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专访萧泓:占据最高出海市场份额,萧泓为什么说游戏不能满足完美世界?

十年前,如果一个做电子游戏的商人告诉别人,他的使命是弘扬中国文化,大多数或许会对他嗤之以鼻。今天,电子游戏行业的巨大变局,让这样言论不再成为笑谈。“游戏作为文化传播的载体,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事实证明。”在完美世界CEO萧泓看来,以完美世界为代表的电子游戏,对全球文化融合所起的推动作用,正在连接起一个“更完美的世界”。

游戏为什么能担起文化出海的大任?

萧泓有理由这么自信。由他掌舵的完美世界,虽然有70%以上的产品是在中国制造,但是公司在全世界都有工作室,每一个工作室做的产品,实际上都是当地的主流文化的产品,而这些产品在完美世界所有产品中的占比也达到了20%左右。

“在美国的工作室,做的就是美国文化的产品。”萧泓告诉艾问人物,作为CEO,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让这些全球各地的工作室相互融合,“不管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其实是融合的,打造出来的产品,自然也是文化交流的一个很好的通道。”

毋容置疑的是,这个通道比以往任何时代,都要宽广得多。我们来看一组数据。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2.6万亿,同比增长18.9%,占GDP比重达到30.3%。其中,以游戏、动漫、网络文学、网络音乐、网络视频等为代表的数字文化创意产业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仅以游戏为例,中国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2016年中国游戏产业规模达到了1655.7亿元,2017年这一数据很可能会突破2000亿元,成为数字经济中的重要力量。

萧泓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当一个产业拥有如此大的体量时,将它视作文化传播的载体已经成为水到渠成的事情。

萧泓认为,游戏本质上是互动参与的娱乐形式,每一个人都在创造一些新的东西。他向艾问人物举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DOTA2这种电子竞技游戏中,因为全球玩家的不断互动,大家逐渐形成了某一种特定的语言,以及特定的沟通的方式,“不管是音频还是文字互动的时候,都能产生一种全新的对文化的诠释,这个过程其实也正是文化传播的一部分。”

而且,不要忽视了最重要的一点,电子游戏的参与者,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比如以DOTA2为代表的电竞游戏,从联赛到解说,从明星到衍生品,与如今流行的足球、篮球等运动文化已经几乎没有太大区别,对于95后的年轻人来说,电竞可能就像NBA对于现在年轻人的影响是一样的。”萧泓认为。

完美世界如何成为中国游戏出海的中坚力量?

曾经,足球是世界的通用语言,对于今天的年轻人而言,电子游戏可能有取代的趋势。生逢盛世,萧泓和完美世界无疑是幸运的。比如,持续多年,完美世界在帮助中国游戏“出海”方面,作用都位居国内首位。曾经,中国出口的网游有40%都来自于完美世界。

完美世界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这可能正是萧泓对“游戏是文化传播很好通道”这句话最深刻的诠释。

因为,历史已经不止一次地证明,文化在融合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都在于“本土化”。将对于文化传播的理解,运用到商业决策上,正是萧泓给出的答案。

萧泓

“绝对的本土化,是完美世界的重要法则。”萧泓告诉艾问人物,以美国地区为例,美国地区的总经理,80%是根据美国当地的实际情况做决策,20%尽量跟总部一致。这决定了这家公司跟总部之间的关系,不再是总部完全控制的一家公司。实际上,完美世界在人员管理方面,除了一个总经理是总部派去以外,其他都是本地员工。”

“这样的结构,保证了海外的分公司,首先要成为一个成功的美国公司,然后它才是一家中国公司的分公司。这个理念当然决定了很多操作层面的细节,是跟我们在这边派20个管理人到那边去设一个分公司的这种操作,完全不一样。”萧泓向艾问人物表示。

文娱领域,跨界爱好者萧泓看中了哪些赚钱的板块?

人们容易忘记,有着如此管理学视野的萧泓其实是标准的工科男——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来在南加州学工程,并且从硕士读到博士。但让人意外的是,萧泓后来的职业选择是人力资源,并且最终成为了完美世界的CEO。

或许,正是这样的跨界经历,让萧泓主导之下的完美世界,成为了一个“跨界并购”的爱好者。他认为文创产业具有国际化、泛娱乐化和技术化的特点,而完美世界正是凭借这些参与全球资源整合。

和萧泓的提法相匹配的,是一个火得不能更火的热词:IP。众所周知,文创产业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内容与不同领域的不同表达形式有关。比如说一个经典的IP,可以做电影、电视剧,还可以做游戏、漫画,也可以做成其他的传播形态。

对于萧泓和完美世界而言,这无异于一座宝藏。“我们目前提出了泛娱乐的概念,就是利用各个细分领域里面的相关部分,最大的可能就是IP,也可能是某些特定的兴趣或者是某些特定的用户人群,进而把整个产品向细分领域进行推广。”萧泓告诉艾问人物,整体来看,这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我们完美世界除了有影视,还有游戏、动漫、小说,还有媒体,尤其是孵化新的IP的这样一个场所。”

萧泓

在提出泛娱乐概念的同时,萧泓还为这个处处充斥着“跨界”的时代定义了一个新的标签——超链接。简单地说,就是以前人们玩游戏的只玩游戏,看电影的只看电影,但是现在大家既看电影又玩游戏。

这也就不难理解,完美世界在2008年就成立了完美世界影视,并且投拍了第一部《非常完美》,影片很成功,当年过亿。完美世界甚至被评为中国第五大影视公司。从那之后,完美世界开始做电影。而在2017上半年,完美世界的游戏业务同比增长了66%,影视业务则同比增长了94%。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除了《欢乐中国人》中有着完美世界的身影,萧泓这个“跨界”高手同样没有缺席《跨界歌王2》。

不过,萧泓也向艾问人物表示,完美世界开拓影视领域,并不是跟风,而是用相对比较保守的方式来做影视这个行业,会一直保证风险的可控性。

“人工智能的泡沫已经开始”,萧泓眼中游戏和影视的未来是怎么样的?

在控制风险的同时,萧泓很乐意告诉人们,未来十年世界的游戏市场和影视市场,在他看来可能会是什么样的。作为一个曾经的工科男,在他对于未来的设想中,人和技术,永远排在最前面。

“今后,我一定会继续并购,但我并购的都是最好的工作室,并购人。”对于跨界与并购,萧泓曾经这样表态。

在这样的导向下,完美世界的并购,不是以寻求业绩报表带来的利润增长为目的。完美世界看中的,是后者的人和技术。

“说实话,我们在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我们恐怕是最重视技术的公司。一个最重要的表象就是,我们的工程师的薪资,一定是在业内顶尖。”对于时下火热的人工智能,他却认为,人工智能的泡沫已经开始了。

萧泓

“人工智能对人类真正的影响并不是下围棋,或者是自动驾驶、开汽车,而是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里面,帮助人们去发现自己的需求,甚至是需求的趋势。”但是在娱乐方面,萧泓认为,其实大多数人都是随大流的,其实并不深切地理解我们需要什么,什么东西能够让我们眼前一亮。

因此,在工科男萧泓眼中,人工智能能够打动游戏和影视行业的地方在于,技术的进步,让我们有机会深入了解那些玩游戏的人,会对什么样的影视有兴趣,而那些看影视的人,又对什么样的小说可能有兴趣。“我们在去挖掘这些数据,去把它们进行排列组合,一旦有一天我们发现了一些规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个规律,去做一个产品。”萧泓告诉艾问人物。

同时,萧泓也相信,未来十年,游戏和娱乐的世界是由很多的创新者共同打造的。他因此愿意通过艾问人物寄语更多人,或许是那个正在玩着完美世界去年刚刚引进的《CS·GO》游戏的少年:“我希望你成为创意产业的一员,或者至少你变成一个支持者,因为十年以后,娱乐行业跟你的联系更加紧密,我们每一个人都没有办法离开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这件事情。”

萧泓签名寄语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当艾问人物邀请到您的时候,我发现您有一份近乎完美的IT互联网背景的简历,清华的物理系毕业,后来在南加州学工程,从硕士读到博士。但是让人意外的是,后来的职业选择的是人力资源,更让人诧异的是,完美世界是一家游戏公司,由中国发起的,后来上市的一个游戏公司。您竟然成了它的CEO,而且肩负的使命是要把中国的游戏推向世界。这些看似跨界的选择中,到底您当初的逻辑是什么?

萧泓:第一,当我毕业以后,因为博士毕业大多数人在美国应该是进入到科研研究方向,但是说实话,我对研究并不是特别地有激情。我在读博的过程里面,我发现我的激情是跟人沟通、跟人交往,(于是)成了一个咨询顾问。

干了几年咨询以后,我很快地发现,实际上我是一个可能在跟人打交道、管理人、设想如何用一个体制来把人力资源发展的更好方面,我可能还有一点才能,有一些快速的一些学习的能力。所以,我就有一个机会就进入到一家大企业里边开始做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做了十几年以后,就进入到了完美世界这样一家民企公司。这样一个轻资产的企业,虽然它的创意很重要,但是创意是那种只有很窄的领域的某一些特定的人才可以去做的,你一个职业经理人也好,甚至老板自己也不可能永远是那种具有创意的人。关键问题就是如何组织这些人。我觉得在我做CEO期间,我从来没有放轻过对人、人才以及围绕人所产生的公司管理过程的重视。

艾诚:从您曾经做人力资源到接手完美世界,让中国游戏出海。我看了一下简单的一些数据,发现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完美世界都位居中国网游海外营收的第一位。怎么做到的?

萧泓:第一,我们很早就有一个很大的眼光,我们要成为一个全球级的公司。第二个是说我们在早先,吸取了外企在中国的一些经验教训,因为我在跨国公司里边工作了很多年,我很清楚跨国公司在中国发展进入瓶颈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不够)本地化。

艾诚:那完美世界在不同的国家的本地化,印度、以色列、美国、英国,要知道,它们都是不同的文化。那您的策略是什么?

萧泓:我们在美国,当时我跟总经理说的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美国地区的总经理,80%是根据美国当地的实际情况做决策,20%尽量跟总部一致。意思是说我们在美国的分公司要作为美国的本地公司参与本地竞争,这个理念就决定了这家公司它跟总部之间的关系不是总部完全控制的一家公司。其实是总部完全控制,但是它有足够的灵活性和独立性,要按照本地的规则去经营。

艾诚:我发现自从您做完美世界CEO之后,有一个打法就是四处并购,而且并的不仅仅是游戏,涉及到影视、院线等等。您想要做什么?

萧泓:我想要做所谓的生态式的价值链。

艾诚:为什么?您觉得游戏还不能满足完美世界吗?

萧泓:因为随着这个市场竞争的加剧,游戏这个领域可能必须跟其他的领域产生联系,比如说用户,他的需求也决不单单只是玩游戏,他的很多衍生的需求越来越多。比如说这个游戏,那我是不是有一个图画书跟这个游戏配合的,那我就得做漫画,那这个IP自然就是连接的。我愿意不愿意,很多的IP就在这个层面上连接,如果我不做这一块,我的用户就不能百分之百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