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李静:如果你再做一次电商,还有戏吗?| 艾问顶级人物

这位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手风琴专业的毕业生,却在主持人的道路上一路高歌,由张家口电视台昂首挺进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还被评为“中国最佳谈话节目主持人”。

2008年,她创办了当时中国排名第二的美妆电商平台乐蜂网,这是中国第一个拥有专家明星进驻、千余家全球品牌授权的专业美妆购物网站。

更让人惊羡的,是她将乐蜂网以1.125亿美元卖给唯品会,拂袖而去,转身做了投资人。

人们惊讶她的材优干济,也惊叹于她的果敢决绝。她可以丝毫不顾昔日荣光,“无知无畏”丢掉金饭碗,从央视辞职,白手起家创办东方风行;拿到沈南鹏的投资,再华丽地从乐蜂网退出。她至今还兼任着主持人、制片人和CEO三重身份。

她,是李静。

每个人都是一个传记

唐骏说:“我的成功可以复制”。

“那是因为世间万事万物的运转,大到宇宙,小至一花一果,其实都遵循若干非常简明的规则。只要掌握这些规则,就可以不断加以复制,就像我们儿时玩过的万花筒,创造出缤纷多彩的人生。”

成功不是偶然的,每一份成功都必有相似的规则,正所谓“千篇一律”,那么反过来也成立,每一个案例都有有价值的规律供人吸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真正难得的,是能发现这些光亮的眼睛。

李静2

艾诚:大家熟悉你还是主持人、传媒人。你觉得什么样的访谈内容是好的?

李静:这事有的时候挺有意思的,大家到底要什么?大家要的可能不是你去教育他,真的给他什么,而是跟他沟通。

艾诚:我每次对话投资人和创业者,我不停地扪心自问,听的人到底要什么?我们想无限地去接近他们,你有什么样的一些感触?

李静:最重要的是我要给大家什么,我觉得是一种见识。比如说当我遇到难题,遇到瓶颈,我想做一些新的事,我从哪思考。我总结出来一个方法论,所谓叫“土鳖方法论”,就到底怎么打不死,然后怎么去活下来,后来越做越觉得:“真相是什么”?

有的人跟你讲很多的鸡汤,然后把你弄的,你仰望他,却不知道怎么迈开第一步。我希望所有人跟我是平视的,甚至可以俯视我,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往前走。

艾诚:从主持人到东方风行的创办,到做乐蜂网这样的电商,再到跟资本的结合,现在还有投资人的身份,这一路走来,你的知识体系如何构建?

李静:其实我的知识源于人。他们经常说你做了这么多知识,你对这个领域研究从哪来?我说“偷”。我的一个朋友说:“你特别喜欢在你不懂的领域去不断地问别人和吸取,但是你拿到了别人的东西,你会思考转化成自己的。”所以我觉得,这本身就是对我来讲就是种不断的成长,比如说,我就会交这个圈子的朋友,请他们喝咖啡,关注他们的一切,然后不断地从他们身上去学习。

艾诚: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本身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传记。

李静:对。跟各个行业的人去交流的时候,慢慢你就掌握了一种方法,然后去学习他们的东西。

作为主持界的“扛把子”,又身兼“商界木兰”,她却不骄不躁。在艾问对话李静的过程中,她始终将“学习”挂在嘴边,“学习”二字贯彻了她的人生指南。在取得大大小小成就后的今天,她的讲话中也没有丝毫“说教”的口吻,从不断言自己的想法就肯定是对的,也不会轻视每一个人存在的闪光的价值。

“孕妇效应“害人害己

2006年,东方风行集团出品的中国第一档全演播室制作的大型时尚美妆节目《美丽俏佳人》开播,随着该节目的火爆而赚取来超高流量,主持人李静也成为了该节目最醒目的“标志符号”,她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赶在最红火的时间点,2008年,作为当时那个风口美妆产品的“最佳代言人”,李静创办了以提供“亿万中国女性优质生活的首选入口”为目标的乐蜂网。

又在随着《美丽俏佳人》与自己的名气愈加低靡的2014年,毅然决然将自己辛苦打拼下来的乐蜂卖掉,在资本的舞台上实现了一场华丽而完美的“退场”。

李静是一个典型的“机会主义教徒”,这绝非贬义词。

艾诚:看你的创业历程上,在资本圈,最为津津乐道的是你把乐蜂网卖给了唯品会,这是一场非常成功的资本退出。那遇到新的行业,新的风口,知识付费的赛道,你会有什么样的建议。

李静:我谈不上建议,但是我刚才讲到的,我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方法论,我觉得你到底选择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人,都有机会,也都有运气。

你是否选择去做一个机会主义者,这个机会主义不是贬义词,比如说我寻找机会,我去做一个平台,但你要想自己是不是那块料,有没有你懂的那部分。另外一个,就是你是不是还要做匠人,内容的匠人。我选择的是后者,因为做内容这件事,首先它对我来讲是愉悦的、擅长的。

李静3

知识付费如果是一个大的机会点,我又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我根本不应该考虑会不会赚钱,因为它很有可能能够让我去得到一种新的发展。

艾诚:面对转型,很多或者是曾经从媒体领域转型的朋友都会面对一个问题,又要做匠人,又要做平台,又要跟资本去对接,想着生意怎么做。这么多复杂矛盾的决策,你都经历过,你怎么处理?

李静:大家听到的比如说罗振宇,樊登,又是媒体人又做了平台,凯叔又跟资本对接,又融资,但是你再使劲说一说,有没有能超过10个名字?

我们经常会有一种叫孕妇效应,当你怀孕的时候,你看到所有人都在怀孕,当你看到这几个人成功,你以为所谓媒体人转型就应该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害人害己,因为后面是千军万马。就像横店那么多小演员,说谁谁能赚多少钱?

大家不一定都要去做罗振宇,做樊登,做凯叔,他们是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基础上才这样。我觉得,一定要去想自己最擅长什么,一点一点做起。

如果分享我的话,那我就一句话就说清楚了。如果我说我今年再做一个电商,我周围的朋友都会笑死我。李静还可以再做电商成功吗?当时做乐蜂,把它做到中国美妆第二,就我们一帮人,从招兵买马,是因为天时地利,再加上之前《美丽俏佳人》是最火的时候,而且用了之前的人脉。今年我再做,一点戏都没有。

所以我觉得,大家是不是能够很清醒地想想,有多少人在做,干嘛都要成为他们,有没有资本成为他们,干嘛去坑自己,或者为难自己,我觉得没必要。量力而行。

我每天和那英、蒋雯丽、宋丹丹PK学习

孔子说:“学而不厌”。实际上大多数人类的一生都是一个不断学习新事物的过程,这才造就了我们日新月异的进步着的社会。反过来也是成立的:我们的社会在不停地更新换代,这样的发展节奏鞭策着人们不断学习,满足于熟悉领域并止步不前的人则会被淘汰。

2016年5月15日,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上线。随后,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全力打造“得到APP”,喜马拉雅FM创办知识付费节“123知识狂欢节”,知乎上线知乎live等等;2017年3月7日,豆瓣网推出了首款付费产品——“豆瓣时间”;随后腾讯CEO马化腾表示,微信公众号正加快上线付费订阅。

在注意力和优质内容越来越成为稀缺品的今天,线上的“知识付费”平台站在风口,已经准备好拎着知识迎风而起。

而“知识付费”的风生水起恰恰说明了学习知识的重要性。

举例来说,自1991年我国第一批9所高校设立MBA教育后,发展至今,中国MBA培养院校已经发展至230余所。从这一很小的方面点可以折射反映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进一步学习,或者是不断地去学习。

有人说:“你需要隐藏所有的辛苦,才能让你今天的成就看起来毫不费力”。但是,世界上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上天眷顾的幸运者,也不会存在不去学习就天赋异禀的人拥有做一切事业的知识与能力,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成就背后,都是主人公不断学习的种子。

艾诚:人贵有自知之明,当你对自我认知清楚,对这个趋势很明白的时候,你才能找到一席之地。但是我发现,你最近的身份有一个巨大的转型,比如说今天登台,说你不是是传媒人,是投资人了。为什么会认定自己是投资人?

李静4

李静:就像我从事每个行业一样,一边做负责人,一边在学习,可能在知识体系上,我是第一阶段,但是我喜欢。我是觉得,如果让我存在,让我快乐,不是吃好的喝好的,是有难题,甚至是翻过那座山可能掉进海里,我喜欢冒险,喜欢有命悬一线的感觉,有种赌徒精神。现在随着年纪增长也不能赌了,但是学习总是要学的。

比如说我有三个闺蜜,那英、蒋雯丽、宋丹丹,她们之所以成为那么优秀的人,真的是自我驱动。雯丽学油画已经画得非常好了,然后现在就国学。丹丹是学钢琴,从一点都不会,现在弹得非常好,我们每天都在PK学习,然后老那(那英)是普拉提、英语,然后练对话。

我们再看知识付费领域,重要的是大家这种学习的欲望。学习是反人性的,但是我们要让所有人觉得学习不是反人性的,以前我不学很多东西就是我讨厌考试,我为什么要去学习,我好不容易都毕业了。现在我觉得,真正知识付费是要把所有人的那种“我要变得更好”这个潜意识调动出来,而不是让大家觉得在做一件反人性的事,那就太累了。

有的人不喜欢冒险,更愿意停留在舒适圈感受啊安全感,这种做法在规避一切“无趣”与风险的同时,也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全部机遇,因为幸运更不可能眷顾浅尝辄止或者是蹉跎岁月的人。

但学习的确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将学习视为兴致盎然的乐趣,尤其是当涉足全新的陌生领域之时。

就像李静所说,重要的是如何去“调动学习的欲望”。将“为了学习”作为一种“精神压”而去学习固然没有积极性,甚至还会出现强烈的反作用,那么,如果是为了走向更美好的将来呢?

抓住机会,“我要变得更好”可以成为驱动力,去冒险去学习,然后拥抱“明天”的幸运。

最后,送上艾诚老师的一句话与大家共勉:越学习越幸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