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投300家企业,单一投资回报1500倍,他的秘诀是看多中国?| 艾问顶级人物

2019 年,是资本的冬天,也将是冒险者的狂欢。

吴世春就是冒险者之一。

2018年“资管新规”一出,市场上能够出资的LP整体数量减少,到了2019年,VC市场“募资难”趋势延续,创投行业异常冷清。

投中数据显示,上半年VC/PE募资同比腰斩,机构募集完成基金共271支,同比下降 51.69%,募集总规模544.38亿美元,同比下降30.17%。曾有VC大佬感慨,现在是入行近20年来的至暗时刻。

在凛冬中,吴世春依旧保持火热。

2019年上半年,梅花创投在投资方面仍保持着与前两年几乎相同的节奏,前6个月已投了近30个项目。艾问(iask-media.com)注意到,2019年第一季度,吴世春已完成第五期天使基金的募集,总规模5.325亿人民币。

五年前,梅花创投还鲜有人知。

但被称为“新狼”的吴世春,用了不过5年时间,就已投出趣店、小牛电动、唱吧等300多家企业,项目总市值超过1000亿元,大掌门和趣店更让吴世春收获了1000倍以上的回报。

“快狠准”。吴世春做投资自有一套逻辑,在他看来,机会就像面对半瓶水,有人看到的是半满,有人看到的是半空。别人看见寒冬,梅花却看到了未来。做早期投资,梅花是在投三年、五年后的独角兽。

不论是BAT,还是TMD,这些伟大的企业,其实都诞生于资本寒冬之中。

艾问独家专访梅花创投创始人吴世春,听他讲“怎么做投资”。

投资是二·九十八原则?

吴世春自称草根连续创业者,在与艾问的对话中,他提到:自2002年至今,先后创立了商之讯、酷讯等企业,历经5次创业。

艾诚:为何没有纵情向前再创办一个企业?是什么让你转型成为投资人?

吴世春:国家从2015年开始提倡双创,但是我2014年就预感到,中国需要一批新的创投机构,去为蓬勃发展的新兴企业、创业者服务。而人民币基金也会兴起,会和美元基金一样,为创业者提供融资服务。于是我和投资人、合伙人商量,将食神摇摇卖给了美丽说,创立了梅花创投。

艾诚:做早期投资难在哪里?

吴世春:第一,回报周期长;第二,死亡概率很高。早期投资的回报不是二八原则,它是二·九十八原则,2%的头部早期投资人,赚走了几乎全部的回报,剩下的大部分早期投资人赚不到钱。超级明星项目能让投资人赚到超额回报,却寥寥无几。如果你的一个基金投不到超级明星项目,那就是一个非常平庸的基金,甚至是亏损的基金。

艾诚:是什么让你选了早期投资这个赛道?

吴世春:我之前的几次创业都没有大成,心中还是有点缺憾。如果我自己创办一家早期投资机构,并能够帮助很多创业者,这将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机会。我对自己的定位是——做创业者背后的超级天使,想像一下,十年后我站在100位已经成功的创业者背后,我是他们的推手,助他们一路走到辉煌,我自己也会满怀荣耀、充满成就感。

艾诚:是什么让你坚定地相信,早期投资是适合你去做的?

吴世春:第一是乐观。我多年的创业经验,让我充分相信做早期投资的价值。第二,我对投资的认知。我出手投的第一个项目,大掌门就给我带来了1500倍的回报,这给我了非常大的鼓励,让我对做早期投资更加坚定。而后,我又做了像趣店、小牛电动等一些明星案例,这些都让我更有信心。第三,同理心。梅花创投的口号是“做最懂创业者的早期投资机构”。我有5次创业经历,创业者在每个阶段最需要什么,我再了解不过。现在我每年差不多要见1500个创业者,我有很强的同理心,能完全站在创业者的角度思考问题。

艾诚:你觉得创始人们碎片化的需求有共性吗?

吴世春:有,提升认知。创业者可能曾经只是一个工程师,是一个产品经理,他需要找到更强的人,看到更大的世界。所以帮助创业者提升认知层次,这是非常迫切的。其他的例如融资、招人、方向把握,不同的创业者会有不同的需求,但提升认知是普遍的需求。

小镇青年”驱动中国经济?

投资就是投人,吴世春看人自有一套方法论。他认为,新经济的核心是人,是优秀的企业家,一个企业只能在企业家的思维空间里成长,创始人的学习、认知能力是团队的天花板。商业模式、经济模型、用户数据等是可以被计算的,唯一不可以计算的是创始人的成长潜力,一个顶级的创始人,爆发出来的潜力非常难估量。

吴世春曾在公开场合提出一个公式:一流的团队+三流的方向=二流以上的项目;三流的团队+一流的方向=四流的结果。一个企业的价值,90%在团队身上。一个团队的价值80%是在创始人身上。

吴世春提到,梅花创投投资的创始人普遍具有三个特质:贫穷(poor)、聪明(smart)、欲望(desire)。

艾诚:你为什么相信具备这三大特质的创业者会取得巨大成就?

吴世春:这种PSD,可能比PHD更适合创业。聪明当然是创业的一个前提,而贫穷会让一个年轻人有强烈的欲望,去改变自己的人生。国内创业成功的PSD类年轻人,至少有70%以上,不论是马云、刘强东,还是王兴都是。PSD青年,他们进入大公司,做到中层,不那么草根了,但身上那股改变命运的强烈欲望和动力仍然存在,而那种家世很好,背景闪闪发光的人,我们反而会谨慎投。这样的人选择太多了,这件事干不成,他也有另一个回报丰厚的地方可以去,很难有破釜沉舟的气势。PSD类的小镇青年,是最有价值的创业者,他们甚至是中国现在蓬勃向上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大掌门叶凯、趣店罗敏、赤子城刘春河都是给吴世春带来高倍回报的“小镇青年”。有段插曲是,在一段项目发展的困难时期,吴世春曾两次借款给叶凯。

艾诚:你自己也是贫穷、聪明和有欲望的代表吗?

吴世春:是。如果不考上大学,我就是家乡的一个放牛娃。我从七线的小县城来到北京,踏入到创投圈这个领域,一路上升,但我永不对现状满足,不断的创业,不断的自我更新。贫穷、聪明,有欲望,是我身上很显著的标签。

艾诚:“如果投资只是给钱,一定是我的耻辱”,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吴世春:对梅花创投来说,我们是给创始人开第一张支票。如果只是给他钱,而不能够帮助他,不仅投资很容易打水漂,他的创业也很难成功。所以我们不仅要投钱,最重要的是给他资源,给他帮助,梅花创投一向以能够帮到创业者为荣。

艾诚:商业模式、技术、环境,一直在变,你怎么成为真正助力创业者的超级天使?

吴世春: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为创业者赋能。过往的案例代表着过去的成绩和运气,靠过去混日子肯定会有露馅的时候。一个投资人必须不断产出新的作品,才能让创业者觉得这个超级天使投资人有价值。一个无法自我迭代、提升思维认知、与时俱进的投资人势必会被社会淘汰。

艾诚:现在大家都在提寒冬,你觉得这个冬天会持续多久?

吴世春:对于寒冬,不能人云亦云,随波逐流。我们坚定地Long China(看多中国),相信中国国运隆隆,在未来十年持续变好。 虽然现在各种因素导致经济看起来点冷,但是对于新经济,对于创新创业,我们是坚定看多的。我相信十年后中国的经济还能够再翻一番,从现在的13万亿美元到30万亿美元,会有超15万亿美元的增量,这个巨大的增量里面,一定涌现出巨大的投资机会。

艾诚: 预见未来,十年后的梅花创投和吴世春会是什么样?

吴世春:我今年43岁。做早期投资,我还可以干20年,干30年。只要保持心态年轻,相信我60岁的时候,依然能够跟创业者打成一片,接受新生事物,依然能够去理解他们的困难、欲望和诉求。当然,可能管理的钱会比现在更多,投的企业成功率会比现在更高。我相信十年后梅花也好,我本人也好,仍会保持绽放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