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有趣的议题:作业辅导类软件到底是一个有利于学习的工具,还是一个抄作业神器呢?这些作业辅导类软件的CEO们创造自己产品的初衷是什么呢?他们又有哪些精彩的创业故事呢?本期艾问人物榜单就带你来好好探寻一下,这些CEO们的创业人生。

榜单说明
本期排行榜单数据收集时间为: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0月13日
选取行业为:K12在线教育作业辅导类APP
排行依据为:数据通过对相关对象的微博发布情况、被评论转发情况以及活跃粉丝数等多项维度数据进行综合加权计算得出
榜单排名:按照微博影响力指数由高到低排名
特此说明。

艾问·人物榜单:中国最具影响力CEO TOP10,作业辅导类APP

为了让大家对K12在线教育APP能够有更直观的了解,我们还依据软件下载量发布了一份分榜单.

中国最具影响力K12在线教育作业辅助类APP下载量TOP10

背景分析

目前,中国的在线教育依旧处于广阔的蓝海阶段。一些教育领域细分市场如K12(基础教育的统称,K”代表Kindergarten(幼儿园),“12”代表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12年中小学教育)、职业培训教育等,属于教育刚需型市场,用户需求一直在稳步提高;同时,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互联网用户投入到碎片化学习时间逐渐增多,促使移动教育市场用户规模增长迅速。其中,K12在线教育的细分领域——作业辅导类软件的发展也是褒贬不一。

有些老师们认为学生使用这些作业辅导类软件会让学生失去应有的思考能力,拍照即可得到作业答案的解题模式让学生们变得越来越疏于思考。一部分家长的想法和老师们相同,并且禁止孩子在家里写作业时使用作业辅导类软件,另外一部分家长则认为自己没有充足的时间辅导孩子学习,适当使用无可厚非。

关于作业辅导类软件的这些肯定与质疑,到底孰轻孰重呢?今天,我们就来看看K12在线教育领域关于作业辅导类软件都有哪些CEO上榜,他们背后都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创业故事呢?他们创立产品的初衷到底是什么?艾问人物榜单与你一同去探寻这些创业者内心的故事。

面对质疑向死而生

相信很多人听过创业者休学创业的故事,学霸君的CEO张凯磊也有着一段大二休学创业的故事。张凯磊看起来胖胖的很温和,但是骨子里却十分桀骜不驯。当年考入南开大学数学系的他不安于现状,不顾他人的质疑与反对,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创业的道路。不怕质疑,成了张凯磊性格中最明显的特征。也正是这种不怕质疑的性格,让学霸君后来在面对老师、家长们的质疑时,多了一分坦然,少了一分焦躁。

2016年,对于张凯磊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因为一些原因,学霸君被百度的应用市场下架,又被百度起诉,同时百度还截断了学霸君一半的流量,之后学霸君又将百度告上了法庭。学霸君被百度下架,张凯磊给李彦宏写了公开信,没想到这封信在北京教育圈里掀起了巨大的舆论浪潮。对于张凯磊写的公开信,很多人认为是勇气可嘉,也有人认为是考虑不周。让张凯雷最难过的是,很多人都在说:学霸君活不成了,要死掉了。这一系列的纷纷扰扰,让学霸君受到重挫的同时,也让张凯雷身心俱疲。但是时至今日,学霸君依然还活着,并且用户体量一直在稳步增加中。

学霸君融资图

现在学霸君的用户数已经突破4000万,新业务直播答疑也完成了半年的探索期,将来有望成为一条变现的道路,张凯磊竭尽全力去弥补被百度下架后对流量造成的影响。现阶段学霸君主打由学生到家长的直播答疑功能,学生和家长可以在几秒钟内呼叫到一位老师,老师的授课方式是用板书加真人讲解,可以实现老师与学生、家长之间的完整的对话沟通,用一个很形象的比喻就是——“滴滴打老师”。开发此项功能的初衷之一就是为了避免学生拍照得到答案之后只知道结果,但是对于整个得出答案的过程依旧模糊不清。同时,这项功能也很好地解决了来自于一部分老师与家长质疑学霸君是“抄作业神器”的声音。

艾问人物榜单认为:现在学霸君累计答疑超过13亿道,属于K12领域领先的学习工具之一。从一开始的学生在软件上搜索课题解答,到老师直播授课答疑,学霸君已经完成了张凯雷当初的“三步走”战略规划:第一步找得到,第二步听得懂,第三步学得会。无论这个行业有多少纠葛与纷争,教育的落脚点应该是是服务于学生,这才是教育的核心。

赌出来的背水一战

2012年,李勇从网易离职开始自己创业。他和几个同样从网易离职的同事共同研发推出了在线智能题库——猿题库,主攻应试教育领域,包括K12,考研,公考等。在2014年7月份的时候,李勇又为产品做了一次减法,选择了将猿题库的定位放在了针对K12的题库软件。

在研发猿题库之时,李勇和团队每天都在思考两个问题,第一,学生到底有没有时间使用手机?第二,会有学生会愿意去主动去刷题么?经过团队内部的几次沟通和讨论,他们只能是“赌”:赌智能手机会越来越普及,赌找题目、刷题是K12应试教育里的刚需。

猿题库融资图

在李勇为产品做了减法之后,猿题库投入2000万用于开发,之后有来自全国28个省市、6623所高中、共计31796名学生使用了猿题库(付费使用),而其中移动端用户占到93.9%的比例。这次赌出来的背水一战让李勇对于猿题库更加充满了信心。在产品发展战略上,只有产品内容好并专注于用户核心需求,最终才能“赌”赢用户。

艾问人物榜单认为:猿题库从一个“拍照搜题软件”,发展为想要“颠覆线下教辅”,在产品研发上从繁到简,又由简到繁。有时候,产品一味的追求内容丰富、覆盖面广不一定能抓住用户,反而更加核心、精炼的高质量内容才能满足用户的诉求。

教育界的Uber

现在共享经济的理念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很多产品被比喻作“XX界的Uber”,阿凡题的CEO陈李江就是用这样的理念去进行产品发展。他认为:“uber可以找司机,那么阿凡题可以找教师。”于是,团队在进一步深耕学生答疑的需求后,推出了“按需服务”的“即时辅导”产品。这样的模式,直击用户的痛点——答疑解惑是当下学生最重要的需求。

阿凡题融资图

阿凡题在创立之初,是希望“让学生不再带着问题睡觉”。根据阿凡题的调查数据显示,中国中小学生普遍睡眠不足7小时,近九成高中生为了写作业晚上11点还在熬夜。阿凡题希望成为一款真正能帮到学生,让他们发自内心喜欢的产品。“被教育者的感受与需求很多时候都被忽略了。”陈李江在采访中表示,“作为曾经的高材生与成长中的产品经理,当我们反思在线教育服务标准的时候,我们认为在线教育不应该只是把‘书山题海’搬到线上。”

艾问人物榜单认为:根据研究显示,57%的学生已经有了上网学习的习惯,同时使用手机端学习的学生也占上网学习总数的33%,在线教育用户的付费率也已经达到46%。如何有效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缩短不必要的学习时间并且将学生从题海战术中解放出来,这才是众多作业辅导类软件急需解决的问题。

2013年以来,BAT三巨头先后加入在线教育的战局,同时大量的资本推动促使整个行业进入白热化竞争时代。相比一、二线城市,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对于教育资源的需求更加迫切,而在线教育恰恰打破了地域的限制,可以更好地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虽然在线教育发展前景一片光明,但是在线教育企业如何准确定位、获得盈利是目前国内在线教育企业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教育和医疗是国家未来发展的两块重要领域,尤其是教育,这关乎国家的未来。在线教育仍然在前行中,相信日后它将为教育公平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