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阿里巴巴的马云即将退休,李彦宏正跑到自动驾驶的领域跃跃欲试,刘强东在身陷丑闻之后低调了许多。

2019年,拼多多创始人黄铮以1000亿财富成为首个登上《胡润全球富豪榜》的青年白手创业家,宿华创办的快手成为世界第一大短视频软件,趣头条赴美上市之后开始拓展游戏和电商等新领域,水滴筹成为我国最大的综合性健康类平台。

时代,变了。

截至2017年年末的统计数据,我国的人口总数攀升至13.90亿,位于三线及以下城市(下沉市场)的总人口有10亿,移动端用户数量高达4. 96 亿(占总移动用户的比例为51.1%)。

此外,根据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18年中国消费市场发展报告》,消费地区之间差异逐步缩小。京东大数据也显示,农村居民人均网购额增速达到43%,领先城镇居民人均网购额6个百分点。

虽然城镇消费仍然占据我国居民消费主体,但农村居民收入和消费增速继续高于城镇,消费潜力如星星之火。在接下来的发展时间里,三线及以下城市的移动用户增长将远超一二线城市,预计在 2020 年达到5. 99 亿;而在移动设备的数量上,一二线市场平均每人1.3台移动设备,下沉市场则人均0.5台。

无法清楚认知并定位你的用户,你的上升渠道会遇到难以跨越的瓶颈,甚至是只能在失败的圆圈里打转。

下沉市场的“四大天王”

2015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移动流量成本的下降,中国互联网界的角斗场里血脉愤张。腾讯、阿里巴巴、百度、新浪、京东、网易等老牌互联网公司的竞争愈发激烈,数十年来,他们迎合群众消费需求的同时,也引领了一个又一个新的时代潮流。

微信是即时通讯的王者,微博是“随时随地发现新鲜事”的第一平台,阿里巴巴旗下的优酷和土豆在合并之后覆盖多达5.8亿的终端用户,京东进入全球互联网公司十强,市场交易额达到2602亿元,净收入达到1150亿元。

但,堡垒的松动,也是从这一年开始的。清华大学毕业的“80后”小伙宿华不安于作为谷歌、百度这样的大公司职员,连续创业3次的他再次蠢蠢欲动,将自己创办的“GIF快手”从工具转型为短视频社区,App名称也随之改名为“快手”。2015年,快手终于迎来市场,用户从1亿涨到3亿。

同时期创业的不止一个谷歌离职的宿华,还有黄峥。2015年9月,黄峥创办的拼多多正式上线。不到半年,拼多多的单月成交额就突破了1000万,付费用户突破2000万;不到一年,用户数、订单数就赶上了唯品会。

2016年6月的一天,一篇题名为《残酷底层物语》的文章把快手和宿华推到了风口,虽然,当时拥有3000万用户的独角兽并没有引起一二线“高端城市”里刷着微博、美拍等“主流人群”的注意,但实际上,快手已掌握了国内移动应用的第四大流量。

刷着自家APP的小视频的宿华,被通知获选了“2016创业黑马社群大会年度十大创业家”,这个自辞职创业起就“丧”了好几年的曾经的宅男工程师,得意地笑了。

也是2016年,春风得意的另一个“流量赢家”是黄峥。拼多多用户量突破1亿,月GMV超10亿,日均订单超过100万单。获得B轮1.1亿美元融资,IDG资本、腾讯、高榕资本领投。2016年10月10日是拼多多周年庆,那一天,拼多多单日交易额超过1亿元。

随着宿华与黄峥的崭露头角,快手与拼多多终于可以在这个圈子占据一席之地。随后,互联网界的“新星”如后起之秀般席卷“下沉市场”。2016年6月,趣头条1.0上线,“水滴爱心筹”上线。

然而,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下沉四天王”实际上并没有在互联网经营模式上有多么突破的创新,创始人们的营销经营手段大体上与老牌互联网企业雷同,只不过将适用的消费人群定位在了不同的区域。

这是4个“精英”走“草根路线”的故事,也绝对是一条可行的道路。

成功的案例比比皆是,作为“洋”快餐龙头老大肯德基的山寨,华莱士虽然经营模式甚至产品内容都是照搬,但亲民的价格和三四线城市的布局,让华莱士在全国开出了5000多家分店,规模远超正版肯德基。再比如,作为杯装奶茶的“后来者”,三四线城市的“奶茶王者”香飘飘早已“一年卖出3亿多杯,可绕地球一圈”。

就像拼多多创始人黄峥曾经说过的:“创业就像打高尔夫,始终在重复同样的动作。”

“时势造英雄”。正是由于一二线城市的市场饱和,以及老牌互联网公司的发展瓶颈,移动用户端消费市场的城乡差距不再如沟壑般难以逾越,于是,近几年的时间里,在发展势头迅猛的三四线城市中,通过农村包围城市发展战略从而“异军突起”的4个“草根网红”才能大放异彩。

2018年,“下沉四天王”开创了中国互联网新时代。

快手总注册用户数据已经超过7亿,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进入“日活亿级俱乐部”,每天产生超过1000万条新视频内容。从0直线到7亿,1.2亿日活,而达到这个用户量,腾讯QQ用了整整18年。

同样是去年,相悖于“品牌溢价” ,秉承着“实在价格”理念发展的拼多多正式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发行价19美元,市值达到240亿美元。

更疯狂的是谭思亮,仅用两年时间,就带领趣头条完成ipo登陆,估值超过16亿美元。从0成长为一家16亿美金估值的公司,趣头条只用了18个月,而今日头条则用了3年。根据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趣头条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9380万人,同比增长286%。

经过两年多的快速发展,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超过100亿元,服务80多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汇聚了3.4亿次爱心捐赠人士指尖的温暖。水滴公司目前已拥有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水滴公益四大核心业务,以健康为基础,在健康领域各个环节相互连接,形成了独立的完整生态闭环。

长江后浪猛拍前浪?

曾经,高线城市和阳春白雪的老牌互联网公司大多瞧不起这些走低端路线的“草根网红”。

然而,从去年起的中国互联网市场再也不是腾讯与阿里一决雌雄的时代,下沉四天王丝毫没有受到外界的质疑声音或是经济寒冬的影响,发展趋势仍蒸蒸日上。《艾问》(iask-media.com)发现,在互联网和主流舆论看不见的地方,下沉四天王正在用持续的高速度增长打破边界,成长为小巨头。

尤其,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城乡消费水平差距的不断缩小,消费市场日趋融合。就在去年,拼多多在下沉市场打败淘宝,扬言要“追击京东,成为中国的第二大电商”;快手击退抖音和美拍,成为全球最大的直播公司,并正在积极筹备IPO事宜。

在资本这场狂欢中,无论是马化腾还是马云,亦或者是刘强东,要说老牌互联网公司事到如今仍毫无紧迫感,那是不可能的。有同行就意味着合作或是竞争,竞争是行动的原始驱动力。

去年3月,腾讯率先完成了对趣头条的投资,此后,更是成为了快手、拼多多、水滴筹、趣头条这“下沉市场四大天王”的股东,督促自家旗下品牌与其竞争的同时,又为其提供了业务发展全方位的支持。

深耕下沉市场、扩张用户数量,是腾讯寻找新增长现实可行的方式。

2019年3月,阿里巴巴以可转债的方式入股趣头条。这是自哔哩哔哩以后又一家腾讯阿里共同投资的公司,一改瞧不起低线用户群产品的先前现象,五环外的市场,已然成了资本热烈追逐的领域。

腾讯为了低端机市场,悄悄在谷歌上架低端机也可自如操作的《绝地求生》。京东商城的CEO徐蕾也为企业打入下层市场而曾表示:“在供应链端,我们会通过扩充货品,增加更多适合不同城市级别用户的高质量产品。”

虽然每个“天王”独角兽公司都有着自身的发展特点,以及定位的不同领域,它们的来势冲冲也似乎对互联网业已有的格局产生一定的挑战与威胁,但实际上,它们都有相似的共性:在夹缝中生存。时刻警惕着被兼并的同时,又不得不依靠庞大的老牌企业“借风驶船”。所以,《艾问》(iask-media.com)认为,“下沉四天王”不可能离得开腾讯、阿里等大企业的战略投资,以及微信、QQ、微博等超级流量池的滋养。

趣头条CFO王静波曾说,“腾讯作为战略股东,可以提供很多的资源,包括内容的生态体系,还有流量的来源。这些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水滴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沈鹏也曾表示,“水滴公司就是基于微信生态系统之上,强大的社交粘性使得关注健康的人群迅速聚集。以水滴筹为例,就是通过微信朋友圈、QQ群、微博等方式让更多人参与到扶危济困中来,将个人求助的声音放大,在个人求助实现的同时,也帮助企业高效率、指数级获得用户增长。”

大树让人乘凉,高山让人远望。孤立的绝缘体没办法在资本的时代生存下去,所以,无论“中原逐鹿”如何激烈,合作都是必不可免的。即便我们永远也无法知道,马化腾与谭思亮微笑握手的背后,是何种咬牙切齿的较量。

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中,随着“下沉四天王”的崛起,以及其他一些网络平台或是公司的涌现,星星之火正呈燎原之势,几大家垄断的局面正在逐渐瓦解。但是,我们虽然见多了相似的模式和分分合合的剧情,却还尚未曾发现有何焕然一新的东西。

“定位于低线消费群体”这样的别致角度固然令人眼前一亮,也的确创造了许多或大或小的成就,但是,没有本质变革也终究无法造成什么更为辉煌的功绩。

那么,走前辈道路而风生水起的“下沉四天王”,是否能“长江后浪拍前浪”?他们的下一步又将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