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杜小月”曾让袁立红遍了大江南北,然而息影多年,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演员袁立,却因为参加《演员的诞生》节目,被网络描述成:“吸毒了似的”、宛然一个“神经病”。

无法容忍舆论如此羞辱自己,袁立赤膊上阵,在网上与浙江卫视激战了近半个月,当年那个风风火火的侠女“杜小月”好像又回来了,而她息影期间发生的故事也跟着被曝光了出来:原来,沉寂多年的袁立,一直在做公益,散尽钱财帮助了很多尘肺病人。

那么,“精神病”和“爱心天使”,哪个标签才是真正的袁立?还是说,她本就是“双面佳人”?

跨国婚姻治愈了 “公主病”?

不同于身世凄惨的杜小月,袁立出生于浙江杭州,是个城市人,高中的时候就被星探挖掘去拍广告。1992年,她被北京电影学院录取,还取得了92级专业第一名的成绩。“我一定是下一个巩俐,我是NO.1。”考上之后,袁立很骄傲。

出道以后,袁立星途平坦。1998年,出演海岩小说改编的《永不瞑目》,不仅塑造了欧阳兰兰这一经典角色,更斩获了第18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角奖,2000年饰演的杜小月更是许多人心目中的经典角色。

袁立

20年的职业生涯,袁立顺风顺水,更助长了身上的“公主病”。有一次,袁立去北极看北极光,同行的还有一位“皮肤有颜色的人”,老板建议她们俩可以一起洗个澡看北极光。这让袁立心里很不愉快。

她想说:“我为什么要跟她一起洗?”在聊天过程中,她知道那人只是一个铺床单的服务员,是用她的积蓄来度假。“我可以和她一起吃饭,但是我不可以做到和她一起洗澡。”她坦承,那时的她有一点点等级观念,“这个观念是我出身的地方给我的。”

2011年,袁立嫁给了外籍丈夫林博文,后来跟随他去美国生活。这段时光把袁立打回了原形,在美国,没有人认识她,她就是一个普通人。从国内带去的坏习惯,也因为这段生活慢慢改正了。

她终于明白:人,是最最重要的。“降下来以后我很舒服”。

做公益活成了杜小月?

袁立演绎的“杜小月”,出身底层,好打不平、关心弱势群体,虽智慧不够,易被坏人利用,但依旧初心不改,与恶势力斗争到底。在一次访谈中,袁立说,为什么大家喜欢杜小月,因为那就是袁立本色,她演得放松,自然招观众喜爱。

15号,袁立一段最新采访视频曝光,她突然决定:原谅一切,这场仗我不打了。这很不“杜小月”!可惜的是,在视频录制结束后一小时(14日),“宽恕”的声音还未传到对方那边,她的一段录音被曝出来,“脏水”泼向了她新的舞台——公益。

回到国内,袁立开始做公益,帮助儿童、帮助抗战老兵……但在这些过程中,她也发现了一些问题:“有真有假”。有许多人质疑袁立,通过慈善作秀,为她招来了许多谩骂。但一如杜小月,她并没有因为被骗、被误解而放弃公益。“个别人认为我作秀,有本事让他们也下乡。”

袁立

2015年,“大爱清尘”基金发起人王克勤邀请袁立下乡,一直生活在杭州、上海、北京的袁立从没去过乡下,就想看看乡下究竟是不是像报道里那样穷,于是答应去两天。

最后,她在乡下待了15天。不仅看到了破败的农村,还见到了一个群体——尘肺病人,一群“跪着走向死亡的人”。

600万尘肺病人的代言人?

袁立曾看过张海超“开胸验肺”的照片,她不理解为什么一个人需要打开自己的胸证明自己的肺黑了,才能拿到赔偿。联系上这方面的公益组织,她发现张海超居然只是600万分之一,更多的人没有赔偿。

此后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袁立,几乎每次都要为“尘肺群体”发声,无论是大学讲坛,还是电视访谈——尘肺病因何产生?尘肺病的病程有几期?尘肺病家庭的困难有哪些?如何消除尘肺病……

全素颜,戴着草帽走访,撑在竹竿上打盹,为老兵洗脚……尘肺病人常有肺结核等并发症,有人提醒她不要离太近,但她依然会去拥抱他们:“肺结核至少可以治疗。”谁会知道曾经的袁立,和一个健康的服务员一起洗澡都做不到。

看到因尘肺病缠身痛苦不已的任能平,袁立拿出40万,替他换了肺,虽然手术第二天,任能平就因排他去世,但他在世时,袁立把温暖、幸运都给了他。陕南跑一趟,撒出去十几万现金,承诺100台呼吸机(价值22万)也都兑现……

很多人质疑她,多年没演戏了,还到处做公益,资金来源不明。而跟她一起做公益的人也对她“无节制撒钱”多次劝阻:“你多年没有演戏了,挣钱也不容易,不能太大手大脚。”但她依然如故。

袁立

2016年年底,上海袁立公益基金会成立。他们为尘肺病人发放制氧机、进行紧急大病救助,而对尘肺病人家庭,还会发放助学金…

为了从源头消除尘肺病,袁立跑去矿上科普尘肺病,宣传口罩的必要性,甚至自己下矿井,体验矿工们的生活。发现矿工们戴着并无防护作用的普通口罩,袁立不解,她戴上对工人们发放的劳保口罩,才知道,别提防护了,这口罩连氧气都透不过,能把人憋死,难怪工人们不愿意戴。于是,她又走进口罩制造企业,向制造方科普尘肺病,呼吁他们制造“中国好口罩”。

“据我所知,人为造成的尘肺病,在日本、英国、美国都已绝迹。我希望中国能够早日消除尘肺病,这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标志。”袁立在一次演讲中说。

袁立还是演员吗?

息影多年,再以演员的身份出现在综艺的平台上,呈现给观众的居然是个“神经病”,袁立真是技不如人吗?

也许吧,袁立自己曾说过:“我是个没有演技的演员,是靠轴劲儿的。”为了让舞台下的观众听到四凤跪地的声音,她一遍遍跪到腿部水肿;上个综艺,拿起大葱就咬,自己辣死了,身上还一股大葱味……

袁立

输了对袁立来说也没什么,她早就烦演员这个职业了。她不止一次对娱乐圈的乱象嗤之以鼻,走个红毯、拿个奖、站个位都要挖空心思,联想前段时间某慈善晚宴上搞出的“C位”事件,娱乐噱头远远大过了慈善意义。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演员的诞生”能不能诞生演员?观众心中有杆秤。娱乐圈的黑幕、乱象也不会因为袁立们的“勇敢”消失。有人说袁立炒作、作秀,连她自己也说:“我非常高兴这场闹剧,把我关心的中国尘肺病农民推到了大众的视线前!这才是这场战役的真正意义!”

12月6日,尘肺病人吴东胜兄弟走了,走在他们最难熬的冬季。每天,可能都有人因尘肺病而死去,那么,尘肺病有可能在中国消失吗?答案是肯定的。为了那一天能够早日到来,就算这场大战偃旗息鼓,也不要对生活在水深火热里的那群人停止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