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网友:“虽然听过你无数的道理,现在却帮了我很多,当我想不明白,我突然想起你说的话,激励了我,给我温暖希望的源泉,谢谢你”

网易网友“除了演讲和心灵鸡汤,他已经没啥新的东西了,他卸任之后,新东方的股价还涨了三块,其实他早就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凡是我投的公司,原则上一概不允许死掉”

俞敏洪卸任新东方CEO

55岁的俞敏洪要离开新东方一线了23年前,他和妻子从电线杆刷广告做起。那时候,他不会想到这家公司将来市值会达到60亿美元。而今天到说bye的时候了。

新东方刚刚宣布:俞敏洪同志不再担任新东方集团CEO一职,但仍继续担任董事会执行董事长,负责新东方的战略和运营管理工作现任新东方总裁周成刚接任CEO职务。周成刚,2000年离开BBC,加入新东方。俞敏洪说,相信周成刚是现在最为合适的领导者,将带领新东方在目前所取得的成功之上迈向更高峰。

其实俞敏洪的决定并不让人感到意外。8月19日,他就在自己的一篇随笔中写道:“对于人来说,要不就是Keep busy living, 要不就是 get busy dying(要么忙于生存,要么赶着去死),我们要思考的不是去赶死,而是如何更有希望地生存。”

为了这个目标,俞敏洪这几年做投资、拍电影、二次创业,55岁的他仍然让人期待虽然也有网友质疑他是:“退居幕后换汤不换药”、“卸任只是更专注战略”,但俞敏洪似乎不以为然。离开新东方一线后的他,下一站会带来什么惊喜?新东方未来发展的希望又在何处?今天就让我们一起聊一聊俞敏洪这几年动的那些“新心思”。

老俞的新三重身份

俞敏洪曾说,自己目前主要有三个身份:第一个是新东方创始人、第二个身份就是青年人的创业好朋友、第三个身份就是耿丹学院理事长。这三个身份很形象的概括了俞敏洪这几年关注的领域。

1、投资影业、拍网剧,跨界进入影视圈

事实上,俞敏洪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涉足影视业。以新东方创业故事为原型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上映后反应不错,当年票房破5亿。

2003年俞敏洪投资电影《中国合伙人》
2003年俞敏洪投资电影《中国合伙人》

这件事情对他影响不小。俞敏洪参与的洪泰基金成立后,投出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自在影业这次试水俞敏洪表现得非常低调,当时很多人并不知晓他参与此事。有一种说法认为,当时新东方在教育培训产业的转型上遭遇了危机,投资“自在影业”是为网络剧做筹备,为后来的新东方网络造势,也为教育培训O2O带来了间接的好处。

有了第一次,很可能就会有第二次。今年7月份,当原润亚影视董事长陈铁铭和金山公司创始人求伯君找到俞敏洪,要一起成立影视公司的时候他果断响应,一拍即合三人随即成立了彼格影业俞敏洪本人对此似乎期望很高,他说,希望将新东方的资源和故事应用到影视行业,并潜移默化影响更多的人。有资源、有故事、有背景、有资金,彼格影业可以说箭在弦上,就等开机。

2、“电影+教育”,如何挖掘新东方IP?

要想开机也不难,其实早在彼格影业成立当天,就启动了全娱乐节目《进击!BIGBOY》,最终,节目将最终竞选出12个人,参演同名网络剧的拍摄。现场俞敏洪也像大家长一样跟演员们谈梦想、谈努力,可以看出,俞敏洪希望更多挖掘年轻人身上的故事。

那么,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作为传统的教育行业,将如何与互联网深度结合?俞敏洪认为,电影是教育的分支之一,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当前比较好的教育形式就是视频教育,他说:最好的教育是寓教于乐,这样比较容易让人学会品德及做事情的方法。另外,他还提出了可以利用当下很流行的网络直播、VR的方式来做。俞敏洪还会亲自参与剧本的前期,提出一部分建设性意见,并负责调动资源,甚至亲自撰写剧本。

3、耿丹学院,俞敏洪的“独立宣言”

其实无论是跨界投资影视还是亲自撰写剧本,都可以看出俞敏洪亲力亲为做教育的决心,这一点更明显的体现在他执掌北工大耿丹学院上。

去年10月9日,俞敏洪在微博上宣布:“从今年起,接手了一所民办大学耿丹学院,希望用我后半生的精力和资源,打造一所出色的中国私立大学来。”耿丹学院的前身是北京维尼纶厂,学校的教学楼就是由当年的老旧厂房改造而成的。

大约在十年前,俞敏洪就曾多次公开表示想建一所非盈利性大学 正式接管耿丹后,俞敏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每年拿出50万元给学校买书。如今,他捐赠的第一批图书已经到位;俞敏洪还计划今年9月推出“企业家英才计划”,邀请他的企业家朋友全额资助被学院录取的优秀贫困生,并收他们做徒弟,指导学生创业、推荐就业等。俞敏洪正在调动他所能调动的一切资源为耿丹的发展助力,他甚至开始筹划成立耿丹学院教育基金会,将自己的财富捐给基金会。

在俞敏洪看来,办大学是使命使然。人到中年,他更是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刻在骨子里的教育情结,让他注定了这辈子将在教育这条路上不懈走下去。

新东方的变革之战

如果说办大学是俞敏洪教育梦想的寄托,那么新东方则是支撑他所有梦想的坚硬基石。尽管已做到了教育行业第一把交椅,但俞敏洪并未从此躺在功劳簿上享福,不过面对一波又一波后起之秀的追赶,新东方也遇到了不少瓶颈。

今年以来,在线教育的强势爆发让一直以传统教育为主战场的新东方频频受到挑战。但俞敏洪始终认为:“纯粹的地面教育永远不会被消灭,未来教育一定是线上的支持系统和地面的体验系统相结合的状态。”

除了在线教育的冲击,上市后的业务调整也带给了俞敏洪不少挑战。上市以后对投资回报率要求高,每年要实现良好的增长,不可避免要比以前更偏向于经营。可教学是个良心活,短期难以见成效,急切扩张的新东方屡屡失败,还影响了公司原来的文化和激情。

新东方创始人徐小平也曾批评说:“并购对新东方是个坎儿,俞敏洪在心理上对收购有抵触,他是艰苦创业成功的人,他愿意拼体力,但是本人不太愿意玩钱(资本),我感觉这就是他的问题,早期错过了很多并购的时机。”

好在俞敏洪渐渐稳住了大船,走过了调整期,新东方已经不在是创业企业,而是日渐成熟稳定。近一年股价形势可喜,从最新一季财报来看同比增长了17.6%。或许,新东方的变革之战才刚刚打响。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现在早就不是当初举办几场激情澎湃、幽默诙谐的讲演和满大街、满校园张贴小广告就可以占据市场的时代,从“草莽”到“正规军”,俞敏洪需要为自己和新东方找到新的定位。很难想象,如果真有一天新东方与老俞再无瓜葛,会是怎样,但可以肯定,新东方不再仅仅只有一个俞敏洪。在事业经过一个新的转折点后,俞敏洪的放权又是否能为新东方带来新的转机呢?期待俞敏洪老师早日登上新的“讲台”。

本文参考自以下资料:

  • 中国企业家网 2016-8-25《两次跨界投资影业,如今又要拍网剧,俞敏洪的心思你不懂》
  • 京华时报 2016-6-7 《新东方俞敏洪重登讲台 执掌北工大耿丹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