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艾诚对话贾伟: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本身,是技术背后的疯狂梦想 | 艾问顶级人物

01

洛可可(Rococo)一词由法语Rocaille(贝壳工艺)和意大利语Barocco(巴洛克)合并而来。2004年,28岁的贾伟怀揣设计梦想,离开了他为之奋斗多年的联想集团,他用500元租了一个办公位。不到一年的时间,1个办公位发展成了15个办公位,贾伟就顺势租了一间办公室。于是,洛可可(LKK)成立了。

洛可可的第一个大项目是与三星合作开发北京奥运地铁十号线、四号线的地铁AFC售票检票系统,设计成果大获好评。三星非常满意,洛可可和贾伟一炮而红,连英国奥组委伦敦投资局都请他们到英国发展:“CCTV刚来,阿里巴巴也刚来,你们来了,在哪里出现阿里巴巴,我们就在哪里推荐洛可可。”

伦敦奥运、CCTV、阿里巴巴,这太诱人了,贾伟不顾疑虑带着办公室飞到伦敦试水。但是贾伟很快就发现,中国设计通常被外国人带上“有色眼镜”看待,伴随着挥之不去的偏见。在英国整整四年,找洛可可做设计的,只有英国联通等中国在海外的企业。

贾伟:2012年伦敦奥运,奥组委说我们将是在整个欧洲成立的第一家中国设计公司,和阿里巴巴一样。在我们看来,当时我都觉得我跟阿里巴巴一样。

艾诚:这上湖畔的时候没跟马云说一下?

贾伟:如果你现在去伦敦投资局,你看他的PPT里,阿里巴巴旁边就有洛可可,确实是一样的,现在也是,这都10年了。我好多朋友说这个好牛,但是我去了之后,十几家设计公司和媒体过来质问我说你们中国人来干嘛?我说帮你们做伦敦奥运,他们又问,你们中国人会不会做设计?你们是不是来抄我们的?

第一家当地公司这么说我们,我们感到特别气愤。但是,到第10家当地公司都这么说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去早了。外国人就是这么看我们中国人的:你们中国人是制造Made in China,背后写了更大的字叫Copy。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们设计的脊梁是弯的。

所以我从伦敦回来,我就定了一个使命,叫挺起中国设计的脊梁,这个使命一定要去做。我整整花了10年,我也不敢说我肯定挺起了,但是今天的中国设计一定不像之前那么没有骨气了。所以去年我又改了,叫设计美好世界。

艾诚:使命愿景价值观被马校长湖畔大学影响了。

贾伟:我要有一个世界观,我要有一个对世界的理解。

艾诚:所以你的愿景是?

贾伟:我的愿景也变了。

2006、2007和2008年,贾伟接连摘取国际红点、IF、IDEA三项国际大奖,洛可可成为唯一将三项国际奖项收入囊中的中国设计公司。2010年,贾伟扩建洛可可创新设计集团,多次实现突破式发展,多次做客央视,还受到了胡锦涛的会见。2013年,作为中国工业设计第一品牌,洛可可入选由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认定的首批国家级工业设计中心。

10年时间,贾伟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最牛X的设计师,洛可可成为了中国最大乃至全球最大的设计集团。诺基亚、柯达、摩托罗拉……他们服务了150个世界500强,200多个中国500强,也看到了千亿级、百亿级以及创业型公司分别怎么发展。

在创新中实现飞跃。然而,贾伟在洪流中惊愕发现,曾经那些引以为傲的甲方,诺基亚、柯达、摩托罗拉……全都倒了。

“我们后来想了想,觉得那是一个时代过去了。”

02

商业的根本是「因需而生」”贾伟在一场演讲中说,“今天的消费者难糊弄了”。

在今天,先进的技术逻辑是所有企业都需要思考的点,如果不思考,那就绝对会被技术干掉。被干掉了可能还会像诺基亚一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到死的时候,可能还会想:我们没犯什么错误,打法都很精准,高管很敬业,资金也没问题,为什么公司就没了呢?

过去,大多数500强企业都是根据它们所拥有的资源、技术和能力进行生产,而不是根据用户的需求来做产品。老巨头一个又一个倒下,很多还是曾经自己服务过的对象,深谙“创新”的贾伟唏嘘到触目惊心。

从“出走联想”到“最强设计公司”,10年过去了,人们开始从功能消费、物理消费,慢慢到了兴趣消费、情感消费乃至价值链的消费。

天变了,消费者变了。

贾伟迅速开始变通。他不再把目光锁定在500强客户,而是集中把“消费者视角”转移到“用户视角”,并为公司招募吸纳了几万名来自全球各地的腰部设计师,为满足更多消费者和生产者的需求而进行努力

2016年,贾伟二次创业,创建数字化设计平台洛客,开启数字化升级之路,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有针对性地进行设计和生产,解决创客对产品设计服务高效率、高品质、低费用等刚需问题。

洛客的slogan人情味十足:创造好产品

艾诚:作为一个设计师,曾经的传统逻辑是崇尚顶级客户世界500强,可口可乐,那都是高端客户。可是慢慢的会发现大客户毕竟有限,腰部反而成了一个主流。今天你提出来一个下沉的智能化设计平台,从原来30万的设计到如今9块9,你觉得这件事情是你真正愿意的,还是说它是一种不得已?

贾伟:人其实不是活在自己的意愿里那么简单,人要活在时代的趋势下。我觉得有两种人,一种是看时代的趋势,同时让自己在趋势里有一个非常好的势能。另一种人只看自己,不看时代,不看技术,不看需求,只看自己的诉求。我不是个艺术家,商业的本质是需求。我以前觉得世界500强不需要9块9的设计,后来我错了,我发现世界外墙也需要,因为它快。

艾诚:但您刚才讲的是一个人生的选择题,究竟是梵高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500强的创始人们改变了世界?

贾伟:这个世界我们所经历的其实并不重要,我们所追求的才重要。我觉得有没有可能让设计变得更加普惠。从给世界500强做设计到给中小企业做设计,到今天给微小企业做设计,我的设计价值观变了,不是特别高大上的作品叫设计,而是设计是否能够在我们身边。

在今天,数据和智能已经是像当年的蒸汽和电气一样的两种绝对生产力了, 我觉得是所有企业和所有人都需要具备的能力,对这个能力的要求没有任何身份上选择的余地,没有这个能力,就会边缘化。就像阿里巴巴的电商已经很牛了,我家门口的小店依然存在,但它不是中心化的,它是被边缘了已经,沃尔玛也一样。

实际上我认为今天的一个用手工种田的农民一定是被边缘,因为他连拖拉机都不会用,但是他还会存在。这个世界不存在绝对消亡,但是会被边缘,所谓的边缘就是你愿不愿意做一个一台戏的路人甲路人乙,趴在那儿。

艾诚:你不愿意?

贾伟:我不愿意。

03

通过数字智能在行业的颠覆与变革,洛可可如今的业务可以说是“三浪叠加”:纯人工设计师的洛可可、人机合作的洛客和纯机的“洛”。毫无疑问,设计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最近,利用人机服务的澳大利亚设计公司Canva获得60亿美元的估值,贾伟相信拥有“三浪叠加”的他定能打破设计行业没有高估值的禁锢。

贾伟:其实这段时间我们行业出现了一个公司,澳大利亚的一家公司连续三年被红杉资本投,第一年10亿美金,第二年30亿美金,一个半月前60亿美金,叫canva。就是我们这个行业的一家公司,用的还不是纯机的模式,用的是人机模式做模板, 60亿美金,连续三年增长。

艾诚:他给你刺激大吗?

贾伟:太大了,谁说我们这个行业没有高估值?这60亿美金不就是几百亿吗?而且澳大利亚的公司还不是纯机,是人先做出模板,只不过那个人机的人变了,那个人已经不需要设计师了,是你艾诚也可以当一个模板,给你妈妈做个生日贺卡,60亿85%的世界500强客户在用他们的东西,非常便宜。

艾诚:其实你要再次转型了,你找到了自己明确的对标。你知道最难得的不是看到你在做事情,不是看到一个创始人在奋斗,而是他真的相信他所奋斗的方向,那么的坚定且智能化的方向和设计师这个行业,他是反人性的。

贾伟:其实就有点像王兴看到了美团大战,一定是有需求的,就像马云看到了一大堆电商,国外的国内的出现,实际上今天,人,人机,纯机,人机我们已经看到了有60亿美金的公司,全球最高。

艾诚:所以你不是要赶超他,你就是要干掉他。

贾伟:我的时代太好玩了,人,人机,纯机,我这三个都有,我叫三浪叠加。

艾诚:还不能成乘风破浪是吧?一直在浪上。

贾伟:三浪叠加是什么概念?三大叠加就是机带的人还能玩,是吧?所以未来其实挺有意思的,我以前觉得一浪干掉一浪,我现在突然觉得这三个浪在一起才牛,谁能把这三个浪和到一起玩?我手上既有上千万个设计师,又有最精英的设计大师1000个,又有一秒钟能做上千万个设计的机器人设计师,这就叫王炸,对吧?

艾诚:我送你一句话就是我发现改变世界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技术背后的梦想,尤其像你这种疯狂的梦想,

贾伟:心中有梦,眼中有光,脚下有劲

04

2018年7月8日,一场意外的大火烧毁了洛可可总部,公司里全都是手稿。早上7点多,贾伟刚得知消息就率先赶到了救火现场,合伙人也陆陆续续前往。大火烧了4个小时,贾伟突然开始大笑,合伙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劝他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还以为他精神错乱。

贾伟说了一句无比中二的话:我们的过去,洛可可终于被烧掉了,我们的未来,洛客还在。

大火里4个小时,贾伟悲极生乐,甚至进行了反思和总结。这把火烧掉的不止总部大楼和千万张手稿,还有他曾经的无知,傲慢,不自律,和对过去的执念。

待在设计的象牙塔里,喷火器都不会用。

早在火灾发生以前,贾伟就已经意识到,消费者主权崛起了,消费者更加自我。无论是功能型、实用型,还是有情感、会说话、会思考的智能型,产品更有想象力,就是万物互联。如果还是过去工业时代的产品,那已经到末端了,离今天的智能时代很远了。

如果说过去10年的主题是消费,那么未来10年的主题就是创造

贾伟在火灾中顿悟的,还有数据和智能。如果没有这两个生产力,在如今这个时代做企业,基本就如同一个刀耕火种的农民。智能让创业拥有10倍速度,10分之1倍成本,与之相对的还有10倍速的风险。所以要选择,设计是为自己而活,还是创造出更多的,为客户而生。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高速增长的经济速度,诸多行业面临巨大生存挑战。但这对于贾伟和重生的洛客来说,也不失为一场机遇。

艾诚:2020年的疫情对于经济是一个绝对的暂停键,您所在的设计行业是2B端,当您的2B端也就是有工业产品设计需求的企业主们,遇到经济问题的时候,我相信您应该是春江水暖鸭先知。

贾伟:第一个感觉是,这些企业兜里没钱了。第二个是中小型企业面临倒闭的可能性,所以就不会在研发上继续投入了。第三个就是我们不只做产品,我们还给企业做品牌和营销。实际上在疫情期间企业会再去做品牌吗?这些东西都是一个新的问题。

艾诚:是的,疫情之下无数的企业都陷入了险境。但是我特别喜欢丘吉尔的一句话,就是不要浪费任何一场危机

贾伟:对。其实我们由于在提前一年就开始布局智能设计,就是我今天讲的智能logo的体系,没想到在疫情期间每天的订单量达到了2000多个。以前洛可可一年的订单量是1200个。

艾诚:疫情期间订单数量猛增,在目前我们看到只是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前面的因,你觉得是什么呢?是你提前布局了智能化吗?

贾伟:当疫情出来的时候,人和企业都没那么多钱了,也没那么多耐心去花长时间跟你线下的沟通,企业需要更快的效率,更低的价格,甚至企业需要所见即所得。这些东西,人都做不到。我们提前一年就布局了智能设计,没想到解决了疫情期间的所有问题。它成了30天变3秒、3款方案变1000款、3万块钱变9块9。

贾伟曾说,不能做数字化的企业,注定是时代的遗孤。他曾提出了数字生活的三个层次:数字交往、数字表达、数字消费。因需而生,这是全球消费者行为趋势使然。今天,下沉市场的空间实在太辽阔,大到中国的三四百万小商家都慕名前来这个全球最牛的设计公司寻求服务,设计实现了普惠每个市场,科技让设计更普惠。

贾伟很理想,贾伟很感性,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洛客是有温度的。“我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以被记住的事情,我也不需要被记住。那就珍惜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甚至别太忌讳成败,当我们不计较成败的时候,就无畏了。无畏之后才会真正强大。我在训练一种无畏的逻辑,就是去他妈的”。


2020年,「最具影响力创始人」年度人物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全球影响力创始人(30人)」「最具行业影响力创始人(300人)」两大榜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参加榜单评选,评选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5日,评选结果公布后,获奖创始人将共同相约9月底召开的「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榜单发布会,敬请关注!

「全球创始人大会」组委会联系邮箱:gfs@iask-media.com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