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有着豪赌天性的文弱书生。”

“他是狂飙突进的创业年代里罕见的商业奇才。”

“这位知识才俊对民众智力极度藐视而对广告攻势有着过度的自信。”

“他被当成一个失败的英雄仍被一些人用另一种心态崇拜着,我在感到可笑的同时,对人类博大而盲目的同情心俯首无语。”

“他所从事的事业很大程度是在钻人性弱点的空子,并不创造社会价值,甚至有损社会价值。”

……

史玉柱,这个曾经仅用5年时间打造涵盖电脑、软件和生物等多领域商业帝国,位列内地富豪第8位,随后因资金断裂工程叫停,欠款2.5亿成为“中国首负”,不到3年却又奇迹般还清欠款,携爆款产品卷土重来的传奇人物,在东山再起的十余载中备受争议,在新的商业征程中浮浮沉沉。

逐渐地,他不再是为全国知识青年敬仰和追捧的精神支柱,更多成为了营销课上经典案例的主角和一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积极布局,努力求生的企业人。

这些年,关于巨人的新闻不温不火,关于史玉柱的争议莫衷一是,这个人物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历史上的传奇”,神秘但并非炙手可热。但显然有人并不满足于此。

4月24日,一个名为“土肥圆10”的用户在东方财富股吧发出消息称“史玉柱今天下午4点在杭州被警方带走”,随后,巨人网络微博和公司陆续发布消息进行辟谣。史玉柱本人微博账号“史玉柱大闲人”更是连更三条,直言该消息是有人为破坏巨人网络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故意抹黑,并放话“为了私利做人没底线,那就不是人,是畜生。 ”

极具戏剧效果的跌宕人生、曾经饱受诟病的经营方式以及这条爆炸性的新闻事件都让这个二次归来后几起几伏的昔日“王者”再一次成为舆论的中心。

遭受人生威胁之后又“被警方带走”

史玉柱,巨人网络集团董事长,1984年浙江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1989年深圳大学软件科学系(数学系)研究生毕业。

对于80年代的人而言,他们追捧过巨人汉卡的辉煌也哀叹于巨人大厦的停工,他们认识了不起的史玉柱;对于90年代的人而言,他们被“过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的广告洗脑,殊不知,俗套宣传的背后也是高知的史玉柱。对于现在的网游一代而言,他们曾为热血的《征途》而疯狂,或许,他们希望史玉柱这个网游公司的老板再多开发几款好游戏。

对于史玉柱而言,45岁以前的人生是开天辟地、轰轰烈烈的激情时光;45岁之后的人生更像是退去主角光环以后,在四郊多垒的行业竞争中同样并驱争先,力争上游的峥嵘岁月。

2007年,摘下“首负”帽子的史玉柱带领着刚进入游戏领域不到两年的巨人网络赴美上市,完成10.5亿美元的融资,那是他王者归来的巅峰之战。还记得,05年《征途》网游横空出世,凭借新颖的“免费进入”模式、丰厚的物质引诱、激烈的仇恨冲突以及野蛮的资源剥夺等特质,成功收割一众游戏玩家的青睐,创下210万人同时在线的记录。

放大人性欲望的游戏模式带来了无数玩家为游戏烧钱的空前现象,巨人挺进了网游行业的前沿。在美上市的第二年,消失在中国百富榜单前30位足足12年的史玉柱歃血归来,位列胡润百富榜单第20位,财富值达160亿元。

那年之后,风云骤变的行业竞争中巨人的步伐相比同行的伙伴有些缓慢。在游戏监管政策日趋严格,游戏产品更新迭代千变万化,端游市场逐渐萎缩的背景下,巨人网络没能及时把控好市场的风向,在手游的竞争中落后腾讯、完美和盛大。

加之主力营收产品征途系列内容老化,原始野蛮的模式颇受诟病,先后推出的手游《中国好舞蹈》、《江湖HD》以及端游新品《巨人》无一反响平平,巨人在网游天下中的江湖地位开始下滑。2013年,股价多次跌破发行价的巨人网络在美上市6年后宣布退市,完成退市交割时估值约28.2亿美元。而07年上市之初的它,市值曾一度高达42亿美元。

2015年11月,以130.91亿元借壳世纪游轮重回A股市场的网络巨人也没能摇身变凤凰,股价一路低迷。

艾问(iask-media.com)查阅巨人财报发现,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实际营收23亿、29亿和38亿,利润同比增幅从2016年的363%直降至2018年的-9.76%。而在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移动游戏研发商的市场竞争格局中,腾讯游戏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达到54.62%,位居第二的网易游戏占到16.36%,排在第九位的巨人网络仅占1.45%。

数据来源:wind资讯

“创新”,“突围”是巨人必须做的事情。目光所及,他看中了风头正盛的Playtika。

Playtika 是一家用人工智能技术手段去改造游戏的公司,总部在以色列。目前在美国、加拿大、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博彩游戏行业占据巨擘地位。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5-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Playtika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5亿元、62亿元、77亿元和22亿元。完成对Playtika的收购,是巨人在夹缝中谋求新生的重要一步。

2016年,巨人开始进行收购Playkita的重大资产重组预案,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Playtika100%的股份,对价为305亿元。收购先后因为游戏属性的敏感,历时两年多却从预案迟迟未通过证监会审核再到投资人生变,事件重新回到“修改重组方案”的原始阶段。风波过后,2018年11月重启收购,但又因其聘请的评估机构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在此前的其他业务中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对中企华立案调查,收购中止。

时隔5月,在收到证监会就此次收购案的反馈意见并作出回应之后,史玉柱“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像是在寂静中的突然爆炸,再一次将这一波三折的收购案推进大众的视野。然而,“故意抹黑”还是继上一次史玉柱针对305亿收购发博“遭受人身、网络威胁”的第二次乌龙。

也正是从2016年开始,史玉柱在财富榜上的位置逐年下滑,在这场求生重组的路上,他一步一步走得很艰难。

祸从“口”出

史玉柱被警方带走的消息缘何而起?除去“故意抹黑”的可能性之外,常言道无风不起浪,或许我们真的也能从其他的角度看到另一个让人咋舌的故事。

众多猜测中,可靠性较高的是史玉柱有可能因为曾与团贷网实际控制人唐军有着某种微妙的关系而被警方传讯。这是一个由“一顿午餐引出一个祸端”的典型案例。

事件关键人物唐军是团贷网的实际控制人和创始人。史玉柱和他的相识可谓称得上“佳话一段”,2012年底,一场中国版的“与巴菲特午餐”正在举行。一名叫做唐军的80后创业者用213万元拍下了史玉柱的三小时。

对于唐军而言,他在用几近自身资产两成的213万高价竞得和偶像共进午餐的三小时,那是一个“属于超级草根的幸运 ”。三小时的午餐时间不仅让史玉柱指导了唐军的创业项目和团队战略问题,更直接的是,那一次吃饭后,唐军成功捆绑进了史玉柱的资源和机会圈。

随后,史玉柱用前所未有的热情肯定了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大笔投资唐军的创业项目,三次出现在团贷网的投资人名单上,向时任民生银行董事长的董文标、分众传媒董事长江南春等重量级人物引荐自己的这个门徒……一切都是那么顺遂。

史玉柱不曾想过,这会是一个从“口”开始的祸端。艾问(iask-media.com)注意到,唐军控制的团贷网是一家为小微企业和民间资本提供网络借贷的P2P平台,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历史累计成交量达1308亿,借贷余额超145亿,撮合融资总笔数254万笔,注册用户有830多万人,可以说是在行业内遥遥领跑。

但随即,3月28日东莞警方在官微“平安东莞”上发布的关于对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唐军作为实控人投案自首的消息引起一片哗然。3月29日起公安局多条公布证实唐军、张林等人在案发前多次转移、隐匿团贷网平台资金,已被采取强制措施。

作为与唐军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导师”史玉柱在这场团贷网涉嫌犯罪的风浪中被多次打湿,舆论关于昔日师徒情深、鼎力提携的情形给予了足够多的关注和解读。

有大胆者认为,身为后辈的唐军向来视史玉柱为偶像,二者也在公开场合表现出极为密切的关系,很难说史玉柱对于唐军的各种“商业行为”毫不知情,关于此次案件,史玉柱怎么说都难逃警方讯问。

传言终究是传言,猜测也仅是猜测。商场似战场,明刀暗枪,风波不断。这不是史玉柱第一次面对舆论风暴,亦不是第一次面对外界质疑,甚至不是他第一次与“不和谐势力”较量,这个清楚表示自己被骂15年,已经臭不可闻的“闲人”选择在社交账号上强烈回应。或许是触及行事底线,或许是一再生变的收购案让年近花甲的史玉柱有些疲惫,毕竟,这对于三年利润连续下滑的巨人来说有些过于波折了。

巨人史玉柱的起起伏伏是一个缩影,一个在竞争惨烈的商业社会中,有永不认输,屡败屡战的勇士,有勇往直前,鞍不离马甲不离身的老将,却没有永远的主角和王者的事实。

每个人都需要坚韧不拔,拔草瞻风地艰难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