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7日,2019年APEC女性领导力论坛“平衡的力量”在上海环球港凯悦酒店成功举办。全国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裘援平、中国女企业家协会会长李谠、中国互联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马利、太平洋盆地经济理事会理事Deborah Biber、可口可乐大中华区公共政策和融合发展总经理于春红、《新闻刊》杂志副主编蒋方舟等嘉宾出席活动。

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受邀出席本次峰会,并与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法医专家向平,北京真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贾求真,BYTON拜腾汽车首席事务官丁清芬,EvenBank联合创始人、执行总裁纪景姝共话科技的“美力”。

针对“如何看待自己的优秀”这一话题,向平表示“幸运”是她的答案,“感兴趣”是从事科学研究的初动力,而“有价值”是一直坚持的原因。她推荐更多女性加入到法医毒物的领域中去。但认为幸运只是结果的丁清芬则跟大家分享了一个自己和合伙人争执的故事,她认为女性在创业的圈子中可以有很多的价值,做事情需要怀有无比的执着和信念。

在男女领导力差异问题上,纪景姝表示,在当今社会,女性一定要做到比同等位置的男性强10-30%的程度才能被认可。能够做到行业TOP,是因为自己“的确很强”。

艾诚指出,科技可以给男女之间提供一个更公平的平台,所有人只能用数据、用服务、用产品实现话语权,领导力,无谓男女,不分性别。

科技,让女性更美,让生活更好?

艾诚:首先我想问一下四位,你们自认为成为优秀女性的最重要原因是什么?

向平:谈不上优秀,我确实很幸运。从大学毕业到研究单位,一直有一个好的导师带着走,而且同事非常友好,非常宽容。还有家庭的支持,这都是特别重要的 。

贾求真:我更多是坚持。从20年前在学校学习技术一直到从业,我都是在技术领域跟男生一起打拼和努力。从创立真果科技到今天,在做一些突破性的创造性的事情,是坚持着创新,坚持着进步。

丁清芬:幸运是一个结果,不是最初的动力。我身上有很强的特点,我无比执着,当我认定了这件事情要这么做,我就会想尽所有的方法去做。因为我的坚持,执着,还有日常对细节的专注,我就会变得比别人更幸运一些,但是我始终相信,可能偶尔会有一个幸运的石头砸向你,但大部分时候需要的是无比的执着和对一件事情的信念。

纪景姝:我觉得是因为我很优秀,任何行业如果做到TOP10,方方面面就是比别人做得更好。能够做到各行各业的TOP,不分男女,不分国家,这个需要方方面面的素质。我很感谢一路走来很多人给的支持,我也认为有很多的幸运。但是前提是我们自己的确很强,我们就是很强。坦白说我们今天面对的环境,就注定了女性要比同位置的男性强10-30%才可能坐在这里。走到今天就是我很努力,我很强。

艾诚:向平老师,从您1991年毕业于上海医科大学以来,一直致力于对于毒物药品的研究,是什么让您选择成为研究人,科学家?

向平:一开始选择滥用药物方向是因为对这个领域比较感兴趣。20多年来,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是中国人头发中滥用药物方面的,在国际平台上和大家一起互相分享,互相补充数据。这个技术不止进行涉毒鉴定,更重要是还大家清白,有时候吃咳嗽药,尿检也成阳性,那么到底是吸毒还是服用临床药物呢?我们需要用头发来加以区分。

艾诚:贾求真老师,您做的是“产融领域践行双链智能金融型模式”,您的创业感受是什么?

贾求真:如何以技术的力量让业态更高效,其实是技术给商业的魅力。我们看到一些数据的新科技,可以服务于业态,服务于政务,甚至服务于金融融资,这都是技术的力量直接作用在效率上。数据是科技中的一种,科技的“美力”更像是技术带给生活,带给产业更高效的事情,高效的美好。

艾诚:您如何在大数据这个行业里给予您所能给予的力量?

贾求真:关键是在价值。如果能用创新的方式,在产业金融的赛道上做到融资更高效,银行取信更高效,作为贷款的企业可以更容易获得融资上的批准,这就是价值,也是带给一个企业的生存以美好的希望或美好的支撑。也就是结果导向。

艾诚:丁清芬女士是媒体出身,转行加入科技公司做首席事务官的过程中您有什么故事和体验?

丁清芬:2013年,我在英菲尼迪负责中国公关事务,当时老板决定出来创业时,我知道这是一个大方向。我知道在传统车企里,我工作的轨迹是什么样,每天会做什么。我如果不离开,觉得好像有很少的成长空间了。电动车是我认为未来的趋势,我当时几乎没有怎么想就现在加入了。

艾诚:您当初决定加入创业团队的时候,是如何介绍自己作为一个女性创始成员的价值?

丁清芬:可以创造特别多,我就说我内心总有一团火,总是想做新的东西。我要多做一些事情,要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我从来没有给自己设定过有野心的目标,我的目标是学习一些东西,有这么多东西可以做,我可以找到自己的价值,很开心。

艾诚:纪景姝,这是您的第三次创业了。连续创业三次,在男性中都很罕见,为什么做创始人这件事情是您觉得命中注定的?

纪景姝:我很喜欢,很适合我。我从来不觉得什么成功或者选择背后是没有方法论的,我经常跟我的团队说,不要把别人任何成就归为幸运,一定有方法论。我的性格会给领导制造很多头疼和麻烦,我非常的活跃,我喜欢率军作战。我觉得每个人应该选择适合自己的,我喜欢开拓,我喜欢带一个团队;我喜欢搭东西,从最早搭产品,到搭团队,到开拓市场,结识很多人。这是让我热血的东西。

艾诚:因为社会对我们有预期,比如,对太太有预期、对妈妈有预期、对姐姐有预期、对女儿有预期。一个女生面对这个世界纷繁复杂的预期,她能做好的就是在不同的情境里扮演好该做的事,把每个角色做到位?

纪景姝:这是一个偏见和歧视,你要把它视同一个常态。因为我是女性,别人可能低估了我,我要用我的智慧扭转它。我们都说这是最坏的时代,我认为这也是最好的时代,说是最坏的时代,是因为我们不能完全消除外部环境的歧视和偏见。但为什么又是最好的时代呢?我想说。数字没有性别。今天已经非常商业化,对于女性而言,我们拿出数据,抓住了多少客户,给了客户多少让利和利益,拿出数据说话。

艾诚:科技可以给我们男女之间提供一个更公平的平台,每个人要用数据说话,用服务说话,用产品、用你所成就的事情来说话,如果我把事情做好,且更好,就没有什么男女性别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