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梅尔(巴西现总统“对于巴西来说,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和恢复信心的时刻,因为不确定性已经过去了。”

凤凰网友:“罗塞夫并没有做错什么事,不过是经济下行大环境下的替罪羔羊而已。”

“我害怕的是民主的死亡”

“铁娘子”的落幕

话题不断的奥运会刚刚闭幕一周,位于神秘拉丁美洲的巴西又一次博得了全世界的关注。当地时间8月31日,巴西参议院以61票赞成,20票反对通过了对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的罢免决议。至此,搅动拉美政坛乃至整个国际社会数月之久的总统弹劾案终于以劳工党惨败的结局落下帷幕。野心勃勃,已经代行总统职权近四个月的副总统特梅尔得偿夙愿,成功接任总统,他将完成罗塞夫剩下的两年多任期并已抵达杭州参加今天举办的G20峰会。

罗塞夫是巴西政治民主化后第二位遭到弹劾并下台的总统。巴西媒体称,罗塞夫的下台不仅意味着自身政治生涯与劳工党长达13年执政的终结,也反映了拉美左翼政党在阿根廷选举之后的又一次受挫。

作为巴西的首任女总统,2011年罗塞夫一上台就坐享了前任卢拉的政治资产的红利:作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的巴西经济稳健发展,贫穷人口减少,GDP增速高达7.6%,为何5年过后,却落至被弹劾下台的境地?是政策失误还是另有缘由?今天,艾问每日人物就为你讲述这位“铁娘子”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从通缉犯到女总统

1、富家女竟成通缉犯?

迪尔玛·罗塞夫出生于一个富裕的中产家庭。在贫富悬殊的巴西,迪尔玛一家人过着欧式的上流生活:从小接受欧洲古典教育,热爱歌剧,童年时她曾梦想当芭蕾舞演员、消防员或者空中飞人杂技演员。

然而,罗塞夫的少女情怀在1964年巴西陷入军人专政统治后逐渐破灭,她说:“ 我很快就意识到,那时的巴西已无上流社会年轻女子的立足之地了。”因此,年仅17岁的迪尔玛在高中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思想后逐渐投身于左翼政治运动。1967年,迪尔玛加入了一个名为“工人政治”组织并在那里结识了第一任丈夫加莱诺,在丈夫的鼓励下,迪尔玛加入了反抗军人转政的游击队。因为参加政治运动,迪尔玛被当时的巴西政府视为头号通缉犯。1970年,迪尔玛被捕入狱并在监狱中度过大约3年的时光。据传,在服刑期间,她曾遭遇连续22天的酷刑,包括鞭打、电击、性侵。

1972年被释放后,军事政府禁止迪尔玛参与任何政治活动。因此,她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修读经济学课程上。20世纪80年代中期,因为民主的回归,罗塞夫逐渐获得了一些政治职位。

2、机遇青睐有准备的人

罗塞夫于2001年6月开始参与联邦政府事务,当时的总统候选人卢拉举行了一次会议,旨在寻求解决巴西供电危机的方法,迪尔玛是与会专家之一。彼时,迪尔玛已经担任州能源部长多年并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会议上,迪尔玛大胆发言赢得了卢拉的关注,卢拉说:“我意识到,与其他人相比,迪尔玛具备一种特殊性格,还具备南里奥格兰德州能源部长的丰富经验。”因此,在卢拉当选总统后,迪尔玛顺利成为国家能源部长。在职期间,她解决了巴西的能源大危机,逐步将巴西带上能源强国的道路,因此而声名大噪。

2005年,卢拉任命罗塞夫出任有“首席部长”之称的总统府民政办公室主任。至此,迪尔玛已被卢拉视为政治衣钵的传承人,在卢拉的支持下,迪尔玛于2009年开始竞选总统,很快她的民意支持率便超过了当时的热门人物塞拉。

3、困难重重的第二任期

2009年,在战胜淋巴癌后,这位“铁娘子”开始了她的第一任期。任上,罗塞夫“萧规曹随”,多沿用了卢拉时期的各项政策。可受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巴西经济形势变得越来越严峻。与轻松赢得的第一任期不同,第二任期的一开始便注定了风雨坎坷。

那年10月,罗塞夫在大选中赢得连任,意气风发地向巴西承诺,她将比上一任做得更好。然而紧接着她就迎来了难熬的2015年。这一年,全国经济萎缩3.8%,通胀率上升到10.7%,失业率也高达9%。与经济压力一同而来的还有巴西石油公司丑闻引发的反贪腐风暴。从2014年起,巴西联邦警察局开始对国有巴西石油公司展开调查。有媒体披露巴西石油公司伙同政界人士利用外包工程虚抬报价,以收受贿赂,而在2003年至2010年间担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的罗塞夫,则被认为应该对这桩贪污丑闻负责。

随着调查的深入,民众针对罗塞夫个人的不满在逐渐堆积,弹劾她声音也开始逐渐发酵。在原本的政治盟友特梅尔倒戈一击后,罗塞夫所领导劳工党几乎一时间乱了方寸。今年5月,罗塞夫被指控在2014年的平衡财政收支中存在违法行为并因此而被迫停职。2016年8月的最后一天,巴西参议院最终表决通过总统弹劾案,罗塞夫被罢免总统职务。“铁娘子”终究没有挺过这一关。

罗塞夫蒙冤?巴西何去何从?

虽然罗塞夫已被罢免,但世界舆论却普遍认为此次弹劾的确有失公允。不少媒体分析,在14年的财政问题中,罗塞夫向官方金融机构临时借款以补充财政不足的行为在巴西曾经多次被操作过,符合财政预算使用规则,够不上犯罪。说到底,这次弹劾只是巴西政坛内部的权力斗争。罗塞夫本人也大喊冤枉,她称这次弹劾为“政变”,是对民主宪法制度的伤害。为罗塞夫辩护的律师、前司法部长卡多索猛烈抨击了弹劾案,他说:“如果罗塞夫被弹劾,那我希望将来能有一位司法部长有幸请求罗塞夫的原谅。如果罗塞夫届时还活着,则请求她本人的原谅;如果她已经去世了,则应该请求她子女、孙辈的原谅。”

不过,罗塞夫的下台完全是权力斗争的结果吗?艾问每日人物认为,罗塞夫蒙冤下台虽然少不了政敌的手笔,却也在情理之中。造成此番局面的原因有很多,归纳下来可以浓缩为一个词——“结构”

经济上,巴西发展过度依赖初级产品出口。大宗商品价格近年来急剧降低使得巴西单一型的经济结构受到巨大打击,经济增长出现断崖式暴跌;政治上,腐败横行,政党准入门槛过低。受体制结构的影响,巴西官员腐败严重,导致民怨四起,而政党林立又让执政党在执政过程中面临过多风险与压力,严重制约了罗塞夫政府政策的推行。

以上这些问题在卢拉执政时期便已初现端倪,在罗塞夫任期集中爆发,因此很难说罗塞夫到底需要为此负多大责任。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即便罗塞夫下台,新一任政府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些深层次的社会问题。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罗塞夫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在任期未满之际下台,但她在历经三年牢狱,战胜癌症后所表现的勇气和决不放弃的精神曾经也必将一直鼓励所有民众。后罗塞夫时代的巴西能否更好还要看新政府在经济方面能有多大作为,希望杭州的G20峰会可以为包括巴西在内整个世界的经济开出一剂良方!

本文参考自以下资料:

  • 观察者网 2016-9-1 梁福龙《激变15小时罗塞夫终被罢免巴西总统,特梅尔来杭州G20》
  • 环球网 2016-9-1 张卫忠《再见,罗塞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