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开心麻花CEO刘洪涛:中国电影的泡沫还能撑多久?

中国电影市场太浮躁,我们要把泡沫挤压出去。

——开心麻花CEO刘洪涛

从登陆新三板开始,开心麻花就被冠上了“话剧第一股”的称号,可不到三年的时间,开心麻花便折戟转板之路。今年4月,开心麻花拟终止在创业板的IPO并撤回相关申请文件,这也意味着开心麻花耗时九个月时间的IPO之旅结束了。

也许是被业绩的过山车拖累了,也许是内部控制的规范性不符合证监会要求,也许是公司在资本层面另有打算……市场的猜测从未停止。面对质疑,开心麻花CEO刘洪涛对艾问表示,“上市这件事在我们这,只是希望这家公司能够更走得更稳健,更安全。”

尽管IPO之路不平坦,但资本归资本,业务归业务。

从处女作电影《夏洛特烦恼》,到“黑色幽默”电影中的里程碑——《驴得水》,再到狂卷22亿票房的《羞羞的铁拳》。对于一心想把作品从舞台剧推向大荧幕的开心麻花来说,这几年赚足了口碑和票房。一年一部的细细打磨,用手艺人的匠心去生产喜剧,开心麻花已经成为国民优质喜剧的制造机。

但这也在无形中让人们对开心麻花有了更多的期许与担忧,拯救不开心的开心麻花可以拯救中国电影市场吗?沈腾和马丽会不会有一天就单飞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开心麻花在资本市场上磕磕绊绊?

本期《艾问顶级人物》,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开心麻花CEO刘洪涛,聊聊开心麻花的烦恼。

分割线

艾诚:中国电影为什么投入这么多资本砸进去,大家这么逐利,但能够享誉世界的好影片依旧很少?

刘洪涛:因为市场太浮躁,我们要把泡沫挤压出去。

艾诚:中国电影里面的泡沫是什么?

刘洪涛:太多了,比如说要素价格偏高,人、商品、服务都偏高,这是特别大的泡沫。版权费用、演员费用高,就整个行当里的价格都偏高,其实中国总体来讲就是泡沫严重,比如房子那么贵。

艾诚:这些年开心麻花的规模化增长是怎么来的?

刘洪涛:我们这些年成长挺快的,因为电影对于我们来讲,其实在早期把它当做增量,主要业务还是舞台演出。演出一直是我们最基本的收入来源,最基本的业务。对于整个公司的发展来说,它特别有价值的地方就在于,我不管去做什么,电影也好综艺也好,我心里会非常踏实。我电影一分钱没挣,或者一个项目没开,我都有利润。

艾诚:开心麻花上市的动机是什么?是要钱吗?是要让创始团队很快的套现,财富自由吗?

刘洪涛:其实这件事说起来,上市这件事在我们这儿,是希望这家公司能够走得更稳健,更安全。我们是一家民营公司,早期规模很小的时候,面临着非常多的困难,各种沟沟坎坎,我们都走过来挺艰苦的。

艾诚:文化行业或文化企业的上市,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因为好的作品是要花时间的,要经过考验的。很多好的IP,很多时候往往以家族企业的方式在传承。但是如果在资本市场上,要求速度、要求回报,你怎么来平衡这种矛盾?

刘洪涛:股民炒股,投资人买企业,我觉得他应该看到这个企业的未来,而不是只看当下。如果我现在把业绩做得特别好,三年后这家企业忽然就后继乏力了,那大家都很悲剧,你看我们前三部电影都是用全新的团队,编剧、导演、主演。第四部电影是,第五部电影还是。

艾诚:这是你定下的规矩吗?

刘洪涛:不是,赶巧了。因为我们团队人才积累很雄厚,每个人都要有机会。你可以想象,我们现在一年一部,这五组导演都出来了,他不会说五年才做一个电影,投资产能是不是就上去了?所以投资有什么好着急的?

艾诚:每年推陈出新,那他们会不会离开开心麻花?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IP,我可以单飞了。

刘洪涛:其实每个公司都面临这样的麻烦,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从我们来说,我们特别在乎大家在一起舒服不舒服,这跟婚姻一样。如果不舒服,勉强在一起,那肯定面和心不和。为什么我们的团队这么多年一直比较稳定,凝聚力比较强?就是因为这些人是志同道合的。

艾诚:你觉得沈腾会在开心麻花还要待多久?

刘洪涛:我觉得应该长期吧,他回答别人说我们是一个无期的。

艾诚:就永远在?

刘洪涛:对。他是最早进入麻花的演员,从我们第一部起就在,那时候他刚好就在。

艾诚:他算是开心麻花最大的腕儿吗?

刘洪涛:当然,从演员这个角度,当然是。

艾诚:还有什么角度?

刘洪涛:导演啊,编剧啊。他在话剧这个领域,做了好几部导演,《索马里海盗》等都是他的。所以其实在开心麻花整个风格的形成、品牌的建设过程中,他也是厥功至伟的。有很多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挖他,但是沈腾回答得挺坚决的。

艾诚、刘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