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教育是个极为特殊的行业,有多特殊呢?就是看上去赚钱的机会很多,但实际却很难。

所以,有人用“一将功成万骨枯”来形容这种残酷性。而在投资圈,教育行业更是被戏称为“VC的眼泪”:回报率低,做教育投资,跟做慈善差不多。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高危”行业,一个来自江苏农村的年轻人,却甩开了教育老大哥俞敏洪领导的新东方,在中小学教育培训市场,开掘出了一盘大生意。

这个年轻人,就是张邦鑫,好未来董事长兼CEO。

张邦鑫

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张邦鑫以144.1亿元财富位列112名,超越位于169名的俞敏洪,成为中国教育行业第一富豪。

那么,这个年仅37岁的80后,是靠什么,在教育行业里打天下的?

艾问认为,这里有3个要点,很值得大家借鉴。

多给别人一点

教育,是一条看十年的赛道,其核心的重要特征是依靠口碑。尤其是在整个中国中产崛起的大背景下,已经建立品牌的企业会有越来越强的定价权。

张邦鑫很早就悟到了这一点。无论是最开始还是后来小有成就,他都十分看重的一条原则就是十分重视学生家长的口碑,

所以,在他的公司,有一条十分重要的课程体验原则,即只要课程没过三分之二,便可无条件退款。

张邦鑫坚信,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和抢钱;不是靠口碑招来的学生,我们不受尊敬。

张邦鑫

为此,公司每年甚至要退掉将近两个亿。但张邦鑫心里踏实,因为他不愿意占人家的便宜,而这个原则最原始的动力是来自父亲的教诲。

张父是个屡败屡战的人,在农村做过的小买卖不下十种,都失败了。而在张邦鑫13岁的时候,张父开始加工馄饨皮,一年收入一万多元。每逢春节和中秋,张父熬通宵加工,张邦鑫告诉他,涨一毛钱的话利润可翻一倍。

但张父坚决不涨价。他在菜场卖馄饨皮,从来都是多给顾客一两、二两的。因为有的顾客会回家再称,称不一定准,你给一斤,他回家一称是9两多,回头就要找你吵架,不如给他一斤多,免得吵架。

“你多给别人一点,心里踏实一点。”这是父亲教给他的,“男人总要有一点志气,人穷志不短。”

标准化教学?

张邦鑫认为,既要保证增长又要最大限度规避风险,公司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标准化教学。

于是,公司在ICS系统上投入过千万,就是为了打造一个标准化教学的平台。同时,大量自己培养师资。

这种标准化达到什么程度?

300人的研发团队为教师准备了多种解法的习题,甚至连笑话都准备3个以供教师选择。相当于团队写好剧本,教师只需要扮演好角色就行了。

上级向下属汇报,提高组织运转效率

好未来创业仅一年的时候,遭遇了一场组织危机,学校里两位特别能干的老师带着最好的一批学生出去单干了。这件事情让张邦鑫真正开始思考,应该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才能使企业长久健康地发展下去。

后来,张邦鑫总结出六个字,就是大后台小前台,不再依赖于几个老师。

首先,张邦鑫把教学和教研彻底分开,把后台研发做得非常重,真正做到大后台小前台的这种中央厨房的模式。

比如,把很多的数据结构化,分校再做本地化的应用,开始做分级教研。也就是说,全国任何一个城市分校的教学课件内容,都是通过云的方式去分发。

其次,为了更好地解决效率问题,让机构更加扁平化,张邦鑫还实施了一项改革,叫上级向下属汇报。

怎么做呢?就是说,上级把每个星期的目标和工作用一页纸写出来,公开透明地告诉团队,让你的下属众包来帮你完成目标。上级要在周报里面@到个人,把目标分解到个人,这样每个人来领任务就很清晰。

然后所有的汇报邮件,都要同步抄送给张邦鑫,这样就相当于这三个层级拉平了,不但可以防止中层揽工,还可以促使一线员工更加努力。

张邦鑫与俞敏洪

然而,这样一种新方式要怎么推行呢?张邦鑫的做法是自己先开始写,希望团队来众包分解我他的目标,然后,慢慢地,你就会发现情商特别高的人就学习着,再加上适时地表扬和鼓励,后来就越来越多人写了。

当然,也会有反对的人,张邦鑫私下也会听他们的想法。对于新事物,你不要讨论完了马上就实行,这一点很重要。比如讨论完之后,告诉大家试行三个月,之后全体启动。

张邦鑫认为,文化的推广跟制度不一样,制度是非黑即白,说要干就要干,文化需要一个转折和过渡的过程。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如今,好未来与新东方的市值都已突破100亿美元大关,双雄“缠斗”的格局将持续下去。但颠覆者,永远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谁将会是最终胜利者,我们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张邦鑫以及他的好未来,为中国体制内的孩子,争取教育公平,创造了条件。从这一点来讲,这样的企业越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