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艾诚对话何小鹏:43岁平民英雄凭什么造车上市?

为什么小鹏汽车才是未来?因为他是一个代表未来的智能移动终端,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预见未来,小鹏正在数字化、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的路上,代表中国创始人向世界做出创新的表率。

2020年的8月27日,我在小鹏汽车总部,位于广州天河区的智能产业园遇到了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本次上市,受到了资本市场的极力关注,我们开始了这场关于未来与梦想的对话。

截止到发稿为止,小鹏汽车IPO定价是15美元,募资总额约15亿美元。

8月27日,小鹏汽车正式以股票代码“XPEV”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小鹏汽车本次美股IPO的定价为15美元/ADS,如果按照15美元的发行价计算,不行使超额配售权的话,小鹏汽车此次IPO的融资额达到15亿美元,发行估值为112亿美元。

2017年8月,何小鹏向阿里文娱CEO俞永福提交了离职信,他感谢了所有人,也祝福了UC,并表示将“颠覆自己,享受出发”。他的下一站,是其2014年与俞永福、YY创始人李学凌和猎豹移动CEO傅盛一起创办的小鹏汽车。

这位性格里充满了近乎“混不吝”一般自信的中年男人,在43岁时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也再一次成为业界的焦点。

艾诚:中国造车新势力是备受质疑的,对吧?因为持续的烧钱,持续的亏钱,为什么在2020年这个时刻,而且中美关系如此微妙的时候,小鹏受到资本青睐的本质原因是什么?

何小鹏:在三个月前,实际上绝大部分人还是不看好这个赛道,最近三个月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逆转,我跟内部的高管都这么说,我说今天我们可以融到更多钱,我们就努力多拿点钱。今天我们的好不代表我们真正好,是因为特斯拉让很多人相信这个赛道是未来,核心是因为特斯拉。

艾诚:(小鹏汽车上市受到了资本的超额认购)你想感谢Elon Musk吗?因为特斯拉股价的一路高升,让大家觉得造车新势力其实是未来。

何小鹏:对,造车新势力这个未来从今年开始被最顶级的投资人在几个月前看到,所以他们开始做工作,做调研,所以三个月后纷纷出手。因为他们出了手,更多人开始关注这个(造车新势力)市场,更多人会去看这个事情。这个竞赛还是刚刚开始,所以(我们小鹏汽车要)多拿钱,多做好研发,多做好品质,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艾问×何小鹏:沉默寡言与疯狂执拗,为什么要连续创业?

艾诚:怎么会突然转道去做汽车?我也不是很明白,2014年,你创立了UC后来卖给了阿里巴巴,那时候,你37岁,是吧?

何小鹏:还没满37,36岁。

艾诚:36岁,再次创业,创建小鹏汽车,何必再创这条创业的第二条曲线呢?

何小鹏:我们每个人不都在折腾吗?60分也是折腾,100分也是折腾,既然都要折腾,你还不如折腾一个200分的,因为100分也很累,那你折腾出更大的,会逼迫你成长得更快,折腾更大的会逼迫我们找到更多好的人,找到更多好的钱,去来帮助我们折腾。

艾诚:如果创建小鹏的第二条曲线,你得先从UC移动互联网的第一条曲线上先跳下来,先跳到这个深渊里面再往上爬,对吧?

何小鹏:从头学(造车)。

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1977年,何小鹏出生于湖北黄石,家境平常,但他满脑子都是赚钱。在大学里,他看起来沉默寡言,但靠着帮同学组装电脑这件小事,就攒下了不小的家当。

何小鹏真正展现出性格里的第二个标签“疯狂执拗”,是1999年,当年,他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导师带着他们去面试。当年正是互联网第一次席卷中国,后世被称为“码农”的计算机人才到哪都是香饽饽。

一路行来,都是国企,同学们纷纷下了车,但何小鹏不为所动,直到车停在私企亚信公司门口时,他睁开眼,义无反顾跳了下来。

亚信科技的创始人叫田朔宁,江湖人称互联网先生,地位尊崇,何小鹏对他充满了敬仰,但他很快就因为工资低出走单干,创立了震惊体鼻祖UC,值得注意的是,从亚信科技里当年出走创业的还有张小龙,他做出了Foxmail,以及之后的微信。

UC引来丁磊的注意,他借给何小鹏一个办公室和80万资金,让他放手去做。机会很快到来,智能手机时代来临时,这款匹配度极高的产品,一下子成了新的流量入口。

2009年,UC第一次得到阿里的投资。之后,阿里多次注资,两次交易后,阿里巴巴获得UC共66%的股份。2014年6月,阿里巴巴花超过40亿美元(290亿元人民币)买下UC,这也是当时互联网圈最大的并购事件。

何小鹏成了阿里的产品总裁,也实现了财务自由。

他一口气给家人买很好的房子,买更多更好的生活用品。他给自己买了一些上了年份的白酒,还买了游艇,并在媒体上发表言论:生活充满了痛苦彷徨,7块钱的快餐只能偷偷吃。

当人们以为何小鹏会就此沉寂时,在阿里巴巴拥有了大办公室的何小鹏却总是脸色凝重。

思前想后,他递交了辞呈,开始往人生下一站进发。

第二次创业之前,雷军曾经问过何小鹏:还能坐经济舱吗?还能住得惯快捷酒店吗?

“咋不能!”这位湖北人的鼻腔里仿佛迸射出火药爆炸的力量,像极了当年那个三过国企而不入,一头扎进亚信的少年。

艾问×何小鹏:虽然造车不那么顺利,但是为什么还比互联网好玩多了?

艾诚:造车让你投入巨大的资源、资金去做自主研发的项目,这个背后的勇气来自哪儿?

何小鹏:中国有很多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的缩写,也称为定点生产,俗称代工)厂商,主要靠的就是资源型。我们做一个车实际上成本不低,起码五到十个亿,基本上投到什么模具费用跟测试费用上去。

除此之外,我相信,我们要投到能够滚动雪球的,能够有积累的事情上,包括了研发、品牌、渠道、口碑,我相信,这个是很有价值的事情,随着规模变大,资本能力变强,我应该可以把它做得很好。

艾诚:为什么从来不做概念车?

何小鹏:因为绝大部分的车企都没有在五到十年内把概念车变成现实,概念就是概念,所以我们更愿意把钱留给做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差不多前面每两年左右才出一款车,后面差不多每一年出一款车,我们就只做少量的爆品,把所有的研发投进去,不会是一年出10款,同时做20款车,这不是我们的一种风格。

艾诚:重研发、高投入、少单品,我相信你的造车创业一定很孤独,是否合作伙伴、团队和投资人会投反对票呢?

何小鹏:是。

这个时代的创业成功者身上,都有着类似的精神特质:比如自信、执拗、完美主义、近乎莽撞、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这并不全是褒义词,只是符合这个时代对英雄的需求。

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何小鹏认定的也是“时势造英雄”。“但这个英雄不一定是我。”刚开始时,何小鹏曾向媒体说,他虽然看好行业,但是并不看好自己。

不过,这表面的谦逊,并不妨碍何小鹏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新的品牌。

小鹏汽车的前身是橙行智动,2014年,由何小鹏、YY创始人李学凌等数十位互联网大佬,以及多家风投机构投资创办。相比别的创业者,何小鹏的优势在于“有钱”,这让小鹏汽车不至于急功近利,但合伙人也担心,何小鹏会失去动力。

何小鹏造车朴实无华,小鹏汽车也没有想着要推出一款绚丽多姿的概念车,他希望他的车实用、安全、智能,在他心目中,小鹏汽车能够做成智能汽车里的凯美瑞——凯美瑞是丰田用35年时间检验的品质车辆。

但是,随着做车深入,何小鹏对产品的理解越来越深,他会不断询问身边朋友的意见,然后用一个产品经理的思维去学习、迭代、超越,也开始追求极限。

作为一个程序员出身的产品经理,何小鹏很希望能够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在中国的互联网跟移动互联网领域,大部分做的东西是改变生产关系,改变生产效率,何小鹏最开心的是创造一些全新的东西,汽车只是他们的第一步,还需要连续唤醒消费者的需求。

遗憾的是,尽管何小鹏充满了热情,但造车这件事,比互联网难得多。

首先,何小鹏要面对内部的压力。制造汽车不比其他产品,门槛十分之高。产品、技术、工厂建设、人员体系建设。造车是一件十分烧钱的事情,把车造好,需要大量的测试,而每次测试,需要成百上千辆真车。

其次,何小鹏最爱的特斯拉正在起诉小鹏汽车员工。特斯拉在诉讼中指责小鹏汽车的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3月22日,小鹏汽车针对上述诉讼做出了回应。小鹏汽车方面表示,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

最后,连“小鹏”这个名字也充满了争议。就算朋友,也觉得何小鹏在命名品牌这件事上过于草率,充满了直男审美的恶趣味,还有人曾经当面质问,“你以为你是谁!”

按下葫芦浮起瓢,何小鹏曾被认为是互联网行业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但在汽车业,他显然还是个青瓜蛋子。

但这又什么关系呢?“造车不那么顺利,这比互联网好玩多了”。

艾问×何小鹏:产品经理出身,凭什么在资本市场里如鱼得水?

艾诚:2014年到2020年,艾问仔细梳理了小鹏背后所有股东和投资人,累计融资已经超过200亿。我也直问了晨兴资本的创始人刘芹,他的持续投资,到底是看好小鹏这个创始人的竞争力,还是真的相信小鹏汽车的产品创新力?我不知道你有的时候会不会(想):大家是冲着什么在给我钱?

何小鹏:一般是都看。比如我,累计差不多投了接近四个亿美元,如果创始人有钱,你应该自己多投点钱。第二个,创始人你真的要做出数据,做出业绩。我相信他们既看人,也看业绩,也看这样一个趋势,我觉得都要看。

艾诚: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觉得世界这么大,这事儿我不做自然有人做。还有一种人,世界这么大,这事儿我不做谁做?你是第二种是吧?

何小鹏:是的,绝大部分人都会有一个这样的(想法),就是当某一个事情做成的时候,你会说好多年前我也曾经想过,实际上这个我相信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但是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说我想过的东西,在我选择跟思考之后,我会静下去做,即使做败了,即使做错了也没有关系。我觉得如果中国更多的人愿意这样的探索,中国会精彩很多。

对于造车这件事,资本从一开始的充满热情,到后来变得踟蹰不前,就算都知道这件事能成,但造车新势力有200家呢,谁知道哪一家能成?

2019年,新能源汽车行业陷入寒冬,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公司无以为继。而小鹏汽车却把当年目标定在了融资到达300亿元,筹划上市。毕竟,这条路一旦开始,就不能回头。

2019年,何小鹏的境遇,相比于同样是搞新能源汽车的李斌,已经好太多了。

从2019年6月开始,蔚来旗下第二款车型蔚来ES6 销量卖出434辆,当月是蔚来销量年内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另一边,小鹏汽车2019年9月交付量为1487辆,环比实现大幅增长,且在2019年1到9月累计销量达到12829辆,位于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

市面上还有特斯拉。

2014年,特斯拉带着巨大的名誉进入中国市场。关于马斯克的创业故事和个人传记早已广为流传,在国内的极客圈内,马斯克的形象几乎被神化。

马斯克试图直接复制特斯拉已有的产品定位和公关策略,并认为在中国市场可以获得美国式的成功。

三四年前在美国电子消费展CES大会上,我有幸采访过还是刚刚开始创业造车的何小鹏,我问何小鹏:“预见未来,你觉得你和马斯克的差距有多大?”何小鹏的回答是我想超越马斯克。2020年上市当天,何小鹏主动说出“我想收回当时”的这样一个评论,现在只想成为一个平民英雄,并不想超越谁。何小鹏曾说想超越马斯克,但现在他又说,只想成为一个平民英雄,并不想超越谁。

“特斯拉让很多人相信新能源汽车赛道是未来,随着特斯拉股价给予投资者信心,顶级的投资人才开始注意到小鹏汽车。从这个角度上看,特斯拉是先行者。”说这句话时,何小鹏的语气里充满了平和,他已经适应了角色的转变,从一个锋芒毕露的产品经理,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创始人。

只有创始人才能带领企业大步向前。也只有创始人才能与资本亲密合作。在小鹏汽车上市前夕,看看它背后资本的底气和眼光,就能看到它的未来。

在小鹏汽车外部投资方中,阿里巴巴将继续拥有12.7%的股份以及14.9%的投票权,为最大机构投资方;IDG资本、晨兴资本、GGV纪源资本、春华资本将分别持有5.5%、3.7%、3.3%和2.8%的股份,募资规模将创造车新势力新纪录。

截至2020年6月30日,小鹏汽车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61亿元;紧接着在8月,小鹏汽车完成了自己的C+轮融资,融资规模达9亿美元,即小鹏汽车在IPO前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就超过70亿元人民币。

要上市,不光只要好产品而已。

尽管汽油汽车占据了中国最大的市场份额,新能源汽车只占了百分之四的市场,但中国作为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何小鹏认为未来5年内,一定要把蛋糕做大,并且不介意与理想和蔚来合作,而现在,小鹏汽车已经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

“从来没有英雄从天而降,有的只是平民挺身而出。”在接受采访时,已经比之前平和许多的企业家何小鹏,偶尔还是锋芒乍现。

43的他仍然坚信自我、步履坚定,但在岁月的背后,他也学着与世界和解,更游刃有余。早已实现财务自由的他,无需梦想成为任何别人,他叫何小鹏,一个被时代拣选的平民英雄。

艾问×何小鹏:预见未来,你相信什么?

艾诚:预见未来,你觉得未来十年的小鹏汽车,它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它会怎么样?

何小鹏:说实话,我没想过十年这样的一个明确的时间点。我期待那个时候的它是一个有全球品牌的公司,它有了更卓越的产品,甚至这些产品是颠覆性的。我希望它能够到那一天仍然重视品质,重视节约,重视口碑,我希望它是一个超级科技公司。

艾诚:那预见未来十年后的何小鹏呢?这段精彩里面一定有你吗?

何小鹏:我期待有我,我会变老了,但希望那时候更开心。

艾诚:更开心?

何小鹏:制造行业很难让人开心,你会每天面对很多这种挑战和问题,它有各种鲁棒性、一致性,工艺工程的问题,而互联网没有这些问题。所以,当你做得越多,你会有可能越不开心,所以这是一个很难解的问题。

艾诚:那我面前的何小鹏开心吗?今天开心吗

何小鹏:还好,我觉得在焦虑与开心之间,在憧憬与实干之间,实际上我希望我会更开心。

艾诚:也祝福你更开心。我刚写下我未来50年的计划:50年里一年访问50个时代创始人,这些人一定要是时代人物,比如像乔布斯、爱迪生,如果他已经过世了,我也要把他挖出来,如果今年凑不了50个人,我要把那个时代人物给挖出来,我做个纪录片,我也要跟他时空对话。我觉得如果能把一件事情击穿,也许走的那一天也挺荣耀的,是吧?挺荣耀的。

艾诚x何小鹏:快问快答

Q1: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

何小鹏:我不知道,因为很多。比如晕倒了,没有行动能力,只有思维能力的时候,这就是恐惧。

Q2:你对现在的自己满意吗?

何小鹏:不满意,因为自己还有很多地方没做好,但是短时间内没法解决。

Q3: 你最欣赏自己身上哪个品质?

何小鹏:健忘,我比较粗线条。

艾诚:这也是一种自我疗愈,能够实时地清空,其实创始人是很孤独的。

Q4: 你最不满意自己的一个品质或性格是什么?

何小鹏:没有什么特别不满意的,我觉得我有很多特点,但是特点不代表是不满意。

Q5: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板?是天使、魔鬼、大哥,还是那个特别吝啬苛责的人?

何小鹏:排除法,我首先不是吝啬的人。第二,我应该不算魔鬼。第三,我没有颜值,所以不是天使。算是一个还不错的人。

Q6:“没有什么英雄从天而降,有的是平民挺身而出”, 那你是平民还是英雄?

何小鹏:我家里人是平民,我自己当然也是平民。所以我认为每一个人,最好能够把自己的的特点抓住。比如说我不聪明,但我能找到更多聪明的人,然后一起在一个好的节奏里面把事情做好,这个可能就是我的能力,但是这个能力在最开始我自己也不知道。这就是说我们每一个人要找到自己的点,就是折腾出自己的特点,然后不断地把它从小变大。

艾诚:对,那个特点我会把它解释为使命,从小我到使命。

Q7:如果给你一个可以重新来过的特异功能,你希望重现哪个场景?

何小鹏:如果只有一个,那就不要给我这个能力,我有太多想重现的。

Q8: 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离开这个世界,你想要怎么被记住?

何小鹏:我不需要被记住,这个地球上已经迭代了很多代人,绝大部分人都不被记住。所以我觉得人要为自我而活。

我是何小鹏,小鹏汽车创始人,我相信美好的事情就从你自己开始。

2020年,「最具影响力创始人」年度人物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全球影响力创始人(30人)」「最具行业影响力创始人(300人)」两大榜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参加榜单评选,评选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5日,评选结果公布后,获奖创始人将共同相约9月底召开的「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榜单发布会,敬请关注!

「全球创始人大会」组委会联系邮箱:gfs@iask-media.com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