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曹德旺:真正的企业家都不会移民?

“我比较土,我只做玻璃,我承认我的水平低,我就守在我的阵地上。”

——曹德旺

掌控全球四分之一市场的汽车玻璃制造商——福耀集团,总部坐落在距福清市区七八公里的福耀工业村。每天早上,福耀集团的董事长曹德旺都要凌晨四点半起床,驱车一小时赶往上班地点。

七点半,整个福耀集团坐得满满当当。

今年72岁的曹德旺,除了每日一小时的上班车程外,每隔一两月就会坐上自己的私人飞机前往设在美国俄亥俄州的玻璃工厂,这座工厂有2000名雇员,几百位中方管理者。除美国外,福耀集团在德国、俄罗斯均设有工厂。在俄新工厂建成投产时,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还给他发来贺信。

福耀集团的出海,曾让曹德旺在两年前饱受“跑路”的责难。但他用事实证明,赚外国人的钱,然后拿回中国,这才是中国企业家需要做的事情。在接受艾问采访时,曹德旺称,“真正有理想的企业家是不会移民的。”

可能是因为幼年贫寒的家境,曹德旺更相信勤奋的力量。数十年商海浮沉,曹德旺身后的福耀集团已经成为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汽车玻璃供应商。坐拥百亿资产的曹德旺,三十年埋头只做汽车玻璃。不投房地产,不搞私募基金,不玩儿金融,他常说,“我比较土,我只做玻璃,我承认我的水平低,我就守在我的阵地上。”

强者自谦的背后,是曹德旺的人生信仰——戒掉贪念。修身齐家治企平天下,这句话用在曹德旺身上再合适不过。

艾诚:听说您因为从小跟父亲一起经商,所以起得特别早,多年都是坚持凌晨4点半就起床?

曹德旺:是。我母亲说你起早三天,三个早上就等于一天时间,早起床可以多做很多事情。

艾诚:福耀集团几点上班?

曹德旺:7点半。早起对自己也有好处,是好习惯,而且锻炼身体。我是一个企业家,我认为企业家应有一种担当,一种社会责任。我也想睡,你认为我不想睡啊?说起来,我最爱的就是睡。有时间的话,我一定睡十几个小时。从我个人的财力来说,我睡得起。但是从国家来说,我认为睡不起。我跟年轻人讲,能够进福耀工作的,都是共和国的精英之一。

艾诚:您说过,企业家是不会移民的,移民的都是小老板。您不会移民,也不允许家人移民,因为要做中国的福耀,中国的企业。

曹德旺:这句话和我讲的有一些出入,应该这样讲,真正能够成为企业家的,真正有理想的,或者说真正需要被历史承认的,他会考虑,值不值得去移民?像我今年70岁了,你说80岁只有10年,90岁只有20年,我值得吗?但你知道在你身后有多少年、多少人在评判你的所作所为吗?你应该更多的考虑这个问题对不对?人死留名,应该是这样去考虑的。

艾诚:我们也分享您曾说的三句话,国家因你而强大,社会因你而进步,人民因你而富足。这三句话您都做到了吗?

曹德旺:我如果没有做到,也没有资格讲。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靠谁都没有用,成功也是我们的功劳,过失也是我们的过失。

作为企业家,你所做的事情,不是我家需要,或者人民需要,社会需要,你用什么东西跟人家竞争?中国人有个习惯,看见别人做得很好,那我也去办个厂,向人家借钱:“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他打倒的。”人家又没有抢占你的地盘,占你的老婆、抢你的房子,你为什么一定要把他打倒呢?你为什么不会考虑怎么跟他共生共存呢?从一开始,你就用这个心态检查自己,就注定你必须是企业家,你必须有胸怀,有境界。

艾诚:从创业之初到如今,企业家得到的社会地位、尊重与支持,应该是历史新高了。但是您讲的要戒掉贪念,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这里讨教。您说在福耀发展过程中,如果不是通过玻璃挣来的钱,送给你,你都不要。

曹德旺:因为我不是为钱来的。我当初和我的员工说,我们为中国人做一片玻璃,这一片玻璃让达官显贵满意,同时也要让平民百姓满意,这一片玻璃能够代表着国家形象,在国际上跟人家交流。因此后来,我看一个上市公司改变做其他东西,我说他们需要,我不需要,我必须跟公众兑现我的承诺。我比较土,我只做玻璃,我承认我的水平低,我就守在我的阵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