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峰会1

作为2019工业互联网论坛合作方,艾问传媒全程参与报道本次大会。

2月22日,2019工业互联网峰会在北京开幕,峰会以“智联赋能融通创新”为主题,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中国通信学会联合主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书记、部长苗圩出席大会并致辞,来自政府、高校、科研院所及企业代表5000余人参加。

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受邀出席本次峰会,并与东方国信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赵红卫、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闵昊、海尔家电集团全球首席信息官李福生、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于海斌等业内专家共同讨论工业互联网时代的“标识产业生态构建”。

互联网峰会艾诚

“工业互联网”的概念最早由通用电气在2012年提出,随后美国五家行业龙头企业联手组建了工业互联网联盟(IIC),将这一概念大力推广开来。

所谓工业互联网,是指用开放、全球化的网络,将人、数据和机器连接起来,在工业系统与高级计算、分析、传感技术及互联网完成高度融合之后,实现工业生态的重构。意思就是互联网自身发展都这么成熟了,也帮传统工业革新一下,未来不可限量啊。

这一概念在中国真正铺展开来是从2018年开始,互联网的先锋军纷纷发布工业物联网计划。去年10月,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在全球合作伙伴会议召开前的一封公开信中,阐述了自己的工业互联网愿景。一个月后,阿里云对外发布飞龙工业互联网平台。今年1月,工信部印发《工业互联网网络建设及推广指南》,要求到2020年,形成相对完善的工业互联网网络顶层设计。

论坛重点讨论的“标识产业生态构建”,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要搞工业物联网了,各种机器、物品和虚拟资源都要到一个大染缸里面配对了,那总有个统一的编号或者代码,这样大家对接和互联的时候才更准确和高效。

如何给工业互联网做身份证?

(以下内容为对话节选)

艾诚:围绕今天解决的问题,我们开始层层解析标识之前,请嘉宾用一句话畅想工业互联网理想中的样子是什么?

赵伟

赵伟 江苏徐工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赵伟:未来工业互联网不是简单的软件载体,更多是产业生态,开放共享为基本特征,在产学研用,甚至海量开发者和创业者在工业互联网海洋里进行创新创意,共创价值,共享利润这是未来开放共享和融合共赢可以发展的产业生态。

彭昭

彭昭 物联网智库创始人

彭昭:我想说的是工业互联网整个供应链体系比较长,专家提到工业互联网一点不性感,没法吸引刚毕业的学生加入这个行业,我们的知识没有办法传承,这是大的问题,希望通过标识体系,让这个行业变得性感,让更多新的血液愿意进入这个行业,开发相关的应用,创造新体验。

李福生

李福生 海尔家电集团全球首席信息官

李福生:工业互联网是我们企业生产情况下的扩充,一个是跟社会上各行业跨领域的综合,另一个是工业生产过程中跟物理世界深度打交道,深度感知,深度操控的努力方向。一个广度,一个深度。在座各位除了研发者还有用户,只要在这方面发掘出潜力和价值就有发展。

艾诚:为了共同建设工业互联网,我们有必要分析当下的难点有哪些?

赵红卫

赵红卫 东方国信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副院长

赵红卫:这是非常好的话题,昨天苗部长演讲当中提到一点,工业互联网在去年是概念普及,今年是实践生根的开始。作为平台商和政府层面,包括“标识解析”宣贯已经很到位。但进入工厂,什么是工业互联网,什么是标识解析,他们对概念一无所知,怎么把概念宣贯到企业去?真正给企业通过树立试点示范的项目带动,接受和理解工业互联网,这是非常艰巨的任务和难点。如何形成互联产品价值,需要比较漫长的过程,这是平台商和应用商坚持和努力的,这也是最大的困难。

艾诚:闵昊先生,您作为一个跨界的斜杠教授,既做企业高管,又是投资人,同时还拥有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等等身份,把政产学三方面结合,刚才提到的难点有没有解决之道?

闵昊

闵昊 上海复旦大学教授

闵昊:刚才说解析,但是在我看来可能制定编码标准更重要。我举一个例子,身份证现在每个人都在用,这个二代身份证号码当时有很多争议,现在仍然留下很多隐患。它本身非常成功,但就是因为当时在制定编码标准的时候考虑不周到,现在又出问题,中国以后可能变性人合法,原来男女只有两个数字,变性人怎么处理?在编码上面包含了物理意义,物理意义在编码整个过程中间发生变化以后怎么处理这些事情?在编码的时候,制定编码体系的时候没有考虑清楚或者没有完整的考虑,甚至不可能考虑到百分之百情况,事物在发展怎么办?

工业互联网可能更严重,不知道以后出现什么新产品,不知道以后出现什么新材料,不知道以后有什么新的结构形式,都不知道,一旦编码系统确定了,整个编码系统跟相关联的解析体系已经确定,我们出现以前没有预知或者没有覆盖的时候怎么办?有没有留下一个空间,如果不留下空间的话,整个体系使用受到限制,或者必须推倒重来,那个信息就非常复杂和麻烦。我们在整个建立工业互联网命名和编码体系有没有非常仔细和认真的思考这些问题,从未来角度,从整个覆盖角度仔细考虑这个事情,这是我们最大的难点,我们能够看到未来,看到工业互联网发展到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以后这套体系,我们这套东西还能不能继续用下去?

艾诚:当很多问题都升级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把难球抛给战略方,于海斌老师怎么看?

于海斌

于海斌 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所长

于海斌:工业互联网是跨领域,带来的是数量巨大,异构产品很多,标识解析就不可或缺。假如没有跨领域这件事情,小范围内自己搞私有编码就完事儿了,全国身份证编码存在这样的问题。所以三个难点,三个可能的思路。

第一个难点技术上难点,首先标识解析这个事儿不是工业互联网独有,互联网时代就有。第二,加了工业两个字,跟工业的很多东西连起来,所以解析不仅仅是编码,更多信息描述都应该在里头,但难点在于标准化,现在标准化涉及多种方面,跨很多领域,各个领域都有自己的一套东西,所以最后一定是妥协的结果。但做妥协的结果,实际上是非常难以达到的,我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是分级分层的结构,不可能一套码到底,然后可增值的东西使得我们可持续。

第三点,互联网标识解析怎样真的给企业带来效益?这个是推广,到底能不能推动,我建议从企业角度来讲真的抓住自己发展,全球整合的需求,要场景驱动这样有价值。

谁是工业互联网的排头兵?

艾诚:我相信每个伟大都有一个勇敢的开始,2018年是这个概念的普及,2019年是实践,最后从各自领域出发,有一个是工业互联网标识可以率先运营起来的方向,会选择什么?

谢雨琦

谢雨琦 上海市通信管理局副局长

谢雨琦:我认为可能是和生命安全有关的领域,这种溯源,包括食品、药品需求量很大,而且对于企业来讲自己也有更大的主动性,社会也有需求,最早从这个领域开始。

赵伟:供应链,任何制造业企业都有供应链,供应链上下游,供应链供应商,生产商,制造商,经销商。首先对行业有帮助,就会带动很多后市场服务,使整个数据相互交融,对于企业来讲,可以达到数据透明化等作用,供应链是将来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

艾诚:在座各位分别代表政产学,各界都在努力,我希望大家结合自身特点和优势,如何促进更好的生态和发展,在2019年你们想要设定什么小目标?发挥什么作用?

张东

张东 中国电信集团产业互联网创新发展中心主任

张东:其实在支持国家接点建设的时候,我们一直强调下一步不只是网布好,希望把云化做好,并且把灾备(灾难备援,指利用科学的技术手段和方法,提前建立系统化的数据应急方式)做好,这是运营商级的东西,这是一个支持好国家工作的支持。

第二,回到中国电信角度来看,通过网络升级改造创新是一种做法,所以在网上还要做研究和创新标准。然后就是云的问题,工业数据怎么降低技术开销,我们在学习过程中一直跟产业学研究标准,我们也在行标,包括联盟标准在制定。

第三个就是平台,刚才说的三个能力完全可以抽象到云端,完全是能力的云化过程,所以在云变成平台一种抽象能力来说,我们开放给开发商用,企业用,更小做运用开销。

艾诚:如何建设好更好的企业级供应互联网平台,如何让中国从工业大国向工业强国迈进,在座每一位都不能少,最后有请中科院于海斌所长做总结发言,如何建设未来更好的工业互联网?

于海斌:关于新兴智能技术和工业互联网,有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这样说,大家实际上都关心,70%是关心技术的简单应用,10%关心这些技术的复杂应用或者系统性应用。去年概念阶段,今年建网,2020年应用,作为个人来讲,花更多精力找互联网的解析对行业推动、进步,找杀手级应用点上的东西,最后把技术落到点上,比如语意的互联网,比如基于制造场景在线生成的互联网,这样可能推动10%最大的点上的工作。谢谢。

互联网峰会2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