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李一男出狱,这让人们不由联想到还在狱中的另一位企业家——快播创始人王欣。不久前,离王欣出狱还有三个多月时,她的太太特意发了一条微博:“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 引来围观无数。这条微博似在替王欣下宣战书,并掀起了人们怀念王欣的情感浪潮。

其实,即便王欣在狱中默默“卧薪尝胆”时,也并没有淡出大家关注的视线,原因之一是,他的太太一直在微博上为他声援。2015年王欣太太发表名为《老公你好吗?》的文章,一天内就有近九千余人打赏,其中包括58的姚劲波、陌陌的唐岩、欢聚时代的李学凌。当然,人们怀念王欣更重要的原因,是对当年快播这一P2P应用的极大认可。“这次不管是月会员还是年会员我都充!”网友们在该条微博评论区的力挺就是最好的证明。

据说王欣在狱中也不忘阅读最新的互联网书籍充实自己,颇有知己知彼后再逐一击破的意味。那么这个即将从地狱归来的“昔日王者”,会向当年举报自己的乐视、腾讯等“友商”们发动什么“复仇”计划呢?

晚4年进入市场,却为何能后来居上,无敌于天下?

其实一开始在P2P应用领域横空出世的是迅雷,2003年它将P2P技术应用到下载技术中,跃为市场第一;4年后快播乘上P2P东风,将它应用到播放技术中,后来者居上。快播公司的业务其实有三大块:QVOD快播、快玩游戏和726网址导航。但最为人称道,独得亿万网民恩宠的还是这款国民播放器,它的口号是“让精彩无处可藏”。

相对于视频前几十秒的恼人广告,王欣追求的是无广告的极致体验。所以他与行业背道而驰,放弃视频广告的商业模式,取弹窗广告而代之。快播同时汇集了大量站长资源,让他们安装QVOD流媒体点播系统,以便上传视频和发送快播视频到其他网站。这样一来数万站长视频的来源渠道被打通,实现了资源共享。一边聚拢站长,另一边抓住用户痛点,快播很快就迎来了巅峰。

王欣

作为曾经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工具,2014年快播的全网用户高达5亿,而那时候国内的网民才6亿多,彼时的暴风影音不知被甩几条街。

早在2009年快播已手握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员工们甚至都开始畅想公司在美国上市的时间了。意气风发,接受媒体采访的王欣曾公开表示“暴风影音 不算我们的竞争对手。”

那时不会有人想到,五年后快播会成为政策清算的对象。也许真的是嚣张气焰灼伤了别人,打擦边球撬动了巨头利益,下次大哥们把酒言欢时,哪还会有你的一杯呢?

壮士断腕需趁早,奈何又搅利益局?

就像《天网》每集结尾罪犯被缉拿归案的景那样,2014年4月22日,大批警察突然冲进快播深圳总部,控制了所有电脑和核心员工。2.6亿巨额罚款从天而降,王欣也于当年8月在韩国济州岛被抓获。

快播被判死刑,乐视、迅雷偷笑,在中国打击盗版和扫黄打非的浪潮中,王欣被选中,锒铛入狱。

其实他本有两次机会逃过一劫的。

2012年,为了封杀不良信息来源,王欣曾试图推出举报系统。可正是如日中天时,一旦封杀会流失大批用户。他狠了心,但最终没舍得下手,错过了第一次机会;2013年,王欣尝试拓宽业务渠道,推出游戏平台、快播盒子、甚至原创内容。但用户都不太买账,跟播放器相比,现金流入速度太慢,这条布置好的转型计划只能搁浅,从而错过了第二次机会。

快播

王欣有着一套流氓逻辑:“技术狂人做出的产品多少带点‘草根原罪’,快播也不例外。”但当时其他视频网站早已纷纷删除违规盗版内容,准备血拼版权之战。只有他,任由路径野蛮发展,直到同年10月才推出了“快播小方”,开始由“宅男神器”向“家庭产品“转型。

可惜为时以晚,各大视频网站的“反盗版联合行动”、中央四部委的“剑网行动”都直指快播。就算“曾经纯真过”,也不能改写这个有潜力成为独角兽的公司轰然倒地的事实。

王欣的微博名是“快播王铁匠”,他曾对记者说自己只会做技术,庭审上“技术中立论”的发言也让舆论站在了他这边。技术的确无罪,但商业和运营有罪,毕竟5亿用户大部分是冲内容去的,快播60%的收入也不靠技术而是靠广告流量。

相比较而言,张一鸣的今日头条也自称技术公司,不生产而是搬运内容,用户规模超过五亿,威胁着百度,和快播情况很像。但差别在于,视频的内容版权常以天价出售,视频网站利益与此紧紧相连,你说拿就拿,谁都不可能这么大方。
从辩驳到认罪,王欣也许真的想明白了很多:

“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者一些侥幸思想……你影响的不止几个人,可能是一代人,因为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王欣在接受采访中,数度哽咽。

曾经有朋友形容他“一口湘普,满身才情,喜欢钓鱼”。即将出狱,但迎接王太公的,已不是当年那个快意江湖了。

如果不是快播,你还会爱我吗?

当年庭审时,国家版权局的行政处罚告知书显示快播是被乐视举报的。一时间乐视被网友的愤怒情绪埋没,尤其是贾跃亭的微博,分分钟沦陷于指责中。三年过去了,贾跃亭跑路、乐视业绩惨淡要出售总部大楼,而这边却是有妻子和万千网友应援、等待回归的和谐场面,不禁让人感叹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11月14日下午,360宣布推出自己的短视频平台——快视频。吃瓜群众一眼就发现了快视频的logo像极了快播,还是熟悉的红黑蓝配方,再加上周鸿祎曾是快播的投资人,这背后是否有深意,各方都在暗自揣测。

其实快播积累下来的用户和品牌价值能够让他卷土重来。王欣曾经也表示,如果自己再次创业,会把所学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但这三年里竞争规则早已被改写:直播大战接近尾声、共享行业千帆过尽,中国视频会员市场正在爆发增长,内容行业进入付费时代。

王欣与贾跃亭

从爱奇艺《盗墓笔记》开始,优质内容付费越来越被网友接受。截至2016年12月,中国视频有效付费用户规模已突破7500万,增速高达241%。所以未来发展的是知识经济,竞争也将转化为知识产权的竞争。同时阿里、腾讯等大佬们轮番烧钱扩张版图,不喜欢风投的王欣估计会在这资本战场里铩羽而归。

在产权意识觉醒、版权受重视、付费成大势的背景下,王欣想要卷土重来,肯定不能重蹈覆辙。但若不是快播,网友们估计很难爱他如初吧。几年前就承认模型本身有问题,不知狱中三年王欣可否想出了改进和致胜的奇招。无论如何,我们还是有理由期待王铁匠能带来全新的技术革命,三次创业也依旧精彩。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创业本身就是打破条条框框的事情,然而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不能做,则是需要智慧才能拿捏好的。尤其是在变换多端的新媒体行业,如何在各利益方中斡旋?如何准确把握新媒体的未来走向?又如何在不危及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可以顺利地按照初心去实现作为媒体人的价值呢? 12月9日《艾问人物·预见未来的媒体》录制在即,届时欢迎各位莅临中国教育电视台,和我们一起发问当下、激辩关于新媒体的未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