准备,“当你失败以后并不是从此一蹶不振,而是应该再有重新站起来的这种信心。”

因为年轻的创业者们总是会犯一些“可爱的错误”,这是冯仑的说法,比如急着把它做大,上市、赚钱,“也不算错,二三十岁你不想狂,不想做大,其实这人也没出息了,但在这过程中的确很难拿捏一个平衡。”

欲望当然是很重要的,在沈黎晖看来,如果没有欲望或虚荣心,这个世界就会失去创造力。所以冯仑觉得,创业过程中一面要有持续的创造力,另一方面要节制部分欲望,“控制好增长、欲望和管理之间的关系。

沈黎晖对于初创公司的态度是,“少拿点钱最好,多经历失败”,因为一旦拿到太多钱,就会使人膨胀,饼画的太大然后陷入陈航最讨厌的那一套,“上来讲一大堆很牛逼的东西,PPT画的很漂亮,全是自己想象的,团队掉到坑里都不知道为什么。”保持清醒才是重要的,“真真正正的去帮助客户去解决问题,回归用户价值。”

但如果已经开局,“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到底”,陈航就是这样。即时通讯软件来往曾是他创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抹经历,但最终因差异化不足而无法显露价值,久而久之倒成了心里的一点朱砂痣。

他总要求团队看电影《集结号》——九连连长谷子地带兄弟在废弃的旧窑场里与敌人厮杀,因始终未听到撤退的集结号,导致除他以外的战士全部阵亡,而他也被当作战俘。此后半生,为兄弟平反变成了他的人生目标。所以,不能死。

“实际上我们这帮人在办公室里面创业是一个道理,你首先得带动兄弟们成功,成功有时候就是有牺牲的,但是不能死。所以我经常说要向死而生嘛,你只要不死,就有机会。”而现在,无论是出于他“男人的面子”还是何种理想,钉钉都在他的带领下成为了中国企业管理领域中的一只独角兽,甚至难觅一个明确的竞争对手,“你就当这件事情是最后一件事情,你只有保持全力以赴的态度,才有可能成。”

而活下去,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而言都是最为紧迫的课题。对于创业22年的沈黎晖是;对于创办蔚来5年的李斌是;对于在直播秀场中不停加快语速的李佳琦也是。

冯仑说过,人类世界有三件事是绝对竞争——军事、体育与商业。胜败立现,不能讨价还价,“你账上没钱了就是没钱了,发不出工资你们就散了。”所以他认为企业家在商业当中必须保持开放,“通过开放增强自己的竞争能力,保持企业走得更远更好。”

宗庆后与董明珠两名几乎走过同一时代的企业家对于新生代的期望则是一致的,脚踏实地。“没有什么花言巧语,企业是干出来的”,董明珠说。宗庆后也想敲醒年轻人,告诉他们“一夜暴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做企业不能好高骛远,更来不得半点虚假。”

似乎再没有人比李斌来讲面对挑战的经验更合适的了——股价走跌、资金告急……蔚来在2019年经历的每一关,对一家初创公司而言几乎都是致命挑战。李斌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这样激烈的节奏。

首先他选择的赛道就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领域,智能电动汽车本身自带hard模式——需要大额资金,却有着成反比的民众微弱认知与接受度。在大笔资金投入正向研发,并量产两款车后,烧钱的蔚来在即将起飞的第5年迎来危机。“2019年开始,我们真正地进入到了残酷的资格赛、淘汰赛的阶段。”

资本市场的看法、合作伙伴的担心都向李斌袭来,曾有一篇自媒体文章将李斌称之为“2019年最惨的人”,虽然他自己并不觉得,但也承认“这样的一些事情对我来说确实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多年来的创业经验稳住了李斌的心态,“还是要尽快地去focus在解决问题上面,要从这种挑战里面去寻找机遇。”李斌觉得创业者应训练自己的一个思维模型,“怎么样把被动的局面变得更加的主动,把坏事变成好事,积极地去思考,把所有的这种困难都当成工作任务去解决,找一条能够往前走的路,重点还是将来。”

事情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不可能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轮到我们,所以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李斌说,“佛系的心态是没法过冬的,在寒冬中我们还要冬泳。”

世界不欠你一个理解

宗庆后觉得现在做生意比以前更难些,“以前大众化,现在细分的很厉害。”冯仑也这样认为,“我们那个时候法制法规不是很健全,所以相当于是在一个旷野上野跑,那么现在呢,是在一个运动场上专业跑。”

年轻人被董明珠看做一个时代的动力,但在各个专业赛道上狂奔的创业者们,有人能帮上忙吗?似乎很难。董明珠认为“正确决策的秘诀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能不断地修正和完善,不断地去适应环境、改变环境、创造环境。”而最大的机会则在于自我掌控。

那他们给出的经验教训这些年轻人会听吗?冯仑觉得不会,“能听进这话都80岁、40岁了”,但唠叨一下,“100个人里头也许有半个人当真,说话的意义就达到了。”

而沈黎晖则觉得路不一样,听了也没用。“不要太关注别人的看法,这个答案不能是我告诉你的,一定是说那个老虎来的时候你自己会干什么。”

李斌这样想,李佳琦也这样想,“我只想对所有同龄人说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

创业道路上注定孤独——一个真正想去改变行业的人,一开始总是会被很少的人理解,就像互联网刚出来的时候,就像日心学说刚出来的时候,就像相对论刚出来的时候。这条路李斌已经走过太多次,他清楚也知晓该如何处理这种感受,“世界不欠你一个理解”,李斌认为重要的不是跟那些不理解的人去辩解,“而是去给那些信任你的人,支持你的人该有的回报。”

李斌喜欢和自己的用户一起待着,那让他感受到价值与能量。“我们一直希望做一家用户企业。”自己为几万车主所带来的一点生活上的改变,就是意义。“在一个艰难的挑战的环境下,永远不要去停止和你所服务的用户、客户去保持最紧密的接触,因为这能给你带来最多的能量。”

从去年一季度到今年一季度,挪威的新能源车销量从20%几猛增到90%,“很多东西到了某个时间点它其实普及起来会加速”,那是李斌看到的希望之光,虽然中国的新能源车保有量目前只占到总数的1%,但他希望外界多一些的耐心,“作为行业里走在最前面的公司之一,让更多的人去理解你,当然是我们的一个使命,但是我们还需要有耐心。

冯仑希望国内能出一套创业失败的保护机制,类似企业破产一样的个人破产制度,给良好动机的诚实创业者以包容,“万一遇到困难,给他们活过来的机会,否则我估计以后没人敢创业了。”

重重挑战中,蔚来也迎来了一些好消息——从9月起,蔚来交付量持续增长,10月达2526台,创2019年新高,同比增长61%,某种意义上也给蔚来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总体战》一书中有一句对战争的定义:“战争以一方失去战斗意志为结束。”在产品人梁宁的拆解下,放到商业竞争中就是,“企业的死亡,来自企业主导者战斗意志的破产。”

意志不熄,一切均可复燃。这也是陈航所信赖的,“只要不死,就有希望。”

11月26-27日,36氪将在北京国际会议中心举办2019WISE大会,汇聚初创公司、TMT巨头、投资机构、地方政府、传统企业和时代精英这六大新经济社群的行业翘楚,关注产业与创新的深入融合,聚焦那些脚踏实地、以梦为马的未来产业之王的成长和成熟。

欢迎扫码报名,与我们一起共探新经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