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波博士:做最好的公益经理人,助力企业家行善 | 艾问公益人物

陆波,中国公益慈善国际化的先行者。

他精通中文、英文和阿拉伯文,做事专业严谨,本可以成为一名外交官,却在公益的道路上执着前行。

“公益是我人生的最好选择”,在访谈中,陆波笃定而又诚恳地讲到。

陆波的职业生涯,大抵分为三个阶段:

1992年大学刚毕业的时候,陆波随着时代大潮去做了外贸,在中国仪器进出口总公司做了五年的机电产品出口。

1997年,陆波开始接触到非营利组织,此后,他在香港贸易发展局、博鳌亚洲论坛、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等国际性的非营利组织累计工作了十余年,在非营利组织管理及国际事务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这段经历让陆波知道,世界上除了政府、企业,还有第三种部门,这对他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机缘巧合之下,2007年,陆波结识了常年热衷公益的著名企业家冯仑。随后,二人一起创办了新加坡世界未来基金会,开启了公益之旅。

十二年来,陆波携手多位企业家,先后在国内外三个城市创建了三家公益基金会:

2008-2016 年,他在新加坡参与创建世界未来基金会,并担任秘书长,该基金会致力于推动环境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研究。

2016-2018 年,他参与创建深圳市中科创公益基金会并担任秘书长,基金会旨在以

中国力量推动全球的科技进步和青年发展。

(乡村发展基金会举办明日地平线大讲堂,2020年1月,深圳)

2018年6月,陆波参与创建西安市乡村发展公益慈善基金会(简称“乡村发展基金会”),并担任理事兼秘书长至今,该基金会致力于缓解乡村发展中的人才匮乏问题。

担任世界未来基金会秘书长期间,陆波同时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成为了中国第一批非营利组织管理专业的博士。他曾出版中文著作《善行天下:一个公益经理人的跨国札记》、英文著作《全球劝募》,发表论文二百余篇,涉及公益发展、财富向善、会展管理、教育国际化等领域。

陆波博士的目光所及,总是与公益慈善密切相连。

(陆波博士的著作《善行天下》,2016年,中国社会出版社)

艾诚:在《善行天下》这本书里,您提出了一个问题,就是作为一个人,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参与到这个社会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中?

陆波: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其实没有一个标准答案,所谓哪个方式是最好的。一定要找到你最擅长的、也最能发挥你作用和价值的方式来参与社会变革,或者来保护环境。就我个人而言,创立非营利组织、运营公益基金会恰恰就是我擅长的、也是对社会改变有很大促进作用的方式。公益很重要,也无时无处不在,但其实并不需要全社会的每个人都来做公益,那也是不可能的。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大家对公益行业有一种理解,有一种尊重,然后有一种参与的意愿。

从数据来看,中国在慈善规模上与国际水准差异悬殊。但庆幸的是,社会各界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们、甚至企业家二代纷纷投身公益。

艾诚:在您的职业生涯里面,接触到哪些企业家,可以称得上做公益慈善的榜样?

陆波:我接触的企业家太多了,让我感动的人也很多。我很欣赏冯仑先生,不光是因为他是我做公益慈善的引路人,更多是他对于公益慈善的前瞻性、预见性,他胸怀天下、敢闯敢试的精神让我很钦佩。

艾诚:他用什么样的方式做公益?

陆波:拿世界未来基金会为例,我是在2008年跟冯仑先生一起来创建这个基金会。他很有前瞻性,他去新加坡注册公益基金会的时候,新加坡的百姓、媒体,根本不相信我们真的是来做公益的。

新加坡媒体打出来的标题是:“中国地产巨头来到了新加坡”。有些当地人质疑:我知道你们捐了一些钱,你们来做公益,但你们一定是为了拿地开发的。当时我们不做辩解,因为说了,人家也不信。

现在12年过去了,我们创建的世界未来基金会还在,虽然能量不是那么大,声音不是那么响,但是我们一直在默默地耕耘,一直在踏踏实实地做公益。

艾诚:行胜于言。

陆波:对,而且他树立了一个标杆–世界未来基金是中国第一家在海外注册的公益基金会,我觉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情。

(世界未来基金会博士论文奖2015颁奖典礼,新加坡。后排左三冯仑,右三陆波。)

艾诚:除了冯仑先生之外,在艾问人物的嘉宾中,还有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先生,他的状态有点千金散尽做公益的意思。据公开数据,他累计捐款已经接近120亿元。他坚定地认为,做慈善能让自己快乐。

陆波:是的,我没有见过曹德旺先生本人,但是我对他的事迹比较了解,特别是在公益方面我很关注他。我想说的是,冯仑先生也好,曹德旺先生也好,王石先生也好,他们都是性格迥异的中国企业家。他们都不约而同地从商界抽身出来,分出很大的时间、精力和财富来做公益。这是非常令人敬佩的。

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不仅是稀缺资源,而且他们对中国社会的这种创造、改变、提升,发挥了普通人想象不到的作用。特别是在社会治理、在公益慈善领域做了很多事情,难能可贵。

我希望公众对企业家的善行善举一定要尊重、珍惜,可以评论,可以讨论,但是不要去诽谤,不要去诋毁,真的不要这样,因为他们很不容易。

过去十几年,我一直在运用我的专业能力、行业经验,帮助这些企业家有效地开展公益慈善,把好事做好。今后,我还希望这么做。

艾诚:慈二代,比如说新希望集团的创始人刘永好之女刘畅也在这其中建言献策献力等等。你有一篇文章专门研究慈二代响应社会对年轻企业家们承担社会责任的号召。

陆波:是的,我特别看好慈二代的成长,以及慈二代对中国公益慈善,乃至对中国社会进步的这样的一个推动作用。他们对财富的认知、对公益的理解,都与上一代有很大不同。

艾诚:中国有哪些著名的慈二代?

陆波:可是不少,刘永好之女刘畅,还有牛根生家族的牛犇,曹德旺之子曹辉、碧桂园的杨惠妍。他们形成了一股新的势力。

乡村发展公益慈善基金会就是由王石、冯仑、海闻等 100 位中国企业家和社会知名人士联合创始成立的。

在我们这个乡村发展基金会的这100人里边,我梳理了一下,目前已经有十几位是慈二代。

而在国内企业家抱团做公益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2019年9月,乡村发展基金会多位联合创始人在延安大学)

艾诚:公益事业在中国的发展,处在冰火两重天的状态。创一代们,包括像您这样的有国际视野的职业经理人,都在积极地探索在中国如何做公益。但同时,公众对公益人有很多怀疑和误解,也有层出不穷的逼捐事件。为什么会这样呢?

陆波:背后的原因很复杂。先从数据上来说,美国的公益慈善的捐赠额,其中个人捐赠是占到70%多,企业是小头。那么我们中国是反过来,企业是70%多,这企业里边又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个人占的比例很小。那这个当然跟我们个人的财富的积累是有关系的。

现在中国公益舞台上的主力军,是民营企业家。公众之所以会逼捐,很大程度上与过去几十年收入分配不均,跟社会结构有关系,部分人有一种仇富的心态。

作为一个公益人,不能去抱怨,也不能逃避。只有用我们的力量、用正能量去改变这种现状。例如,我们邀请了世界顶级审计公司普华永道来做审计。为什么?因为我们要保证程序的正义、过程的公平、信息的透明。做公益,信任是最难的,也是需要花费时间的。我们只有从每一笔预算,从每一个项目开始,慢慢构建公众的信任。

(2019年5月,陆波在陕西省甘泉县南沟门村扶贫基地,左为王石)

艾诚:根据我国政府的目标,2020年将消除绝对意义上的贫困。乡村发展是否是咱们基金会正在发力的一个重点?

陆波:对,乡村发展,扶贫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但是我们的乡村发展基金会,我觉得不仅仅是着眼于直接的扶贫,更多的是以研究和教育的方式,来缓解乡村发展过程中的人才短缺问题。

人才问题如果不解决,今天的脱贫也可能会引来明天的返贫,对吧?它会有反弹的,它没有一个根本性的解决。一个是培养人才,一个是留住人才,才能从根本上去解决乡村的问题,这个是我们致力要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艾诚:您眼中财富的价值是什么?

陆波:我觉得是改变社会、改变世界,至少是改变你周边的人、你目光所及的人的生活的境遇,我觉得这才有价值。

艾诚:财富本身它只是一个物物交换发展出来的一个介质而已。如果我们能用财富转化成影响力,转化成价值的话,这才是它该被用的地方。

陆波:是的,你到底影响了多少人,帮助了多少人,改变了多少人?要用你的力量,用财富的力量来改变。

艾诚:预见未来,十年之后,您希望您作为一名公益人,和您所正在筹备发展的这个公益组织,是什么样?

陆波:我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的公益慈善行业将在推动社会进步,特别是在乡村振兴方面,涌现出一大批最佳实践案例,其中的经典案例会被国际知名大学写进教材。

我希望,我既能操盘活生生的公益项目,也能把经典案例搬进大学课堂,这两件事都有我的参与和贡献,以此去影响更多的人。这对我个人来说就很有意义和价值。

作为学者型的公益经理人,陆波博士代表着中国公益慈善升级的中坚力量。有了这些公益人物的专业、无私和坚守,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国际化指日可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