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对于王健林来说,是从高峰走向低谷的一年,他的上半年和下半年犹如冰火两重天。

16岁入伍,34岁下海从商,59岁成为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的双料中国首富的他,63岁成为《2017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的亚洲首富!但在2017年下半年,遭遇贷款风波的王健林紧急出售资产,半年身家缩水500亿。两名元老级高层尹海和陈平相继“弃之而去”,失去了左膀右臂,王健林拿什么拯救他的万亿帝国?

“兵败大马城”?引发“股债双杀”?

2017年12月11日,一篇名为《王健林的滑铁卢》的微信文章在朋友圈形成刷屏之势,作者试图探寻万达集团2017年资产打包转让等系列资本运作的深层原因。文章开端便引出万达与央企的竞争大戏,竞争标的是全球首都唯一一块未被大面积开发的土地——马来西亚吉隆坡地标“大马城”,占地面积相当于5个天安门广场。

大马城是东南亚地区的交通枢纽,是废弃20年的空军机场,也是吉隆坡通往新加坡的隆新高铁起点站,隆新高铁总投资超过1000亿人民币。

2015年11月,总理出席完东亚合作领导人会议,回国38天后,央企中铁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组成联营体,以196亿元人民币收购大马城60%的股权。

2017年5月3日,马来西亚一方宣布,中铁集团等无法在限期内履行付款协议,这笔股权买卖交易即日起失效。马方将会公开寻找、挑选对马来西亚城计划有兴趣的发展商。

十天以后,“有兴趣的发展商”浮出水面。而此前曾和马来西亚政府谈过该项目的企业名单中并没有它——万达。

王健林

王健林现身。2017年5月13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受邀出席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他来京的第一站就去长安街边上的万达集团总部拜访了王健林,他们坐在各自国家的国旗前,就大马城项目达成战略协议。

与纳吉布会见的第二天,王健林以企业家身份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高调宣布大马城项目:“今年万达要落地两个超过百亿美元级别的项目,一个是马来西亚的大马城,还有一个项目在印尼,目前还在谈。”

他是否知道,拜访完他的当晚,纳吉布就与中国领导见面了呢?他是否预感到,大马城项目成为万达的“滑铁卢”呢?

2017年6月 ,万达遭遇“股债双杀”。

先说“债杀”。据财新报道,2017年6月21日银监会出手,下令中资商业银行调查近年来大举进行海外投资的一批公司的贷款情况。受调查企业是包括万达集团在内的4家企业,调查目的是为了检查这些公司的杠杆和风险情况。连续几日,与万达相关的多只债券,收益率大幅走高,成交量猛增。

再看“股杀”。2017年6月22日,万达电影股票巨量暴跌,跌幅9.91%,一直到停牌,创2016年12月12日以来最大日内跌幅。短短半天,首富的40个小目标没了。故事总是回旋曲折,就在一夜之前,万达电影的股价表现还是大幅跑赢市场和同行业电影工业的。

王健林

《王健林的滑铁卢》一文称:28年专注空手道的首富,现金流的血液突然断了!

戏剧的的是,这篇文章霸屏三天后,万达官方开始反驳:该文用似是而非、含沙射影的手法恶毒攻击万达,万达目前账面现金超过2000亿元,2017年收入超过2000亿元,企业经营一切正常,全球没有任何债务违约,作者何来证据说万达现金流断了?

争论背后,我们只知道事实是,王健林与大马城再无缘。首富宝座,谈笑间灰飞烟灭。

万达紧急出售资产,房地产泡沫史上最大?

2017年6月,遭遇“股债双杀”后,万达海外投资屡屡受限,被政府点名禁止“贷款”布局海外投资。从7月开始,万达狂甩重大资产。万达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会就此爆发吗?

李嘉诚说过,他做企业最宝贵的经验,就是永远保持充沛的现金流。对于高负债的房地产企业来讲,更是如此。万达的资金来源主要包括自有资产、银行贷款,建筑商垫资、销售回款、租金收入和新物业中长期抵押贷款等。

当银行贷款这个重要的资金来源受到限制时,王健林开始变卖房地产业务,他将此举叫做“轻资产化”。

2017年7月19日下午,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万达、融创、富力组局玩了一把“三国杀”。在原本是万达与融创的签约仪式上,背景板上赫然多出富力地产,约60分钟后,富力地产的名字从背景板消失,半个小时后,背景板再次更换,富力地产名字回归!发布会现场魔幻剧正在上演的同时,会议室之内王健林、孙宏斌、李思廉一阵喧嚣,会议室之外舆论一阵猜疑后。融创房地产孙宏斌拿走万达13个文旅项目的91%股权,并由交割后项目承担现有全部贷款约454亿元。富力地产199.06亿元带走万达77家城市酒店全部股权。

舆论哗然。

王健林

7月25日,据新京报,王健林变卖了王牌资产南昌西湖万达广场。

8月11日,万达官微宣布彻底告别了房地产。孙宏斌夸赞王健林敢于决断,好样的。

谈及万达为何开始大规模出售资产?《王健林的滑铁卢》认为,一是万达急需大量资金,可遭遇“股债双杀”,王健林才亲自操刀开启“卖卖卖”模式;二是万达逐步去房地产化,缩小万达原有的不动产业份额,转而发展综合文化产业,而并非房地产泡沫。

2016年万达商业从港交所退市,在退市时,万达和投资方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退市满2年或2018年8月31日前未能实现在境内主板市场上市的目标,万达集团以每年12%的单利向A类(境外)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以每年10%的单利向B类(境内)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2018年8月31日转眼就快到了,留给万达商业的每一天都极其关键。若上市失败,王健林是需要为当初的赌局买单的,后果不堪设想。

若万达想回A股,必须“去地产”化。便开始了“由重向轻”的转变,逐步去房地产化,缩小万达原有的不动产业份额,转而发展综合文化产业。向所谓的“轻资产”方向发展。

失去了多员猛将,拿什么拯救万亿帝国?

从“变卖房地产”一些列动作后,王健林又经历了“离职风波”。高管持续离职,员工集体遭裁。

2017年11月底,和老王一起打下万达帝国的两位“国之重臣”,万达集团董事尹海和万达商业地产副总裁陈平,都离开万达了。

2017年12月,据澎湃新闻报道,王健林旗下万达网科员工遭集体裁员,从6000名员工裁至300名,只保留职能部门。

王健林

在外界有种说法,在万达能干到三年的员工简直就是珍稀动物,万达员工平均在岗时间仅为13个月。华为的离职率低,在于任正非只有华为控股1.01%的股权,华为的获利99%属于员工。华为员工的薪酬由工资、奖金和股票分红组成。这种方式增强了员工的归属感,稳住了创业团队。而万达的高离职率,在于王健林家族持万达集团100%股份,即万达集团所有的盈利都属于王健林家族。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同的公司文化造就不同的企业。虽然,“离职风波”可能已成为万达的常态,但是,就此判断王健林会走下神坛还为时过早。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从亚洲首富的顶峰时刻,到海外投资屡屡受限,再到“甩卖式”的减资和连续出售重大资产,王健林的2017写满着失意。

在战略上,他出现了明显的失误。首先,中国外汇储备下降最为严重之际,万达近几年进行大量海外并购,难免让监管部门心生疑虑——资产外流;其次,万达集团的海外买买买,以文化和不动产为标的,严重背离了“脱虚向实”的产业导向。

要知道,许许多多伟大的商业梦想都是在紧跟政府导向的风口上成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