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因梦的美,世人皆知。

当18岁的她从辅仁大学毕业时,校园中流传 “从此辅仁大学没有春天,因为胡因梦把春天带走了…..”

20岁的她进军演艺圈,镜头前的一颦一笑颠倒众生。24岁便获得第14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被人们称为台湾第一美人。

李敖见了她后,惊为天人,形容她“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然而,胡因梦所具有的,绝不仅仅是美貌。

张扬的青春叛逆的灵魂

上帝给了胡因梦令人惊艳的外貌,同时也给了她不俗的灵魂。

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多才多艺。舞蹈、绘画,吉它,样样拿得起放得下。洒脱随性的个性在她十几岁的时候便出落得很鲜明。

因为有了外遇,父亲要和母亲分居。15岁的胡因梦建议父母离婚。“两个人既然没有感情了,最好尽早分开。”换做别的孩子,可能会对父母离婚心生恐惧,但是小小的胡因梦如此言论,让母亲倍感意外。

父母的婚变没有给胡因梦造成任何心理压力,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台湾辅仁大学。

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女孩子们,着装大多传统朴素。而在辅仁大学就读的胡因梦经常身着超短裙、露背装,脚踩恨天高在校园中穿行。

胡因梦

胡因梦所到之处,仿佛“春草初生,春林初盛”。

以致于在她毕业之后,很多人感慨“从此辅仁大学没有春天,因为胡因梦把春天带走了…..”

离开辅仁大学的胡因梦去了美国进修,先后在新泽西薛顿贺尔大学和纽约模特学校分别攻读大众传播系和服装礼仪及搭配。

在国外“漂泊”了两年,胡因梦回来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她踏入了演艺圈。第一部作品便是《云深不知处》的主角,这年她21岁。

胡因梦

然而,她随性叛逆的性格在步入演艺圈后并没有变得世故圆滑。

在一次拍摄中,她不惜冒着高额违约金的风险,反对导演暴力杀害小动物。最终,她的坚持取得了胜利。

之后她凭借《人在天涯》、《第二道彩虹》,分别获得第14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和第16届金马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谁是她的救赎者?

演艺事业如日中天时,胡因梦遇到了曾经的偶像李敖。在李敖的猛烈追求下,27岁的胡因梦不顾家人的反对,穿着睡衣从家中“逃出”,与李敖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两人的婚事轰动一时,登上了《时代》杂志的封面,一时间被人们称为“最美的脸与最聪明的脑袋的结合”。

然而,婚姻终究是爱情的坟墓。

这段婚姻仅维持了三个多月,两人便分道扬镳。后来胡因梦回忆起这段婚姻,感慨“在我最不安、最不知何去何从时,李敖没能成为我想象中的救赎者。”

胡因梦与李敖

离婚后的胡因梦再次参加了多部影片的拍摄,在其演艺生涯的第15个年头,她选择了去美国进修读书。从此,全心身投入到了翻译与写作中,将《般若之旅》、《克里希那穆提传》等西方著作引进到台湾,并进行身心灵的探索和修炼。

42岁时,胡因梦生下女儿胡洁生。但是孩子的父亲是谁,却一直是个谜。

翻译写作、独自抚养女儿,时光流逝中,胡因梦已年过六旬。

如今的胡因梦,短发,自己剪头发,穿定制的袍子和裤子。对容颜不做刻意修饰,转而更关注自己的内在。

想起当年的飘逸长发,她笑称,“年轻时的长发,不是为了追求女人味,而是嬉皮士。那种长发,会觉得很累赘,我差不多每一分钟要拨头发一次吧。现在短发太好了,根本就不用去管它。”

“冻龄”就有美感吗?未必!

如今的胡因梦,洗净铅华,对很多常人焦虑的事情看得很通透。比如两性关系的构建。

很多女人会在感情生活中患得患失,希望感情中的另一方能够给予她们永恒的安全感。

胡因梦

想从另一人身上得到永远的温暖?在胡因梦看来是件不可能的事。这源于两者处理两性关系方式的不同,她认为,“女性最深的担心是‘被抛弃’,男性最不能接受的是‘被控制’。虽然忠贞的爱情是女人的梦想,但是男人不愿意被爱情捆绑。在健康的两性关系中,女性要独立,向内在寻求力量,不要把生命的重点建构在男人身上。而男性则更应该学会关系的连结。”

和很多使用各种方法“留住青春”,使自己看起来年轻的女性不同,胡因梦认为每个年龄段要有每个年龄段的样子。“冻龄”未必就具备美感。比如年纪大了,会生出一种慈悲感,但是如果通过医学手段把眼角往上拉,那么慈悲感就会消失。

“有些人到了某些年龄的时候,还在拼命地挣扎,想要证实自己还可以和年轻人竞争,我觉得那个内在的波动和不安都是要去面对的问题。”在胡因梦看来,人要“安住在自己当下的状态里”,也就是“在每个年龄段要活出每个年龄段的自信心”。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当岁月将胡因梦的惊艳抹去,刚开始时她也“心有不安,但不安终已平复”。心境平复的那一刻,她开始享受这慢慢老去的时光。

年轻时力求活得璀璨,当青春不在时,安然活出岁月沉淀的优雅。无论何时,关注当下时光,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这才是经受住时光考验的美,正如胡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