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的铁拳》票房已突破18亿,但是作为间接投资方的光线并未因为该片获得多大利益。国庆假期结束后,光线股价反而大跌,市值蒸发了20亿。

醉心于书法写作的王长田,近日也颇多恋上了辛弃疾的词,“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词里行间,不只是当年辛弃疾的怀才不遇,或许也有王长田本人的心情郁结与商场上的“不得志”。

光线传媒股价

(数据来自于网络)

这两年,光线仿佛中了“魔咒”一般,从《大圣归来》到《战狼2》,这些本该抓住的爆款作品,却一次次擦肩而过,很多人都在臆测:王长田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吧!

有人说,看片买股的时代,早已不在了。但对将百分之六七十时间花费在电影上的王长田来说,投资一部好电影,押对一个爆款,却是一件值得呕心沥血的事情。

意气风发的那几年,王长田也大谈剧变时代,只有站在风暴中心深耕主业,才不会被越甩越远。可是风光不过这几年,风水就轮流转了,王长田领导下的光线开始被质疑“走向平庸”。

屡屡错过爆款,光线尴尬了?

光线一度被诟病影片质量不佳,王长田也对此耿耿于怀。

2012年《泰囧》的上映,是一个转折点。王长田“抓新导演”的策略,在短时间内呈现了不错的效果。《泰囧》一个月票房达12亿、《致青春》16天破6亿、《中国合伙人》三天破亿……屡创票房奇迹的他一度被誉为“娱乐之王”,这也让王长田长出了一口郁积已久的气。

2013年到2016年,应该是光线最为风光的四年,有《港囧》《美人鱼》这样的票房黑马,也有《同桌的你》《左耳》《匆匆那年》等以小博大的青春片投资案例。如果说华谊兄弟做电影还有点个人情怀在里面,那么王长田领导下的光线则更像个“投资客”。

光线投资的电影

王长田一直在努力让光线成为“会下蛋的母鸡”,而不是“一篮子鸡蛋的集合物”。他随时在观察、理解、缔造光线每一步的商业模式,那时候,王长田被公认为“是个精明的商人”,投资嗅觉敏锐,眼光精准,不掺杂感性的成分。

即便精明如王长田,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先后错失《大圣归来》《战狼2》,或许成为王长田始终无法释怀的投资案例。

2015年,《大圣归来》上映前三个月,光线的电影片单中还有这个电影项目,王长田也曾在微博上表示这个项目追了三年,后来光线却中途退出,对外回应则是“过程复杂”。不过坊间流传的消息多是,光线认为《大圣归来》项目比较“渣”,选择了放弃。

王长田虽追悔莫及,在《大圣归来》上映三天后,光线宣布投资2000万元与田晓鹏团队成立十月文化,算是“亡羊补牢”。

王长田

吴京拍摄《战狼2》时,团队人员也曾最早与光线接洽,光线一度确认参投,后来也是退出了这个项目,改做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影发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虽有3亿衍生品销售的IP价值,但票房仅达到5.3亿,跟《战狼2》近57亿票房相比天差地别。

《战狼2》上映首日4小时破亿时,王长田还专门在微博上向吴京谢楠夫妇表示祝贺,谢楠想了好久都不知道怎么措辞回复自家老板。不过橙子映像作为《战狼2》的出品方之一,光线传媒持有其25.92%股份,算是间接参与了《战狼2》的票房收益。

今年国庆档,光线主打的《缝纫机乐队》票房仅过3亿,其受益于参股公司新丽传媒和猫眼文化出品和发行了《羞羞的铁拳》,间接投资了《羞羞的铁拳》。

曾经眼光独到,愿为一部片子孤注一掷的勇气,似乎正在远离光线,取而代替的,是保守的分散投资。

王长田的“三急”格局落伍了?

光线的11年电影之路,王长田有着明显的“三急”:一急,光线投资电影数量逐年增多,达到一个井喷状态;二急,他的经营理念里,电影只是一件商品,能快速赚钱和票房才是第一位;三急,光线投资的《爸爸去哪儿》大电影,仅仅用了五天时间就完成拍摄,不过钱赚了。

把娱乐当成生意来做,王长田曾公开表示,“不能要求电影承担太多的教化功能,那种批判社会的、探讨人性的、艺术创新的内容,不是电影的主流。”他认为,市场可以生产各种类型的产品,观众爱不爱看是另外一回事儿,但对光线这个商业公司来说,电影能快速赚到钱和票房才是第一位。

王长田

有人说,王长田尝到了《泰囧》《致青春》《左耳》等“以小博大”的甜头,一直按照以往的老模式进行复制,套路太过守旧。

光线先后错失《大圣归来》和《战狼2》,并非运气,而是性格注定。王长田本人也曾说过,自己最痛恨自己的一个缺点是坐不住,没耐心。

不过,年过50多岁的他,却有着一颗求变的心。现在,他还要求自己每天保持生活状态的年轻化,接触周围的年轻人,了解他们的兴趣爱好,并将这些想法参与到公司决策和项目执行中来。《战狼2》上映那会,他又宣布了光线的又一个“年轻化”电影项目——郭敬明小说改编的《悲伤逆流成河》。

然而,市场到了“内容为王”的时代,“知名IP+小鲜肉+大导演”也不是影片卖座的套路了。他忘记了,市场一直在不断更迭,观众审美、意志表达不再那么肤浅了,观众看腻了清新偶像片、无营养的喜剧片后,他所不看好的那些内容反而成为市场的“宠儿”。

《大圣归来》《战狼2》的成功,靠的或许不是什么精明的商业套路、讨好观众,而是一颗做内容的匠心,这是目前的光线和王长田所不具备的。

王长田为什么把自己活成了“苦行僧”?

“骆驼公司”是光线传媒的代名词,很多人用“苦行僧”来形容王长田。

“我从来没想去变成一个奔马,我觉得骆驼挺好。”在王长田眼中,骆驼长时间没吃没喝,依旧可以生存下来,代表着一种不放弃、不抛弃的精神,光线亦是如此。

并购失败、IPO受阻、股价下跌已成为业内常态,光线也深受其苦。

今年4月份,光线发布了2016年年报,其2016年净利润高达7.4亿,但是股价跟今年的1月份最高价相比,已经跌了22.7%,公司市值缩水近71亿元。国庆假期结束后,作为《羞羞的铁拳》的间接投资者,光线股价反而大跌5.76%,影片另一联合出品方捷成股份,假期结束后开盘股价也下跌2.15%。

光线传媒

光线传媒业绩大涨,却遭遇资本市场冷眼。王长田也在微博上“大吐苦水”,影视类公司无论业绩好坏,股价都会受到波及,市场无法区分公司的投资价值。投资者损失惨重的,公司管理者就会被骂得狗血淋头。

也有投资者经常问王长田,“公司是不是出了问题,到底会不会涨?要不要抛?”

那么光线这家公司,还值得投资吗?就如王长田所说,如果你信任一家公司,就长线持有它;如果不信任,就抛弃它。

近年来,光线在电影相关业务正在不断减少,却不断向视频、动漫、游戏、VR等其他业务扩张。建立一个多元化的泛娱乐平台,是王长田的愿景,腾讯和阿里对此也谋划已久,贾跃亭苦心经营的乐视帝国已经崩了。

王长田能做成么?至少他还在努力着,却时刻处于一种紧迫感。弟弟王洪田跟母亲聊天的时候都在调侃自己的哥哥:“你看他累得那样儿,要我,哼,甩手完了。”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王长田之所以让光线今年如此惨淡,其实是他个人的天花板使然。光线多年来没有引进风投,但找到王长田的风投却有很多,涌动在行业内的投资则更多。好几次,王长田都临场放弃了。他就如同一只奔跑的骆驼,不停在奔跑,急着在奔跑,但前提是带着一份骆驼的耐性。固守江山不易,市场一直在不断更迭,王长田该拾起耐心和勇气放手去博了。

2 意见

  1. 艾问应该还处于扩大影响力时期,觉得应该再养一养,暂时时机不太合适,除非通过各个平台的数据分析认为目前的影响力已经适合改成付费了,改成付费是个不可逆的事情,也会切断较大一部分的后来流量,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