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栗浩洋访谈实录:AI教育背后那个“疯子”——极致,折腾|艾问顶级人物

第一篇章:一位教育平权者的理想主义疯狂

艾诚:一会儿冲浪是在这里?

栗浩洋:对,就那边。我在想,就是如果把冲浪跟那个创业相关的话,有几个其实我还是蛮深的感悟,就是我以前其实体育不好,然后我一开始冲浪的时候其实挺害怕的,说实在的,因为我滑板儿也不行,从小怎么学也学不会。然后那个滑雪也不行。

艾诚:一个体育不强的浩洋非要踏浪而行。

栗浩洋:对,我是比较喜欢挑战我自己的极限的。我每次落水的时候,我就躺在那儿想,刚才我做了什么?到底是怎么错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艾诚:你去复盘。

栗浩洋:对。其实做企业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就是你先顺势,然后再去调整,对,你不要先对抗。其实有的时候,我发现我自己是一个比较喜欢对抗的人。

艾诚:因为创始人习惯了紧张。

栗浩洋:对。

艾诚:习惯了对抗和竞争。

栗浩洋:对,我们习惯了控制一切了,用我们来控制一切,对吧?就很少你会顺势而为。其实你放松就好了,完全放松,就把自己非常信任的,就像那个比如拓展就被摔一样,就把自己交给这个船,交给这个身体,你相信你身体是可以的。就是我觉得其实跟滑水一样,就是创业的时候你会有一个习惯,就是老用自己过去的这种经验。

艾诚:对。

栗浩洋:但其实你会发现,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时代一旦变,就是你整个企业可能就完全不适应这个。

艾诚:不适应,对。

栗浩洋:对,其实我是经历过三重的这种自我的进化的,一开始我最早21岁做大山外语,那个时候用老师来教课,后来到了昂立以后,我们要用互联网教课,就各种不适应,就好像你在水上一样,你感觉什么都是不对的,你两个脚也被固定了,然后你好像就是水也不知道它的特性是什么,因为那个时候互联网到底怎么做教育,全球人都不明白,所以我们试了三四十种方法,最后大部分都沉没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你就不断不断地找寻,就像找寻这个经验一样,就找到了这一个对的方向,然后你就会越做越好。

等到我从昂立出来又做了松鼠 Ai的时候,你又发现它是一个科技产品,你又用人工智能的方式去做。那个时候我从昂立带出来的这个教研团队,就跟那个AI科学家就吵成了一片,面红耳赤,因为那帮都是老爷子嘛,就是教育局的退休的,还有特级教师,跟科学家们两个人就是鸡同鸭讲,就好像说你从陆地突然要到水里一样,就是你要变成两栖动物,对吧?那你的整个呼吸什么动作全部都不一样,那个时候真的是很痛苦。

艾诚:对,刚才你讲的这三轮创业,它其实最大的瓶颈都是创始人本身。

栗浩洋:是。

艾诚:如果你有一颗要空杯,要变革,要突破的心。

栗浩洋:我总结了一个点,就是创始人一定要特别敢于认错,因为你带着你过去时代的烙印,而你的时代烙印还是成功的,你就难免就觉得自己应该是能驾驭一切,理解一切,对吧?就是我是对的,你们都是错的。其实不是的,大部分的时候你都是错的,因为你要革新的时候,你要进化的时候,其实说明你原来的东西其实都是错的。

艾诚:对,我觉得千岛湖特别的美,这个平静的湖面下,其实永远都有涟漪或者是,你看,这个平静的湖面上永远都有波浪。有人说他向往,就像我们看创业,总觉得充满希望,因为它是对于美好未来,我要创造。但其实也是无尽的焦虑和恐惧的。你有没有问过自己?为什么我要一直闯?而且我还在闯,我明明体育不是很擅长,我还非得踏浪,我还非得滑水。

栗浩洋:你要做一个参与者,对,你要做一个影响者和改变者,对,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血液里边燃烧的东西,就是你自己没有办法去抚平。

艾诚:我感觉你的创业,你自己也坦白说它是不同的路径。但结果你现在应该是人生的第五次创业,作为松鼠 Ai 的创始人,在面对艾问顶级人物的镜头。我好奇的是,同作为创始人,我佩服你的一点是,很少有人这么享受出生入死,For  what?为什么?

栗浩洋:就是我觉得我内心里边可能澎湃着这种血液,第一是一定要去做一番与众不同的事,因为我觉得人生这么短暂,你也可以平平淡淡的就死去,那你也可以真的留下一些遗产和价值,能够造福亿万的人,我觉得那干嘛不选后一者呢?当然,后一者的路是很崩溃的,就是你每天把自己都折磨、煎熬,有的时候会觉得干嘛要受尽这么多的苦难和屈辱,对吧?生不如死的那种感觉。但是后来你就觉得没办法,因为你骨髓里边就是这样的,那种澎湃不是你自己给自己加戏,而是它从内心里面蓬勃出来,所以你自己阻挡不住,你想按住它也按不住那种感觉。

艾诚:那你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对这个世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了吗?你满足吗?

栗浩洋:我觉得至少我过去的两次创业都真的是帮助了很多的孩子找到了学习的乐趣,让他们的人生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前途。但是还不算是颠覆式的改变,我觉得人工智能出现了以后,教育这个古老的行业一直没有被科技改变的又臭又硬的石头,我觉得终于是可以去破土而出了。

艾诚:为什么没有躺在之前两家成功上市的教育公司的基础上继续做人工智能创业?你是换了三个平台。

栗浩洋:其实每一个企业,它的这个基因是不一样的。一方面当然是刚才我们说要突破的创始人的思维。另外一方面是组织惯性。

艾诚:我特别能感受到你身上的温暖和能量,你极其希望去影响别人,轰轰烈烈的失败也罢,不小心万一成功了也可以,但是这个事情一定要极致。

栗浩洋:是的。

艾诚:所以你被理解不是最重要的,你被喜欢也不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完全不重要。

艾诚:你被什么是最重要的呢?你最在乎什么呢?

栗浩洋:被需要,对,而且这种需要不是普通的需要。然后不管人生问题还是心理问题,还是工作的问题,然后你觉得我能帮助到你,然后我那时候不管是通过思想还是实际的做的事情帮助到你了,这是我觉得最开心的时候。

艾诚:那现在你所创立的松鼠Ai,你觉得它满足了什么人群对于什么的需要?

栗浩洋:大家都是用传统的方法去做, AI教育的逻辑跟传统都不一样了。它是一种完全不可想象的一种新的教育的模式。

艾诚:在梳理你的关于教育的创业的三家公司的时候,发现了一个规律,不管是原来的英语昂立,还是现在的松鼠,都是非常精准的聚焦在K12这个人群。

栗浩洋:对。K就是kindergarten。就是从 幼儿园一直到12年级,就是中小学。

艾诚:这一段教育,我们也把它称之为叫基础教育。

栗浩洋:对。

艾诚:我们发现K12它很多的都是基础的知识,还有伴随着很多的考试的测评。那么针对这一部分的需求,我们看到在中国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教育培训类的公司,我相信松鼠Ai也是其中一只非常强劲的黑马。那为什么一直精准的要围绕K12?

栗浩洋:这个K12领域里边的教育,其实是最痛苦的一种状态,教育资源的这种不平衡,其实教育就能够被改变,通过人工智能去打造一个超级的老师,它比任何一个老师都优秀,然后能让每一个孩子都能享受到最好的老师,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梦想。

艾诚:2020年的栗浩洋和五年之前,和风风火火的那个年轻时候的自己有什么不同吗?

栗浩洋:我觉得在那个时候,我思考的东西可能是更本质。现在我更多的是一个推动者。如果AI教育真的是能够改变这个世界的话 ,这件事情会变得特别有意义。

第二篇章:一场源于AI的教育平权运动

艾诚:就像孔子曾经说过因材施教,是千人千面的一个教育方式,让孩子能够找到最适合自己的。   

栗浩洋:所以每个孩子如何用他的方式来去实施教育,就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一个难题。那只有AI老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艾诚:你认为这是一场教育平权的事业吗?

栗浩洋:是的,我觉得只有AI教育真正能让教育平权和公平化,能够让所有的孩子,无论你的出身是什么样,都能够享受到最好的老师。否则老师就变成了一种稀缺资源,有的人可能是用学区房,那么有的人可能是他用父母的资源。那有的孩子就纯粹靠命了,碰到不好的老师我学得不好。

艾诚:对。

栗浩洋:所以我觉得AI教育真的是通过技术把教育的速度提升了十倍、百倍,而且让每一个人都享受到了可能比皇帝的那种太傅的教学更好的那种教育质量。

艾诚:所以教育平权,你觉得现在松鼠Ai是能够解决这些问题的吗?

栗浩洋:是,我觉得我们其实已经做到了,而且我们正在做这件事情。就是你花700万去买学区房,可能才能得到的这种教育质量,现在可能你用1%的钱不到,你其实就能享受到了。

艾诚:那松鼠Ai,就能解决吗?

栗浩洋:没错,我觉得孟母三迁都不再需要了。

艾诚:为什么?因为你能挑战,你能用机器来取代老师吗?

栗浩洋:我觉得不是取代老师,就是松鼠Ai这个系统其实也去做过很多人机大战,它的教学效果已经比特级教师和高级教师做得还好了。那么通过AI的系统,我们是花了未来可能会10亿、20亿,甚至更多的资金来去投入这个研发,才打造了一个真的是奢侈品的老师。

艾诚:松鼠Ai的愿景我看到了有三句话,第一句话是让教育的效率提升五倍;第二就是免费帮助1000万困难家庭的孩子;第三句,成为全球最具价值的公司。哪个是最重要的?

栗浩洋:第一个是最重要的。

艾诚:教育效率?

栗浩洋:对,如果教育效率提升了五倍的话,其实整个世界会有巨大的改变。

艾诚:您把松鼠Ai的使命确认为让让每个孩子变成更好的自己。

栗浩洋:对。

艾诚:但我要反问的是,你怎么知道这个机器的老师就比这个线下真人的老师更适合孩子呢?

栗浩洋:我们今年暑假其实就做了一个活动,我们现在从后台数据来看,我们86%的孩子都能做到,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他已经爱上学习了,就自己学得欲罢不能。

艾诚:那它解决的,就是当机器去教育孩子如何解答小学四年级这个题,一遍遍的去练题的时候,和一个老师,他的小学四年级的数学老师教,它之间的差别,最本质在于什么地方?

栗浩洋:最本质的差别是在于老师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去教的,而对于机器来说,它是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   我们给学生做完用户画像之后,用你的方式来去带着你去学习。如果你学得非常快了,那我们的速度就会快一点。如果你的速度慢了,那么我们的AI的速度就会慢一点。

艾诚:在我看来,这不仅是一场教育的创业,更是一场社会实验。我注意到,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咱们的正式付费的用户从2018年(开始),应该是在过去三年时间里一个很大的数。

栗浩洋:两年。2018年一季度到今年一季度。

艾诚:我发现一个很大的数据上的变化,从2018年咱们的付费学生有3000多人,到2020年一季度竟高达18万人,这有多达60多倍的增长。

栗浩洋:是的。

艾诚:怎么实现的?

栗浩洋:教育的效果和口碑。更多的家长开始理解了人工智能教育的理念。

艾诚:那留给老师的生存空间,人之所以为人师的空间在哪里?

栗浩洋:我们把老师解放出来,所有的教学都交给AI了,那么“育人”才真正可以还给老师。

艾诚:在线上的学习能够激发孩子无限的学习热情吗?我这点存在质疑,因为我拿到手上的一组数据是美国的教育在线的独角兽公司Coursera出了一个白皮书,显示只有5%的人能够真的自律的听完一个所谓很优秀,很有趣的课。

栗浩洋:是的。

艾诚:那松鼠Ai怎么可能做到呢?

栗浩洋:我们是AI课,是adaptive,千人千面。就是因为当你所有的人都看一样的课的时候,其实大家是看不下去的,只有这个课是为你而定制。

艾诚:那你能否告诉我们,你认为目前松鼠Ai最大的竞争壁垒是什么呢?

栗浩洋:我觉得我们有两个核心的壁垒,第一个就是我们对AI科学家的这种垄断。因为人工智能的科学家很多,但是AI教育的科学家特别少,在全球来说都特别的稀缺,那我是到欧美里面去挖到最核心的,最顶级的科学家到我们公司,跟他们建立了这种深厚的感情,也是我自己拿出了很多的股权能够给到他们,所以我们已经变成了一种深度的绑定。

第二件事是我觉得我们当时商业模式的一个构架,导致别人很难渗透进来,那这个构架首先是一个三合一的产品,就是美国的AI教育公司,它只做AI引擎,它不做content(内容),它也不做服务(service),但是我们是引擎、content、service一起来做的。所有的学生数据我们能够第一线的接触到,能够让我们的AI算法的优化变得更加直接。

艾诚:这就是松鼠Ai你心目中的竞争壁垒了?

栗浩洋:当然,我觉得可能最大的壁垒还是我个人吧,就是我觉得一个做教育企业的创始人,一定要天生喜欢做教育,而且要深刻地研究教育,就是教育的效率、教研,我是每个星期还带着我们团队做题,到现在初中、小学各科的题做了无数了,到现在每周还在做。就是今天中午还自己做了一会儿。

艾诚:做了什么题?

栗浩洋:就是我们那个MCM系统,专门测试每个人擅长什么。

艾诚:所以这个MCM理解成就是经过松鼠Ai的测试,这个机器的测试,每个人他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就会一目了然。

栗浩洋:这里有关于这个意境的审美的,然后关于你的分类讨论意识的,关于你的这种逻辑思维考证的,还有发散性思维的,我们称之为叫做能力训练。

机器:艾诚同学,通过本次测试,你还有八个知识点掌握比较薄弱,不过别气馁,现在就让系统帮你补齐薄弱的知识点,一步步来提高。

艾诚:其实我觉得这个让我想起孔子提出的因材施教。

栗浩洋:对。

艾诚:如果与松鼠Ai携手,那比较完美的一个因材施教的教育景象是什么?是人机结合,老师和机器在同时培养着一个学生的成长吗?

栗浩洋:在这个真正的人工智能完全因材施教的一个情景下,每一个班里的孩子,其实他首先学的内容是不一样的。每一个孩子其实完全是弹性的,个性化的被调整和协调了。那么未来其实我们达到了一种真的是用算法来因人而异的对待每一个孩子。

艾诚:2019年12月,你带着四五六百的团队做的这一套叫松鼠Ai打地基的产品。

栗浩洋:对,Ai打地基。

艾诚:我理解是帮同学们、学生们,K12学生们,全面扫描他的知识漏洞, 然后给他提供解决方案。

栗浩洋:对的。

艾诚:听上去是撸起袖子,雄赳赳气昂昂要干一场大战了。

栗浩洋:正好是疫情来的时候,我们这些东西已经基本上准备好了,疫情的时候正好给了我们很多的时间,孩子突然发现自己也能够快速地追上来那些班里的好学生了,他通过很短的时间,通过Ai打地基,然后他的这种自信心,然后学习的态度和这种能力都得到了大的提升。

艾诚:但线上和线下的结合,今年2020年所有的线下生意,所有的线下产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栗浩洋:在疫情的时候都到线上了,是的。

艾诚:包括公立学校的强行的上网课。

栗浩洋:没错。

艾诚:大家对于网课其实是诟病很大的。

栗浩洋:是的。

艾诚:那松鼠Ai遇到这样的挑战的时候,在疫情期间你们怎么解决呢?是把老师,把家长在家里面要求他们做这个督导员或老师的角色吗?

栗浩洋:我们根本不需要,我们天然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的,你在学这个内容的时候,我先了解你要学什么,和能学会什么,和不能学会什么,而我给你的东西就正好是你想学和你能学,并且学得会的东西。这个时候孩子通过他的这种自信心的提升,他变得自主的爱学习。而且我们跟孩子的互动是三分钟、一分钟就有互动的,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孩子的注意力就像被这个AI老师一直抓着一样,他是不会去跑掉的。

艾诚:真的在线上的学习能够激发孩子无限的学习热情吗?那松鼠Ai怎么可能做到呢?

栗浩洋:我们是AI课,是adaptive,千人千面。就是因为当你所有的人都看一样的课的时候,其实大家是看不下去的,只有这个课是为你而定制,你发现你是这个舞台中的主演的时候,那你这种兴奋感才会起来。

艾诚:那经过这场疫情的洗礼,整个K12的教育出现了,这个行业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去年你数据是这样的,我们去年讲7%线上,93%线下。

栗浩洋:对。以前家长接受教育的新理念是很难的,但这次疫情之后,我们发现家长接受教育的新理念更容易了,而我们这种千人千面的方式更容易被家长所理解了。你看这个星期,今天我还看到我们的数据,就是我们的学生比去年同期已经增长了150%。

艾诚:恭喜,疫情危机中,丘吉尔说不要轻易浪费任何一场危机,因为危中有机。对于还在坚持的创始人和团队来讲,可能这是一个别人恐惧的时候你们贪婪地看到捕捉机会的时刻。那经过这场疫情的洗礼,整个K12的教育出现了,这个行业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去年你数据是这样的,我们去年讲7%线上,93%线下。

栗浩洋:今年在疫情过程中,百分之百的教育都变成了线上教育。今天我还看到我们的数据,就是我们的学生比去年同期已经增长了150%。

艾诚:松鼠Ai它是一家创业公司,创业公司的本质它是private,它是商业的。如果想要享受这样的一个千人千面的教育机会的话,他都需要支付额外的成本的。那到底松鼠是加剧了这种教育的不公呢?还是缩小了教育的不公平?

栗浩洋:我觉得其实我有两个观点,就是中国的家庭,在整个教育上面的支出,还差很多。另外,针对那些真正付不起我们的学费的家庭,那我们是捐赠了1000万的账号给到他们免费学习。

艾诚:1000万个账号给家庭困难的孩子?

栗浩洋:对的,就是这里边包括所有的特困家庭、低保家庭,还有在那些乡村里面的学校的学生,我们给他们都是免费的。

艾诚:那什么样的方式可以申请,可以让帮助更多的困难孩子参与到这场教育的评选中?

栗浩洋: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我和新东方、好未来,我们一些教育机构做了一个远山基金会。

艾诚:远山基金会?

栗浩洋:对,都可以接受这个账号的申请。那么,另外,我们公司也有一个400电话,直接打过来就可以申请这个账号。

艾诚:好的,我们也希望通过这期节目可以让更多的,孩子们能够通过松鼠Ai找到自己最好的老师。

第三篇章:松鼠Ai的基因革命

艾诚:那最后一个问题也是艾问人物的一个必答题,预见未来。因为预见未来,你相信什么,你才会驶向那个方向,才会变得更好。那预见未来十年之后,你觉得栗浩洋他会是什么样?

栗浩洋:我觉得十年后,可能松鼠Ai的这个产品和企业已经达到了一个全球级的比较圆满的一种状态。那我自己可能开始往下一个目标去进发,做一个心理学和哲学的教授,我希望能够把我自己的对人性的理解,传输给更多人。

艾诚:这是一个有趣的选择,你用机器去承担了老师的工作,但十年之后自己却选择成为一名老师。

栗浩洋:是的,我经常说,机器可以辅助我们,让我们的智能更加速。

艾诚:就是你可以更开心的是,你把人之所以为人的心理学和哲学的知识,去赋能了一个机器人。 

栗浩洋:没错。松鼠Ai就是这样子的,全球的人工智能科学家,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一起来打造这个松鼠Ai,所以松鼠Ai已经灌输了无数大师的灵魂。

艾诚:预见未来的松鼠Ai之前,我要恭喜你,我知道2020年的三月份,在这样一个非常艰难的疫情期间,松鼠Ai还被UNESCO,联合国的教科文组织评选成了说促进高质量个性学习的一个人工智能奖。那么您怎么看待这个?

栗浩洋:我觉得能够被联合国给予一个奖项,就好像是得了教育行业的奥斯卡奖一样的心情,其实是很激动的。尤其是疫情过程中,联合国不但给了我们一个奖项,还把我们做到了全球的教育抗疫的白皮书里边,就作为一个经典的案例。

艾诚:教育抗疫的白皮书?

栗浩洋:在全球的疫情情况下,大家到底怎么样解决教育的问题,那么我们松鼠Ai的这样的一种Adaptive的这种教学模式,变成了联合国所选择的一个典范案例,所以这也是我们觉得很自豪的地方。

艾诚:那你们会有输出吗?已经在海外有应用吗?

栗浩洋:我们其实在海外已经在谈一些合作了,只要在当地能够用他们的内容,放在我们这个adaptive平台上,就可以很快地生成一个adaptive产品,给到他们的学生去使用。所以,预见未来,在十年时间,我认为松鼠Ai能够真正的让每一个孩子发挥自己的优势。

艾诚:你会拓展成更多的素质教育,会做一个更多的延伸吗?

栗浩洋:其实我觉得素质教育我们肯定也是会做的,我们的MCM系统,已经帮助孩子在训练各方面的能力。

遇见未来十年的松鼠Ai与栗浩洋

栗浩洋:我是松鼠Ai的创始人栗浩洋。预见未来,我相信人工智能和哲学思考会是这个世界诸多问题的最好的解药。

我希望未来每一个孩子身边,都可以有一个超级老师,他有牛顿的智慧,也有达芬奇的博学,还有马斯克一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这个超级老师会一直陪伴孩子、激发孩子最大的潜能。让每个孩子都会比我们小时候博学和聪明十倍、百倍。我们愿意作为AI教育的播种者,布道者,也许经历风雨,但始终坚守每棵种子最初破土生长的理想,让每个孩子成就更好的人生,这事儿真的很酷!

艾诚: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到底会对我们这个人当下主导的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一直在问,一直在等。但有一些像栗浩洋这样的创业者,已经以先行者的姿态扎根到一个行业里面去一探究竟了。

面对松鼠Ai这样的人工智能的教育企业,我希望它能真正实现像孔子口中提出的因材施教,通过机器实现给每个孩子更好的教育方案,千人千面。也期待着有使命的创始人可以给我们带来一个更美好的教育的未来,那里不仅仅有提分,有平权,还有朝着人之所以为人更美好的方向去启智。

我是艾诚,感谢收看本期《艾问人物》栗浩洋,艾问人物、全球传播。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登陆艾问官网www.iask-media.com、中国日报ChinaDaily、CapitalWatch、抖音····等平台。

我是艾诚,我们下期再见。

【快问快答】

艾诚:你认为自己身上最厉害的地方是什么?

栗浩洋:不断的自我净化吧。

艾诚:你最痛恨自己身上哪一点?

栗浩洋:就是有的时候还会坚持一些老的坏的习惯,顽冥不化。

艾诚:你最在乎的是什么?

栗浩洋:就是奉献价值给这个世界。

艾诚:你认为生命中最奢侈的是什么?

栗浩洋:我觉得最奢侈的事情是智慧的巅峰碰撞。

艾诚: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你希望怎么被记住?

栗浩洋:我觉得就是我的思想和价值能够惠及亿万人,甚至是上千年。

艾诚:上千年,这个是我第一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