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美国当地时间1月10日,艾问人物《预见未来》节目组在拉斯维加斯CES2018展会上专访到了因玩客云而处于焦点中心的迅雷集团CEO、网心科技CEO陈磊,他向艾问人物畅谈了玩客云、链克(原名玩客币)的诞生和迅雷转型的初衷与过程。

时间过去不到两天,北京时间1月12日晚,在迅雷美股开盘前夕,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突然发声,点名批评迅雷“链克”是变相ICO,当日迅雷股价跳水27%。对此,迅雷方面回应称,“迅雷从未发布过交易教程,也未助力过炒作”。在腾讯、网易、甚至徐小平等各路投资者涌入区块链、遭遇强监管的背景下,链克是否是“变相ICO”,又会否扰乱市场秩序,艾问人物对陈磊的这篇采访或许能带来新的思考。

陈磊

转型后的迅雷,核心是什么?

作为早期互联网行业入局者,错过了视频、游戏、电商等风口,“只想专注做下载”的迅雷,在陈磊加入以后,开始向共享计算和区块链方向转型。中国大量用户手中闲置的计算资源,是陈磊瞄准的新行业风口,也是集百度云盘、迅雷下载业务于一身的玩客云诞生的土壤。

艾诚:我知道您是2014年加入迅雷的,从做网心科技,迅雷的子公司到2017年升任到了迅雷CEO。之后迅雷的股价持续上涨,其背后的逻辑是转型。迅雷不再是一个下载公司了,它到底是什么?

陈磊:迅雷今天重点发展的是两个核心技术,一个是共享计算,一个是区块链。这两个技术有很强的结构关系。共享计算实际上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于计算的重大重构。我们可以把自己比喻作云计算里边的Airbnb,Airbnb是把用户闲置的房子利用起来,给用户带来一定的收益;我们是把用户闲置的计算资源拿出来给用户带来收益。今天的社会上,用户手里掌握的计算资源已经超过了企业掌握的计算资源。

艾诚对话陈磊

艾诚:你指的是像小散户每天的手机、电脑,每人家庭里面的路由器?

陈磊:对,比如去年智能手机的销量在中国是四亿到四亿五千万之间,差不多服务器的销量就是一千多万,这个差距还在继续拉大。

艾诚:在这个过程中,你发现了什么机会?

陈磊:很多的计算资源,比方说手机,我们中国用户平均14个月换一台,换掉的那台手机就变成电子垃圾了,这对社会来说是一个巨大浪费。如果能够有一个技术把这些用户闲散的计算资源全都组织起来,变成企业可以用的云服务,这个对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和重组有非常大的帮助。

艾诚:现在做的怎么样?怎么用法,能不能跟我介绍一下?

陈磊:很不错,我们今天在CES展出的这个展品叫玩客云,它是从9月28号在京东首次售卖。到现在已经有2300多万台的预约。如果真是人在那儿排队的话,可以从纽约的时代广场一直排到西雅图;从上海人民广场一直排到拉萨的布达拉宫。

陈磊

艾诚:玩客云是一个新产品,如此火爆,用户抢购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陈磊:首先,这个产品对用户来说,它实际上是把百度网盘和迅雷下载器两个产品结合在一起,然后装到一个价值499的一个盒子里边,本身它是有很大价值的。它还有另外一种使用方式,叫玩客计划,用户自愿选择参加这个计划之后,就同意我们使用玩客云和玩客云背后的所有计算资源。用户可以把移动硬盘通过USB接口插到这个产品(玩客云)上。一旦用户选择自愿加入玩客奖励计划,我们就可以使用用户闲散的移动硬盘、上行带宽,当用户不用这些资源的时候,我们就把它们变成一个企业级的服务,供爱奇艺、小米、熊猫TV、快手等企业使用。

玩客云如何搅局?

能够提供全网搜索资源、免费超极速下载特权的玩客云,售价却不到行业的一半,成为共享计算、下载行业的搅局者。那么,为什么迅雷能做好这件事?

艾诚:我听说一个段子:一个客户如果去找某某云,一对一销售的时候,1G存储收费可达三四万块钱,而你在网上公开只收9999(元)。

陈磊:对。

艾诚:这是彻底的搅局。

陈磊:但是,我们通过共享的方式改变了这个服务的成本。就像Airbnb租的公寓与酒店订的房间价格相差很远。但是,Airbnb可以给顾客提供与住酒店相等的,甚至更好的服务。

艾诚:迅雷用这样一种共享的方式,把大家手中手机、电脑、路由器的网络资源提供商业客户,这与腾讯、阿里云的服务有什么不同?

陈磊:从最后的结果和质量上来看,是一样的。因为我们这些企业对质量的要求都是非常高的。但在同样的质量之下,我们提供的服务价格更便宜。

艾诚:你们一边卖玩客云的硬件,一边做企业客户的云存储。在这些布局中,哪一个板块的业务贡献的收入最大?

陈磊:目前,企业级服务的收入高一些。

陈磊

艾诚:你觉得哪个板块业务前景最好?

陈磊:共享计算业务改变了云计算的架构和生态,我相信随着AI、大数据这样的产业,对计算的需求不断增长。共享计算是我们迅雷的未来,也一定代表迅雷未来的方向。

艾诚:为什么是你,为什么是迅雷能做好这件事?

陈磊:首先,我有幸在工作中经历过谷歌对互联网架构的改造。所以,我今天有一个宏愿,就是希望我能够带领迅雷去做一次对今天的云计算体系架构的大改造。其次,我过去积累了很多的经验,特别是在技术上的经验。最重要的还是认真,我有一群非常专业和认真的小伙伴。

艾诚:听上去,你有了战略,搭了班子,一切都不缺了。我觉得特别适合创业,为什么在迅雷做着网心科技,做着玩客云。你为什么不创业?

陈磊:迅雷给做共享计算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也提供了很好的价值。我在迅雷成长了三年,去年做了CEO,还是非常重视责任的。今天只是迅雷转型和成功的开始,什么时候我把迅雷做到有三倍到五倍今天的估值,我觉得就可以跟股东们说,我的任务完成了。

迅雷为何避开ICO红海?

面对强监管,又吸取了第一代和第二代赚钱宝的经验,迅雷避开了ICO,通过玩家共享宽带在内部流通链克,自家也没有开设交易平台。但市场上炒币的行为频发,迅雷只能承诺,链克会保护用户利益,不参与炒作。

艾诚:我们来聊聊区块链,什么是区块链?对于区块链你是怎么理解的?

陈磊:我认为区块链可能会比人工智能更快和更深刻的改变社会和生活。如果我们打个比方的话,我认为人工智能是蒸汽机,它改变的是完成一个工作的方式。区块链是互联网,它改变的是人与人、人与商品之间,人与企业、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艾诚:区块链在中国一边被推崇,一边又备受争议,备受争议的是在它在B圈的应用,各种ICO一开始也有人炒,说从PICO到ICO一定会翻几倍。可是我发现你明令禁止说这个币不能交易,只让贡献空间多的商家用,就像券似的,只能拿去换别人的空间。你为什么要堵住自己的财路?

陈磊:一个做区块链的企业,我觉得一定要弄清楚炒作对企业不会有好处,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用户受伤,企业背锅,然后炒家赚钱。就ICO来说,其实国家明令禁止ICO是一个非常正确的政策,因为很多所谓的ICO就是去骗老百姓钱的。它产生的结构本身就是有问题的,把大量的货币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加上当时的交易平台缺少监管,就有非常不负责任的交易平台成为炒作的工具。它(炒家)每天让比特币价上涨,涨了20天之后,散户进来了,持有70%币的人就抛币套现,币倒是涨了20多倍,但是老百姓手里的币就砸在手里了。所以,链克一定不能成为这样一个工具,我们必须跟炒作作斗争,而实名制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所以,我们今天看到,链克的价值是非常稳定的。

艾诚对话陈磊

艾诚:但链克的价值是不能交易的,我想投资,也只能买迅雷股票,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能够参与到链克吗?

陈磊:可以买我们的玩客云。

艾诚:然后你就送我链克?

陈磊:你要共享你的资源给我。其实迅雷和迅雷的合作伙伴在创造很多的互联网应用,都可以用链克去购买。链克的价值是有实际的产业的依托的,用户贡献了资源,我们把这些资源变成云服务卖给了企业,那企业给我们的这部分钱,我们就会把它变成服务。

艾诚:那你不会觉得现在在区块链,尤其是炒币圈,你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吗?虽然,全世界各个风险投资人也在说区块链改变世界。区块链技术固然好,可是当老百姓接收到这个信息的时候,还没有成为合格投资人,可能就蜂拥而至,最后成了被割韭菜的对象,你能阻挡吗?

陈磊:至少在链克这个产品上,我们一定会去保护用户的利益的。其他的区块链怎么被炒家割韭菜,我相信,国家的政策和监管部门肯定是有办法。

艾诚:你想树立榜样?

陈磊:对,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做一个成功的对用户有价值的区块链的标杆。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区块链注定是行业下一个风口,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数字资产交易领域等应用场景的未来都值得期待。而ICO、区块链正处于监管风口,玩客云虽避开了ICO,但仍首当其冲。迅雷能否闯过这一关,并保证拒绝炒作、维护投资者利益,最终冲出重围呢?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