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第一代浙商风云人物、万向集团董事长鲁冠球先生因病逝世,享年72岁。

今天,马云撰文悼念:“惊悉我非常尊敬的鲁老前辈去世,哀恸不已、百感交集。浙商开创了一个时代,而鲁老代表的这辈人开创了一代浙商!

1969年,多数人还不知道市场经济是什么的时候,鲁老已经开办了自己的工厂;1984年,多数人还不知道外国长什么样的时候,鲁老已经把产品出口到了美国;上世纪末,多数人刚开始走出国门的时候,鲁老的企业已经在海外站稳了脚跟,走出了中国企业全球化的第一步。前不久有人送我一句话,多数人是因为看见而相信,只有少数人是因为相信而看见。我觉得这句话用在鲁老身上再合适不过!”

万向集团官网讣告
万向集团官网讣告

受人敬仰的鲁冠球先生虽已逝去,但他留下的有形或无形的遗产,必将影响后代很久。

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农民子弟,到成为叱咤国际商界的商界巨头,虽然只有初中学历,却能一手把一个乡镇企业做成多元化发展的万向商业帝国,这其中,有何秘诀?

初创企业如何布局?

1969年,24岁的鲁冠球看准了机会:国家批准每个人民公社可以开办一家农机厂,于是,他带领6名农民,集资4000元,创办了宁围公社农机厂,也就是今天的万向集团。

此后10年,宁围公社农机厂用废旧钢铁做原材料,生产犁刀、铁耙、万向节、失蜡铸钢等五花八门的产品。

就在这一原始积累的过程之中,鲁冠球从1978年开始思考一些问题:“做工厂不能有什么就做什么,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要小而专、小而精。”。

要知道,今年6月份,美团王兴还与携程梁建章、饿了么张旭豪等进行了一场“专业化还是多元化”的隔空PK,而当时还是8亿中国农民之一的鲁冠球却在时代的滚滚车轮之下做了他的选择。

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鲁冠球的一生就是不断学习的一生。他有一位秘书,每天专门为他准备剪报和资料,晚上7点看《新闻联播》,然后是《焦点访谈》,9点继续读书看报,这是鲁冠球长年保持的习惯。

鲁冠球

1979年,改革开放的大幕拉开了。《人民日报》的一篇《国民经济要发展,交通运输是关键》的社论让他看到了中国汽车市场的前景。

他决定集中力量生产一个宁围公社农机厂已有的产品,也是汽车传动轴与驱动轴的连接器——万向节,他把挂在厂门口的七八块厂牌都撤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一块“萧山万向节厂”。这可不是简单的七八块厂牌,而是当时年产值达到70万的多元化产品。

企业多元化的时机是什么?

鲁冠球是典型的浙商——“敢闯敢干”,创下了很多第一,他也是中国大陆最早拥抱资本市场,借助资本发展实业,又借助实业拓展资本的企业家之一。

如今,万向集团控股4家上市公司,分别为:万向钱潮、承德露露、万向德农、顺发恒业,累计市值超过550亿人民币;同时还参股了中色建设、兔宝宝、航天动力、航民股份等上市公司。

除此之外,万向系还拿到了除券商之外的几乎所有金融牌照,参股银行6家,今年3月,市场又传出消息,万向将与阿里巴巴一起申办民营银行。

这是否意味着鲁冠球放弃了“专业化”的战略路径,转而拥抱“多元化”了呢?其实不然。

最初,鲁冠球的投资目标非常清晰,他总是结合万向的产业发展需求,立足自身的实际做安排,从不盲目扩张、盲目多元。

八十年代,鲁冠球开始从汽车万向节拓展到生产汽车传动轴、轿车减震器、轿车等速驱动轴等汽车零部件产品,开始“汽车产业相关多元化”布局。

这种“多元化”在他的“汽车梦”上体现得尤为具体。

在乐视贾跃亭之前,鲁冠球也有一个“汽车梦”,而他对这个梦想的执着程度已经近乎移山的愚公:“我不造汽车,我儿子也要造。儿子成功不了,我孙子继续。”

如何“弯道超车”?

鲁冠球非常清楚,中国想要在汽车领域打场翻身仗,只能从新能源汽车开始。1999年,鲁冠球正式成立电动汽车项目组,并定下了“电池—电机—电控—电动汽车”的发展路线。

2002年,万向自主知识产权聚合物锂离子动力电池、电机及控制器等关键零部件相继研发成功,第一辆电动轿车、电动公交车也随之研制出来。

看起来,鲁冠球的“生态化反”之梦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然而,最重要的国内汽车生产资质还没能拿得下来。

这时,鲁冠球在20世纪90年代已经获得成功的“国际化战略”再次派上用场,并最终成功打通了整个汽车产业链。

万向集团

2009年,鲁冠球投资13.65亿元,建设国内规模最大的电动汽车和锂电池生产基地。

2012年,万向将美国最大新能源电池制造商A123公司收归旗下,又以1.49亿美元收购美国电动车巨头菲斯科。

终于,在2016年底,鲁冠球拿到了国内第六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此外,收购整合菲斯科顺利,万向与宝马合作开发出得首款混合动力汽车Revero甚至赢得了“特斯拉对手”的高度评价。

在“汽车产业相关多元化”布局之后,鲁冠球也开始进行“非相关多元化”发展尝试,采取的策略则基本是依靠“并购、投资”相关领域公司实现对新产业的介入。

但不难看出,这些“万向系”上市企业的主营业务,大多集中在农业、汽车、新能源领域,与“万向系”非上市公司集群高度吻合。

如何被写入哈佛商业教材?

无论是当初砍掉其他多元产品,专业生产万向节,还是后来进行的“汽车产业相关多元化”以及“非相关多元化”的尝试,无不折射出鲁冠球在管理学上的颇高造诣。

一位曾供职于万向集团董事局的人士说,万向集团能做的这么大,决定性因素就是两个:一是鲁冠球超越常人的勤奋,二是鲁冠球对企业战略布局和管理上的方法论。

“很多人总看着别人好,最后种了别人的田,荒自己的地”。农民的儿子鲁冠球用十分接地气的语言概括了万向的战略路径选择宗旨。

鲁冠球

万向的发展也三次被哈佛商学院写入教材当作典型案例,包括:《万向集团,一个中国企业的全球战略A》和《万向集团, 一个中国企业的全球战略B》等等。而初中没毕业的鲁冠球,也被管理学大师们尊为“农民理论家”。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作为第一代民营企业家中教父级的人物,鲁冠球虽然去世了,却留下了一个活生生的管理学案例——万向系。他还撰写了120多篇理论文章,也因此成为中国企业家著述最多的人之一。2005年,鲁冠球还获得“袁宝华企业管理奖”,这一奖项被认为是中国企业管理科学领域的最高奖,鲁冠球是获得此项殊荣的第一个民营企业家。虽然鲁冠球已离去,但他永远活在给后人留下的经营宝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