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专访刘自鸿:梦想打开的最佳方式是什么?

11月,在中国科技第一展——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柔宇科技又火了。一款首次亮相的柔性电子智能沙发再度刷新众人对“黑科技”的感知:在保持沙发原始外表的情况下,人们只要利用手势即可滑动控制沙发的伸展功能。

2012年,深圳、硅谷、香港三地,柔宇科技有限公司同步成立;2014年,柔宇发布厚度仅为0.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一举刷新世界纪录; 2016年,备受投资者青睐的柔宇,企业估值超30亿美金……你很难想象,这样出色的公司,是一个80后的第一次创业吧?第一次创业的人不少,但第一次创业就能获得如此显赫成绩的人却不多。刘自鸿说自己是幸运的。但事实上,他的成功和其他成功者一样,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躺在斯坦福的草坪上,就能看到未来?

说起牛顿,人们定会想起伍尔斯索普庄园里的那株苹果树。而说起刘自鸿,不得不提的当属斯坦福大学的那片大草坪。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刘自鸿,那“开挂”一定再合适不过。17岁以江西抚州理科高考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2004年在清华毕业后免试继续读研,1年后以全校排名第一的投票数获评“清华大学十佳优秀研究生”;2006年硕士毕业后,同时收到剑桥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并最终决定赴斯坦福电子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2009年,不仅成为了系史上用时最短毕业的华人博士生,也成了校史上罕见的入学不到3年即完成博士学位的毕业生;2012年离职创业,仅用四年,企业市值就突破30亿美金,成为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80后的典范,是么?”1983年出生的刘自鸿笑着告诉艾问人物。但很快,他的话锋一转:“我只是普通人,因为我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两个耳朵。”

刘自鸿

于是,说起创业初心,他仍会腼腆地说上一句“真的有一定的偶然性”。那是2006年,刚踏入斯坦福的刘自鸿就迎来了自己人生的迷茫期。在斯坦福,按照惯例,导师们会列出一些课题和方向供学生选择,这些课题可以得到导师的指导和资金的支持。然而,在导师给出的课题列表里,刘自鸿却没有找到感兴趣的东西。“我一直在思考,我到底要去做什么。”

“虽然迷茫,但我特别珍惜在斯坦福读书的这个机会。”刘自鸿说,在他的认知中,斯坦福就是一个创新、创业的最好的学校,那里诞生了惠普、雅虎、谷歌、思科等诸多影响世界的公司。“它们都是由年轻人从一个想法开始,然后真正做到了改变产业。所以,我就想,我一定也要在这里找到一个值得我去奉献那么多年、甚至可能是一生的大的方向。”

在接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刘自鸿最爱的去处便成了学校的草坪。因为,躺在上面,他就可以静静地仰望着蓝天,然后天马行空地想事情。慢慢地,他的思路开始愈发清晰。从“到底什么事情才能持续做很久”、“它跟人的本能追求应该会有点关系”、“人类社会的发展无非就是人跟人、人跟物、人跟大自然的交流”到“交流过程当中,人接受信息最主要的方式靠五官,视觉信息大概占到70%左右”,他最终发现,视觉显示技术将是一个未来有巨大价值的领域。于是,他当即决定以“柔性显示”作为自己的博士研究方向。也正是这样一个天马行空想出来的决定,亦成了他创业之时最坚固的基石。

带团队玩消失,只为一战成名?

刘自鸿有个习惯,那就是当遇到感兴趣的东西或者遇到问题时,就喜欢去翻历史。因为在他看来,“今天就像一面镜子,你能看到多远的历史,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

“古代在没有任何科学技术的情况下,人们首先靠的是太阳,比如日晷。后来又出现了石头刻字、竹简写书、战争年代的烽火台、海上照明,再后来出现了电影、电视、手机、电视机……”在研究相关历史的过程中,刘自鸿发现,之所以不断冒出新东西,是人的本能的追求使然。在显示技术领域,这种本能的追求体现为便携性和愉悦感。然而,目前的显示技术在越来越大、越清晰和便携性之间却存在巨大的矛盾。正是这样的矛盾,成就了刘自鸿创新的起点:如果屏幕能变成柔性、又很轻薄的,那一定很酷。

自博士时期确定“自选研究”课题起,对于柔性显示的选择,刘自鸿就是执着且勇敢的。2012年,刘自鸿拉上了师兄弟余晓军和魏鹏,搭上各自的全部工作积蓄,毅然决然在深圳和硅谷、香港同步成立了柔宇科技有限公司。

艾诚对话刘自鸿

挑战如影随形。彼时,在所有成功的创业公司中,几乎没有一家会选择在成立之初就选择多地办公。而这个决定在刘自鸿看来却是至今仍非常重要的,因为企业需要不同地方的资源整合,比如硅谷的人才和供应链,深圳的产品设计、生产制造团队和移民文化,香港的国际化平台和教育优势。

另一个更大的挑战则是,彼时虽然业界对柔性显示屏技术趋势看好,但即使像三星、LG这样的大厂商也都因为良品率问题很难大规模量产,而且柔性屏量产之后,找到相应的终端形态也是个难题。不少专家更是预言,柔性屏这事至少30、50年才成。

“其实所有的创新、创业都会有面对一些未知的挑战和风险,我们也不例外。但更重要的是,基于我们自身的知识、行业经验和自己对未来的独立思考,我们相信柔性电子、柔性显示、柔性传感这样的技术可以在未来的信息社会当中发挥巨大作用。”因着这份理想和信念,从上游材料工艺、电子器件到下游产品设计等,公司的初始团队愣是渡过了一段“同学、朋友、家人都不知道我们去哪了”的埋头时光,致力研发。

终于,2014年8月,柔宇科技发布厚度仅0.01毫米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该显示屏不仅能应用在手机上,还可用于智能家居和智能交通产品。至此,柔宇“一战成名”。

你觉得成功的时候,就是灾难来临的时候?

“你会怎么介绍自己?”面对艾问人物的提问,刘自鸿脱口而出:“柔宇科技的CEO,但是我永远的抬头应该是一个工程师。”

就像对待自己一样,对于柔宇科技,刘自鸿也有着同样清晰的定位:一家致力于通过技术创新,让人们更好地感知世界的创新型企业。

事实上,对于技术和创新的追求,在柔宇科技的身上早已体现得淋漓尽致,甚至显得有些令人难以置信。创立五年来,柔宇科技在国内外储备的专利多达1500多项。细细算来,几乎每一天都有专利诞生。“当你真的非常专注创新的时候,想法就非常自然的来了。”刘自鸿解密道。至今,在他的企业中,技术、研发人员的比重仍占到70%左右,每年的研发投入也超过50%。

2014年之后,柔宇科技几乎每年都会为世人带来惊喜。2015年,全球首创可折叠设计的超高清智能移动影院Royole—X发布,佩戴后,人们的眼前将直接显示长方形屏幕,仿若亲临电影院。2016年,“头戴显示器+耳机”形态的又一款智能终端Royole Moon发布,3D弧形巨幕效果让人们的体验感更强。除此以外,柔宇科技柔性+的平台还渗透到了更多的行业应用当中,比如智能家居、智能建筑装饰、运动时尚、办公教育等等。

刘自鸿

虽然柔宇科技早已估值达30亿美金,但柔性市场的潜力却远未爆发。有数据显示,未来五到十年,柔性电子相关的市场应用可能会突破三千亿美金。刘自鸿也相信,未来的信息社会主要会包括人机交互、人工智能和万物互联三个主要方向。柔宇科技的主战场在人机交互,希望通过柔性+这样的创新型技术平台,更好地实现人机交互的功能,让人们更好地感知世界,从而在未来的万物互联的时代,用新的人机交互方式,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智能。当然,人机交互也会跟人工智能和万物互联有很多交叉的领域,而那些将成为柔宇科技持续开拓的方向。

“如果一个很大的行业、一个很大的市场,你的公司在这里头没有自己的优势,我想它也很难支撑起一个比较大的估值。成功是一个要非常谨慎使用的词,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说我们已经成功了,五年之后我也不会这么认为。”刘自鸿觉得任何企业在任何阶段都会有很多未知和挑战,所以应当永远保持敬畏之心。“很多时候就像一个乘法,一个大的市场规模乘以你在其中的比例、优势,这个才可能算出来你的市场体量,从而对应到你的市场估值。”

“如果什么时候你觉得你成功了,什么时候你的灾难就来了。”正如刘自鸿所说,他不是商人,是企业家。

合影寄语 刘自鸿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我们看到柔宇在一开始成立的时候,它是有三项很核心的业务的,比如说柔面屏的技术,还有柔性传感器、智能终端。现在这三个业务分别发展的如何?

刘自鸿:都在齐头并进,我们现在从基础技术角度来说,有柔性显示、柔性传感,还有我们在智能终端的一些系统级的技术。我们现在是基于这样的基础创新技术的平台,我们称之为柔性+的平台去应用到各行各业当中,比如说消费电子,包括手机、Pad、穿戴式的设备,也包括像智能家居、智能建筑装饰、运动时尚、机器人、办公教育等等,有很多不同的这种应用。

艾诚:每一个伟大都有一个勇敢的开始。但是我发现的是,柔宇一直让人神奇,2012年公司创立,然后就宣布实际投产,用了三年的时间里面,我统计了一下,有两百多项国内外的核心专利。我算了一下,三年200多(专利),平均每五天你就更新一项专利。怎么可能?

刘自鸿:现在我们有1500多项。

艾诚:1500再除以1500天,基本上每一天都有专利。

刘自鸿:基本上是这样的事情。

艾诚:我能理解做屏幕的创意是从创始人而来,那这些持续不断每天更新的专利从何而来?

刘自鸿:我们现在有很多的工程师的团队,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有差不多70%左右都是我们的技术、研发相关的人员,他们是非常出色的这些技术开发人员,他们每天都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所以,你会看到我们每天真的就是IP部门(知识产权部门)忙得不可开交。

艾诚:因为你们是还没有上市,收入的额度和利润的额度是否能分享?

刘自鸿:收入其实是我们从2014年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然后很多人好像之前有问过我说,柔宇你们这么多年,好像生活当中没有用到大量的你们柔性的手机什么的,你们没有销售是不是?其实这是一个误解,从2014年、2015年、2016年,今年也是一直都在增长。但是这些数据的话,我们会在合适的时候,到时候大家都能看得到。

艾诚:在柔性屏的这个市场里面,你觉得未来的十年,您能跟我们描述一下它可能的场景吗?

刘自鸿:我觉得未来,它一定是一个万物互联的时代,是一个大连接的时代。我们在通过有限的连接技术或者无线的,包括5G这样的技术,把所有的这些孤立系统连接起来,那就是未来的信息社会,这些连接可能不仅仅是今天的手机、iPad或者是已有的这些电子设备,它还可能包括我们生活当中方方面面的东西。比如说桌子、椅子或者是我们的衣服、我们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