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韩寒的眼光、判断、反应、速度、参与感、明确的态度、他身上的普通属性、感知快乐的能力,他的较真劲,已经在改变这个一再被涂抹得乱七八糟的世界画面。

知乎网友:独立思考一下尚可,要说做意见领袖,他还差的远。曾经的反智先锋吧,毕竟我也一度很迷他,但是等长大了再回头看,也就呵呵了。

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多可能是靠科学靠商业

借爱犬营销

《神犬小七第二季》最近在北京举办了发布会,值得注意的是,萌宠阵容上又添新星,韩寒的爱犬马达加斯加本名出演了反派一号“马达”。和国民老公王思聪的狗一样,韩寒也给自己的爱犬开了微博账号,这一举动被网友认为是韩寒新的营销举措。

今年四月,韩寒的亭东影业&ONE发布会在上海音乐厅举行,韩寒宣布了新片计划,台下坐着叫兽易小星、王思聪、罗永浩等好友,时不时一束追光过去还要引起全场的惊呼。他这个“文化人”的商业化道路经过曲折磨砺,开始变得顺风顺水。

然而,曾经在面对媒体时,韩寒不喜欢跟“商人”这个标签沾上任何关系。他总是极力地表现出自己与商业的格格不入,比如不印名片、不做签售。他最乐于被人们提起的是他作家和赛车手的身份。

换在几年前,你肯定不相信这句话是从他口中说出的:“以前我觉得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也许靠杂文,也许靠勇气,也许靠争论,后来我发现并不是这样,要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多可能是靠科学靠商业,商业,能够给科学最好的支撑。”

从《独唱团》的夭折,到“ONE·一个APP”试水互联网,到《后会无期》超6亿票房,”文青”韩寒已进化成”生意人”韩寒,不再遮掩纠结,而是坦荡。从对商业不屑到赞赏,“国民岳父”经历怎样心性蜕变?

“生意人”韩寒

早在2014年,《后会无期》完成拍摄时,创办自己的影业的想法已经从韩寒脑中诞生。此前,他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上脱颖而出,从松江二中辍学,然后写作、赛车成为中国职业赛车史上唯一一位场地和拉力的双料年度总冠军,就连昙花一现的杂志《独唱团》都显得独树一帜。对于韩寒,好像没有不可能的事。

韩寒《后会无期》
韩寒《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最终收获超过6亿票房,这个数字无疑能为踌躇满志的韩寒打一剂强心针,电影是一门有利可图的行当。很快,亭东影业被注册成立,《后会无期》时期韩寒的助理于孟直接负责这个公司。亭东影业的名字来源于韩寒的故乡上海金山区亭林镇亭东村,创办《独唱团》时,工作室就以亭林镇命名。亭东影业第一笔交易是参与了《万万没想到》的投资,这部由叫兽易小星执导的电影遭遇滑铁卢,盈利远远少于主创们的预期。

《独唱团》夭折之后,2012年韩寒带和原有的团队成立了工作室,发布“ONE·一个”APP,定位文艺青年群体,上架24小时,冲到App Store中国区免费总榜第一名,据官方公布的数据,他们已经积累了3000万用户,日活近百万。现在已经签下近20个年轻作家。然而“ONE”也正面临自己的瓶颈。ONE在今年1月底获得华创资本6000万元注资,不久后作出了大幅度改版,增设了音乐和影评社区,还要进入电商、咖啡实体店、艺术家平台项目领域。

有评论认为:“尽管ONE在微博上仍能博得许多用户的关注,但这个产品从内容上已经过时了。鸡汤文和轻小说占据了ONE的每日更新,越来越年轻的作者群体使平台难以产生真正杰出的作品。”一位ONE的早期作者说:“如果有一天中产阶级的阅读趣味成为城市主流,ONE的受众将被挤压到三线城市以下。”

对比ONE大张旗鼓的改版,亭东影业要低调得多、年轻得多。在中国的电影版图里,它还没有正式出场过。前段时间,韩寒宣布自己将成为《三重门》电影的导演,他告诉观众:“《三重门》非常难以改编,弱故事冲突,强语言风格,是电影改编最头大的事情。”该电影的档期被口头承诺为2018年。除此之外,韩寒宣布的拍摄的另一部电影《天空制造》已经取得了电影拍摄制作备案,正式开拍指日可待。

“韩寒对电影投入的精力不足。”《后会无期》的大卖过后,韩寒并不缺乏警告他的声音。一位接近亭东影业的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知情者的描述,韩寒到目前为止,在电影事业上的投入远远没有当年筹备《后会无期》时那么多:“他太成功了,辍学到现在,没有遭遇过太大挫折。”

不过也有人认为,从APP的迭代速度来看,韩寒其实很懂商业和用户心理,靠着韩寒这个超级IP,其商业道路大获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他们都没有我写的好

韩寒最艳丽的衣服大概是赛车服,通身上下五颜六色的广告logo。平时,他几乎只穿黑色。头发长了会戴黑色的曲线金属发箍,露出宽脑门,瘦削的脸有着漂亮的轮廓,眼睛鬼亮,喜欢笑,像个懂礼貌的孩子,长相是他受欢迎的原因之一,更多的人总是希望在他身上寻求视觉之外的收获。

平时的韩寒
平时的韩寒

上世纪90年代,韩寒随父母搬到金山县,“他喜欢读书,但毕竟家里书有限”,父亲韩仁均在县图书馆办了借书证,韩寒得以到“少儿读书社”看书,几个晚上的阅读让他萌生自己动手写的念头:“他们都没我写得好!”韩寒告诉父亲。从此他不再去图书馆,而是每晚埋头在家写,“写了十几篇散文和小说,然后寄出去。”

“我的杂文其实这么多年一直要坚持一点就是不用典。”韩寒在初二写《三重门》的时候还很酷爱掉书袋,“其实那些书袋都是我昨天现看的书,拿一个本记下来,要不是我哪会背得出这些话。”现在,他觉得用典过多是底气不足的表现,“一个优秀的作家应该让自己的文章成为他人的典,我觉得这才更酷一点。”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坐在导演监视器后的韩寒,似乎已经对电影上了瘾。不论国民岳父是不是被女儿小野转变了心性,反正10年前一脸不屑的说:“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的韩寒,一去不复返了,现在的他会在演讲台上说“一个尊重商业和科技的社会总是会进步的”,将自己对于商业的畅想与计划娓娓道来,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有情怀的商人。然而这种情怀能被买账多久,或许是韩寒需要思考的问题。

本文参考自以下资料:

  • 凤凰网 2016-7-10 《神犬2、变形计联合发布会 韩寒因爱犬被替生气》
  • 无冕财经微信公众号 2004-12-17 《商人韩寒养成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