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刚刚对外公告收购了乐视金融的乐视网,昨晚再次发布公告拟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孙宏斌接盘乐视后终于在近期动作不断,乐视金融是相对很干净的资产,更名后也是要告诉外界新乐视与之前乐视的问题资产完全分开。从此乐视的贾跃亭时代即将终结,进入到孙宏斌的新乐视时代。

今年融创中国中期业绩发布会上哽咽的孙宏斌直言:“去年12月份如果我不投老贾,那乐视就死了,我就得帮他,我得一直帮他。我是个比较率性的人,要心怀善意,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说孙宏斌是一个血性的性情中人不假,但其更是个生意场上的老玩家,正如其年初时所说:“我是个生意人,这只是一笔买卖。”那么孙宏斌这个生意场的老玩家是如何炼成的呢?

锒铛入狱始末

你见过几个进过监狱的创业者吗?很少。并且在出狱之后与亲手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仇人”成为亦师亦友的亲密战友的人则更少。孙宏斌就是其中一个,而那个把他送进监狱的人正是联想的创始人柳传志。

孙宏斌智商很高,15岁上大学,1985年清华大学硕士毕业,学的水利专业。1988年,想飞的更高的他投身联想,转行IT行业。1990年,不到两年的时间,从普通员工变成了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的经理,还在全国开辟了18家分公司。这开疆扩土的架势势不可挡,据说他初入联想之时,就曾在谈判桌上签下了1000万的销售单子。他曾在微博上说:“一叶知秋,三岁看老。我从很年轻的时候就信奉自我努力奋斗,不相信命运。”极致的自我努力奋斗造就了那时意气风发、年少轻狂的孙宏斌,也是极致的自我努力奋斗把他自己的命运送上了另一条道路。

孙宏斌与柳传志
孙宏斌与柳传志

孙宏斌和柳传志像千里马和伯乐。柳传志对这个努力上进的年轻人很是看重和期待。1990年,当时的柳传志大部分时间身在香港,而敢拼敢搏的孙宏斌在内地也是风生水起,一切都似乎朝着既定的好的方向发展。但这时孙宏斌开办了一个区别于联想官方报的《联想企业报》,头条上赫然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一份报纸,一句头条,让柳传志嗅到了几分异样。

柳传志当即回国,决定将孙宏斌从企业部调离。大概那时太过年轻了,孙宏斌当即表示抗议,功高盖主、结党营私、“卷款潜逃”、暴力劫狱,真相被掩盖在混乱之下,他带着手下几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将事情推到了越来越危险的悬崖边上。

1990年5月28日,孙宏斌被拘留,那年他27岁,孩子刚刚4个月。1992年8月22日,法院以“挪用公款13万元”的罪名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1994年3月27日获得减刑的孙宏斌刑满释放。出狱18天后,孙宏斌与柳传志见面并诚恳道歉,柳传志借给他50万元东山再起,孙宏斌承诺不再从事IT,转型房地产。2003年,孙宏斌被改判为无罪,重获清白。

从0开始的房地产大亨,如何平衡失与得?

房地产行业中不乏成功与失败的经典案例。一个有名的野蛮生长最终溃败的案例是当年的房地产黑马—— 顺驰。顺驰是孙宏斌在借了柳传志50万之后起来的“东山”,谐音“孙氏”。

1994年孙宏斌创建顺驰,以房地产中介的姿态进入地产界,其核心业务包括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和二手房交易,2004年完成销售额95亿元,开发楼盘超过30个,一举进入中国房地产开发规模前三名。2003年,顺驰的疯狂拿地开始了,也是这年7月孙宏斌在一次论坛上当面挑战王石:“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括王总。

从1994年成立到2004年仅仅十年过程中,顺驰集团由一个房地产代理销售公司成为以集团总部、北京集团、华北集团天津、河北、山东、山西、中南湖北、湖南、河南、安徽、陕西、江西集团、华东集团上海、江苏、浙江为框架的大型企业集团。

顺驰时期的孙宏斌被称为孙疯子,被万科的王石称为地产的搅局者,是一匹害群之马。快速增长过后却也迎来了快速衰落。2006年9月5日,资金链断裂的顺驰与香港路劲基建公司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孙宏斌以12.8亿元的价格,出让了55%的股权,并基本失去了对顺驰的控制权。

“你买了个便宜货。”签署协议时,43岁的孙宏斌对60岁的路劲基建董事局主席单伟豹说。是啊,三年前,北京大兴的一块地就9.05亿。

孙宏斌

顺驰的失败没有击败孙宏斌,而是促使了融创的崛起,即使深陷低谷,他也绝不失意、抱怨。在融创他学会了沉默、低调,学会了忍耐、宽容、让步与妥协,学会了心存善意。2016年他开始了“买买买”模式,一年半花掉了千亿,让人担忧他是否又回到了顺驰疯狂购地的时候。

对此孙宏斌在微博上说:“朋友们不用过度担心融创。一是我们因现金流失败过,知道现金流的重要性,重视现金流,把公司安全放在首位;二是我们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决绝;三是我们有战略更有执行,我和团队一直在一线,听得见炮声,敢拼刺刀。”没有什么比失败得来的教训更让人深刻。速度会不会再次击败孙宏斌,没有人知道,而江湖又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但相信孙宏斌的韧劲总会让他留下。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还能在人生谷底翻盘的老江湖孙宏斌,曾经救乐视于水火之中,但今天,乐视去贾跃亭化终于开始落地,贾跃亭的乐视时代已然终结,迎来的是孙宏斌时代的新乐视。从这个结果来看,是否细思极恐?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这一切其实早已在孙宏斌的计划之中呢?即便在其哭啼啼地向媒体表现出“受委屈”的那一刻?

无论怎样,习惯于“触底反弹”的孙宏斌,一定志在将新乐视带向其事业的另一个高峰。其冒进的性格特点虽然让他此前吃了不少亏,但也逐渐将其变得更为老辣,他将把新乐视带向何处?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