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14日,在云栖大会首场新零售峰会,1500多位新零售的从业者和思考者齐聚云栖,探讨新零售在中国的最前沿的实践和思考,盒马鲜生的创始人侯毅也在其中。

盒马鲜生被马云高度重视早已不是新闻,而新零售,也是马云眼下最关注、也最频繁提及的概念。目前,盒马已在全国开出20家门店,曾在同一时间,上海、北京、杭州、贵阳、深圳,“五城开十店”。

就在近期,侯毅向媒体表示:盒马鲜生将于今年10月推出面积约在800平方米的便利店产品。这些都昭示了盒马扩张的野心。而侯毅也再也没有开第一家店面时的忧虑。

一号工程的操盘手是谁?

候毅是上海人,在盒马鲜生官方提供的介绍中,侯毅是“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盒马创始人。”

2016年1月14日,侯毅在上海开了一家只能用支付宝的“网红超市”,而这也是盒马鲜生的第一家门店。

可以说盒马从一开始就是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张勇亲自孵化,马云曾巡店点赞。另外最值得关注的,就是盒马的操盘者侯毅本人。

上世纪90年代初,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的侯毅开始创业,在多个领域从事过经营后,1999年加入上海可的便利店10年,见证了可的从20多家至2000家门店的蜕变。

侯毅

2009年,侯毅加入京东,先后担任京东物流的首席物流规划师及O2O事业部总裁,参与和见证了京东由小到大的迅猛发展,对于B2C电商的核心价值和理念有着深刻的理解和实践。在传统零售和电商摸爬滚打后,侯毅对这个行业有了直觉的判断:新零售不可能通过传统零售和传统电商的自我升级来实现,必须要彻底颠覆。

2015年初,侯毅在“喝了无数次咖啡”之后,终于确立了他们的新零售愿景,而盒马鲜生就是他“彻底颠覆”后的产物。“不收现金是底线。”这位自称有着18岁心态的“60后”创始人,说到这一点非常坚定,“这决定了盒马鲜生的模式,肯定是不会改变的。”

盒马鲜生能代表新零售吗?

在阿里巴巴CEO张勇看来:新零售就是看上去似像非像,但却从来没见过的形态。也就是,新零售就是“四不像”的全新业态。而盒马鲜生绝对是这个定义的真实写照。如果不亲自到访,你对盒马鲜生的感知可能会很模糊。它像一家超市,但在店铺中设置了30%—40%的餐饮体验区,可以生熟联动;表面上看是门店,但店面之后还有一个物流配送中心,支持线上的销售;这是一家线下的物理门店,但是分秒更新的电子价签保证了它与线上的同一价格。

“实际上今天我们讲零售业,其实零售业本质不会变的,我们采用新零售、新金融、新供应链,是不断加强改变零售的基本本质,所有的零售业还是围绕本质讲的。”

盒马鲜生

做盒马的时候,侯毅看到了整个电商的演变。中国电商有两大类:平台类电商、B2C电商。B2C电商的核心是标品,标品的能力是量采购越大竞争能力越强,苏宁国美已经证明了,所以自营是最好的模式,品类特征决定了业务的发展方向。

再回过头看传统零售,一家传统零售企业曾对线下的客群做过分析,发现十年前客户的平均年龄是35岁,而现在客户的平均年龄也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过渡到45岁,所以,如何重新“讨好”年轻人成为重中之重。而新零售的核心在于线上线下的融合,能更好地抓住了年轻消费者的痛点。

“所以盒马当时就在想,我们是不是用实体店来做生鲜电商。为什么实体店能做?因为我们的超市卖场已经证明这个商业模式通过超市卖场能实现的。想用实体店加生鲜电商解决它的痛点。”

今天来看,盒马已成为“新零售的标杆”企业。盒马的商业价值已完全不同于传统的B2C电商与平台型电商,是基于实体门店的、精确流量运营的第三种模式。云栖大会上,侯毅也曾表示:“快消和生鲜全品类运营,让消费者实现不同场景下的一站式购物,目前只有盒马实现。”

“盒马”们的本质在哪里?

马云曾在网商大会上说,阿里做盒马、做淘咖啡(无人便利店),不是要把它们开遍全国各地去冲击线下实体,而是要将这套模式输出给第三方,带动零售业转型。但这之前,阿里巴巴需要自己先把样本走通。

在外界看来,阿里巴巴此前收购三江购物,入股百联等一系列举动,未来都有可能与盒马模式对接。但在盒马自己强管控下被证明可行的方案,第三方采用时如何保证标准化,能否做到马云关心的保质保量,现在看还是一个未知。

目前来看,盒马鲜生仍然存在很多问题。首先,盒马不收取现金的支付方式决定了盒马以年轻人为主的消费人群,而在现在的社会,在生鲜上消费能力最强、频次最高的群体仍是中老年人。

其次,盒马的价格仍然偏高。一只中等的龙虾和一些其他海产品,也足以花费千元左右。第三,就是差异化不够。除了生鲜区以外,其它80%左右的区域和普通的大超市没有本质性的区别,容易被模仿和学习。虽然今年以来,盒马鲜生和天猫的供应链开始逐步融合,在盒马能找到不少在天猫上热卖的爆款,比如当季的金车厘子、波士顿龙虾,但还远远不够。

盒马鲜生

侯毅曾表示:“现在盒马鲜生有很多的模仿者,但大多停留在线下门店+APP如何提高销售这个层面,对盒马鲜生来说,实体店只是流量运营,我们所有的事情是围绕会员和体验来做的。”盒马虽以全渠道供应链与数字化运营快速筑起壁垒,但很多传统零售在数字化运营的表现也是十分优异,与后起并迅速扩张的“永辉新物种”相比,盒马目前还没有太过明显的优势。

当下,消费升级让新零售的尝试和创新有了更大的空间和机会,对于新零售入局者,或许未来已来。然而无论是大型商圈、百货地产还是中小零售实体,新零售的本质依然离不开数据、算法、人工智能这些最前沿的技术,渠道建设也是最重要的环节。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目前,生鲜零售的入局者比比皆是,然而只有掌握先进的供应链与物流技术才能帮助“盒马们”在未来赢得真正胜利,并重新定义什么叫新鲜、什么叫低价。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是否拥有一定的资本实力也不能忽视。

无论新零售的定义多么琳琅满目,最重要的是“让人(消费者)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合适的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