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王昌南:不养韭菜没人接盘,私募生意怎么继续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学博士毕业,曾经供职于摩根大通、高盛、美银美林等国外知名投行,2012年起就担任英国华人金融家协会会长……头顶无数光环的金融家王昌南,如今却回到了国内,回到了杭州。

吸引他回来的,是中国本土爆发式增长的私募基金市场。

截至2018年3月底,私募基金管理机构达2.3万家,管理基金规模达12.04万亿元,但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饱受诟病,资本市场的大盘上,站满了希望跟着风口发财的“韭菜”,买股票,买了套,套了割,割了买,反反复复,如韭菜般生生不息,割完一茬又一茬。

“人傻钱多”的地方就不会缺少套利者,狂热的投机者不停地冲撞监管的围栏,试图越出边界,但当他想割韭菜的时候,不知道自己也会被别人收割。王昌南亲历国内外金融行业近20年的发展,对二级市场有着最深刻的理解,他既见过全球金融大鳄的创富神话,也见过投资者血本无归的悲惨绝望。

本期艾问顶级人物王昌南,揭秘私募基金背后的内幕,拨开重重迷雾,探寻未来的方向。

王昌南

内幕交易和市场操纵之下,谁来保护散户?

艾诚:私募基金在中国的发展风雨兼程地走过了13年,内幕交易和二级市场的操纵与炒作也备受诟病,您认为如果中国私募基金未来大步迈向产业繁荣的话,最大的风险在哪?

王昌南:最大的风险我觉得还是风险控制和合规方面,信息是不是如实披露,主要是私募公司信息披露、募资时宣传材料的真实性,还有客户收益和风险评估,这对于私募公司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风险口。内幕交易是存在的,股票炒作也是存在的,在国外内幕交易是非常严肃的问题,如果是内幕交易,肯定要判刑的,然后要罚款,至少几年之内在证券行业你是不能干的。在国外,尤其是美国,你要做内幕交易很少能躲过监管的眼睛,因为他们基本上都能查得到。那么相对来说在中国,内幕交易可能监管没有那么严格。

艾诚:监管没有那么严格是技术问题还是制度问题?

王昌南:应该是结合的,大家相互信息交流可能没有那么严密,比如并购在国外相互之间是完全不能交流的,但在中国可能就没有这种特别的意识。以后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和国际的接轨,这些可能会改变。
市场炒作在国内还是见得比较广,比如我经常一个星期可以接到一两个电话,要把你拉到一个微信群里,然后微信群里的目的就是要给你推荐股票。一般来说,微信群里面有几个人可能就是在这之前的一天,先把这个股票仓位建好,三点以后,再披露出来说这个股票明天肯定会涨。然后第二天很有可能会增长,为什么?因为有很多人会去追这个股票,有可能这些人在第二天就抛掉了。中国是T+1的,就是说第二天进去追这个股票的人是跑不掉,而前一天买进这些股票的人,第二天正好是可以走的。都知道这些是违法的,但是有很多人做。

艾诚:所以你想对这些贪图便宜的接盘侠和韭菜们说点什么?

王昌南:就是不要受骗上当;这些操作的人也注意一下,一个道德底线,一个法律底线;然后希望中国的监管部门能够对这帮人严惩。

艾诚:有这样非法和不合理的事情,内幕交易和操纵市场盛嚣尘上,我想也应该是犯罪的成本比较低,惩罚的力度不够,所以当制度和人性进行较量的时候,人性是最经不起考验的。

王昌南:所以,如果有比较严重的惩罚的话,也许这个会改变。

不养韭菜没人接盘,生意怎么继续?

艾诚:目前私募产业不是很规范的情况下,最可怜的就是百姓,大众的接盘侠。在监管上不能完善之前,让机构去承担风险就成了暂时的解决方案,那机构是成为大韭菜,还是能够成为救世主?

王昌南:这个就是看各个公司了,就像我说的,最后有可能小的、不能生存的就会被淘汰,偏向于大的规模化。

艾诚:整个比特币世界用最快的速度把中国二级市场中所有欺骗、操纵和谎言做了一遍迅速的演绎,也迅速教育了一批韭菜。长期来讲,不养韭菜没人接盘,这个生意怎么继续?

王昌南:就像国外一样,让专业人员做专业的事。

艾诚:所谓的专业人员、专业机构,在投资股票或者二级市场的时候,和散户、被欺骗的韭菜最大的区别在哪?

王昌南:最大的区别就是专业人员是比较理性的,注重价值的发现,散户有可能就是跟踪,如果哪个东西被炒上去,他也许就跟进去了。

艾诚:现在的大潮是金融市场越来越专业化和国际化,对于大部分中国投资人来讲,它是一种揠苗助长的冲击和教育。那您觉得这是健康的吗?这个速度是最理性和合理的节奏吗?

王昌南:我觉得是的,随着金融市场的发展,更多专业人员参与了市场的运作,有一些对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金融产品不是很了解的人就有可能会失败,甚至被淘汰。但是在金融市场的发展过程当中,很多投资者生存下来,可能就会有一个飞快的发展,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正面的。

艾诚:未来的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专业投资机构?

王昌南:基金公司要有一些比较有丰富经验的金融人士,也就是人才,对金融市场和金融工具各方面都有深刻了解的,有一个风控和合规的团队,做事比较规范。

艾诚、王昌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