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曹玉敏:创业妈妈如何成为互联网影像女王?

她温柔,因为腹中胎儿的一张照片而走上摄影之路;她果敢,辞掉世界500强企业的高管职务,连续三次创业;她幽默,“我叫大米,就是每天大家都在吃的大米”;她勇猛,“我的项目叫VPhoto,我要做全球最大的即时影像共享平台。”

有人把曹玉敏说成是独一无二的女性创业者,她否认,“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特的。”

但在创业死亡率极高的摄影行业,她创立的VPhoto始终稳居即时影像行业第一;八千万张图片,斩获全球最佳创新机构媒体奖;资本寒冬降临,业务上线不到一年时间,相继获得峰瑞资本、青松基金、东方富海、天和文化产业基金和磐石资本投资,融资近亿。

也有人把曹玉敏形容成摄影行业中的颠覆者,她否认,“自己能力有限,只能给它提速”。

传统摄影行业传输效率很低,客户从拍片到选片需要等待几天。VPhoto的摄影师从按下快门的一刻起,照片到达云端只需10秒,云端修片师在家就可完成人工调图,耗时3~5分钟。通过直播相册链接,用户可根据需求,实现即时传播。曹玉敏把传统摄影传输速度至少提升300倍。

拒绝被定义的曹玉敏,却在不断改变着影像的定义。以往,我们选择用影像记录着过去,她却认为,影像不止是过去,还是活在当下,更是路过未来。

曹玉敏

分割线

艾诚:为什么要做一个摄影的平台?

曹玉敏:首先我是一位妈妈。以前我是连婚纱照都不拍的女人,后来因为孩子的一张照片改变了我的人生。从开始不想要孩子,觉得他影响了我职业晋升,到后来一张照片我留下这个孩子,我重新思考人生,觉得错过的遗憾不能再错过。母爱是初心,由此我进入影像行业。

进入之后,本来只想做小生意,没想做太大,只想开一家小工作室,但可能我是做财务出身的,自然而然地运转这个小business(生意)的时候,它就会自己传播,成长得非常快,从一家变两家、三家,在影像行业里摸爬滚打六年,最后发现它有太多的痛点是我无法忍受的,所以我们就想着去改变。

艾诚:摄影创业不计其数,但在蜂拥而至地“生”之后,大部分都蜂拥而至地“死”掉。我们意外发现一位做财务的女性创业者领导的VPhoto摄影团队竟然活着,而且还活得还很好,为何?
曹玉敏:不论做什么事情,我如果认定自己喜欢这个行业,又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我是对的人去做这个行业,其实不太去想这个行业种其他人是活着还是死着,我觉得我能做好,我就去做。

艾诚:我听说VPhoto、大米女士正在摄影行业里面掀起一轮革命?

曹玉敏:不能叫革命,可能叫提速吧。很多人问为什么叫VPhoto,V在物理学符号当中代表速度,我之所以起名VPhoto,就是要给影像行业提速。因为以前很多人都说你是颠覆者、革命者,我觉得可能有点太偏激,我没有革命摄影行业的power(能量),只能给它提速,但可能我们不是提速几倍,而是300倍,所以整体上看,他会感觉这个行业真是改变好多。

艾诚:你会焦虑吗?

曹玉敏:焦虑倒不至于,但一直都有危机感,因为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创业了,我们第一次创业的时候很年轻,心比天高,就觉得我要做成世界级。那时候我们做云计算比阿里还早,所以第二次创业的时候就特别接地气,这是第三次。

艾诚:你会是个不一样的女人吗?是中国创投圈里不一样的人物吗?

曹玉敏: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艾诚也是不一样的,你也是非常special(特别)的一个女人。其实不论男女,敢于创业就是最勇敢的。

我们第三次创业的时候,当时跟我先生商量:咱要不要做平台,还是说就带着孩子过小日子就很好?以前第二次创业,做小business(生意),每年有三、四个月,我们可以在国外带着孩子度假,就特别的enjoy(享受),后来当你想做成一个平台的时候,我们必须要面临的是什么?在做一件事情之前,我基本已经把最坏的结果想到了。

艾诚:VPhoto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大米创业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曹玉敏:这个事情我没做成,我再回去做财务总监。

艾诚:一般创业者不敢说出来的,你大声说出来了。

曹玉敏:我们当时还盘算家里有几套房子、能拿出多少财产。因为第三次创业的时候,已经实现财务自由,所以没什么后顾之忧。真的是自己真算过的,我和我先生在一张A4纸上,画出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好的是什么,我们应该放弃什么,还有就是,我们可能得到什么机会。最后我们决定,那就往前走吧,无所畏惧。

—END—

海报(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