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亚布力夏季论坛在宁夏银川举行。艾诚受邀对话创投圈风口浪尖的周航。此时已成为易到前CEO的周航,历经和乐视的“反目”、“互撕”后,首次公开回应其本人和易到、乐视的种种纠纷和传闻,并总结在易到发展初期、中期、晚期犯的那些“不可饶恕”的错误。

回首, 艾诚每次与周航相遇,都有重大的事情发生。

第一次对话在2014年,网约车领域的先行者易到的前景看起来一片光明。走进艾问人物演播室的周航,“数落”或“调戏”着若干竞争对手,比如Uber、滴滴、快的。

第二次在2016年博鳌论坛的咖啡厅,艾诚遇到了乐视副董事长刘弘,还有与他一起喝咖啡的周航。当时,出行领域格局大变,乐视成为易到的大股东,艾诚不止一次地向刘弘和周航确认:“易到真的要和乐视一起吗?”周航自信满满地回应:“确定了,易到团队最缺的就是乐视的野蛮生长。我们会成为很互补的搭档!”

第三次,在艾问顶级人物第三季《不死法则》系列里,艾诚走进易到办公地点,采访仍对外挂职易到CEO但并无实权的周航,想探究一个问题的真相:“从创立第一日就被认定是非法经营的易到,如何在中国面对政策之坑?”周航向艾问人物描绘了一番易到加入乐视生态,即将“正当发展”的景象。

第四次就是这个周末在2017年的亚布力论坛,原本主题演讲的周航突然决定不演讲了,邀请艾诚和他对话一个半小时:“你了解我,也了解易到和乐视,最重要你比我更了解大家最关心什么?”

历经易到的起落兴衰,和乐视从“甜蜜牵手”到“反目成仇”,此时的周航,更愿意站出来“重新理解创业”,一切纠结、谣言都慢慢真相大白。一切纠结、谣言都慢慢真相大白。但是,周航首次公开易到和乐视“纠缠”始末。是真相?还是一面之词呢?

艾诚对话周航

易到和乐视“纠缠”始末发生了什么?

艾诚:如果2015年10月份乐视没有注资入股易到,易到还能活到今天吗?

周航:任何事情已经发生了,本身可能就是宿命。易到一个有洁癖的公司去碰到另外一个很极端的对象,也是很戏剧性的。如果当时乐视没有注资入股易到?其实也有可能会更好。后来我们看到,不管是神舟、首约等专车完全回到易到的轨到上来,他们也获得了很好的发展。

易到用车

艾诚:在2015年,我们在博鳌相遇,我和你说觉得乐视和易到不是一种风格。你当时认为这也许是野蛮生长的开始,也许乐视和易到会有很多汽车领域的合作。
周航:谈恋爱也是一样的,对一个新事物总是抱着积极正面的情绪,抱着期待,但是过程中会有根本性的问题或者矛盾发生。

艾诚:2015年2月份,当时有传言说易到拒绝了滴滴打车对你的收购,现在回想是否后悔?
周航:任何商业合作的可能性或深或浅都探讨过。只不过接触的深浅不同,大家的意图不同,那时候的想法也有所不同。

艾诚:2014年我问如果世界上找到比周航更适合做易到的人,或者更适合做网约车的人,你会不会退让?你说当然会,你说最担心周航成为这家企业的瓶颈,你认为过去几年是易到发展的瓶颈吗?
周航:曾经有一个投资人说易到做的事情和创始人团队的性格、气质不那么匹配。我第一次听到其实心理挺不舒服和挺不服气的。但后来冷静下来想他说的是对的,因为后来我们的仗打下来就是高度竞争、强运营驱动的业务。

我是这个行业的开创者没错。但是它不是先发优势,虽然有技术,但是它最核心的竞争力还是一个强运营驱动。在强运营驱动的业务下,更多需要的是执行力、对竞争的敏感度、对竞争的偏好,从这方面来说的确不是我个人的特质。

这段经历让我想到,如果以后再创业,我会选择不仅热爱、而且真正适合我的东西。

艾诚:2017年4月17日,周航发微博说乐视挪用了易到的13亿的资金,请问这条微博是不是一个导火索把易到推到一个绝境?
周航:显然不是,怎么是绝境?易到从4月份开始到后来新的重组,易到有新的股东替掉乐视。对易到来说是获得一次新的机会。

周航

艾诚:和乐视公开决裂之前,有跟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沟通过吗?
周航:最后一次沟通是去年吧。我跟他们的团队沟通过。

艾诚:你怎么评价贾跃亭?
周航:我不愿意评价,为什么要评价别人呢?

艾诚:最后选择这么悲壮的方式和乐视和老贾决裂是无奈吗?
周航:我的做法在中国商界比较少见。中国本身是一个灰色的世界,在灰色的世界有灰色的默契,不管怎样不会把很多东西掀到台面来,掀上来,在以后灰色的世界谁敢与你共荣呢。但我的立场是易到相关利益者。对我而言是要做对易到最有利的事情,而不是让我看起来观感最好的事情。

当时司机的提现困难有2个多月了,所有人不知道真相,大家有很多猜测,但乐视回应的全部是谎言,从来没说过他的资金问题。另一方面,还在继续用你认可的方式做高额充值,如果用户继续充值可能潜在的危险也很多。我站在个人的立场,当时是一个挂名CEO,离开公司有八九个月的时间,连办公室都没有了。

艾诚:出局?
周航:对,出局对我来说没什么尴尬,因为控股权交了,我离开很正常。你去我的微博看看,天天被别人骂一百多遍祖宗八代,骂名不是我做的,为什么由我来承担责任?而且当时本身是有选择的,可以尽量的化解易到危机,可他就是不干,而且不事先说清楚。

艾诚: 4月17日公开决裂是帮助乐视的用户更好的提现?
周航:是让大家面对真相,面对真相是一切事情的开始。

艾诚:有一个八卦,说在周航公开决裂的前一个晚上,曾致电易到高层,问能不能以更低的价格收回易到,对方明确拒绝后,第二天你就在微博公布了这个决裂的信息,到底是真是假?
周航:首先,这是从乐视公关手里得到的消息吗?第二,你太不了解周航了。创业对我来说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一个过程,如果我真想做这个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是没有意义。我们核心管理团队早就出去创业了,他们已经融了很多钱,为什么还要回到易到呢?

艾诚

艾诚:乐视拖欠车主的问题解决了吗?
周航:我的信息源和你差不多,我现在只是一个小股东,我应该有信息,但是他们没给我。

艾诚:是骂名还是赞誉,乐视从你这儿?
周航:当时有一个判断:谁做股东都比乐视好!因为当时乐视是一个负资产,重组方案是乐视要出局,老贾愿意,挂了很多不切实际的期望,现在的结局就是这样的,不管是价值还是本身(原本)会更好。

艾诚:到底乐视做股东给易到带来了什么?
周航:都是负面的,做了这么多的充值,欠了这么多钱,用各种好话忽悠用户,提到乐视就是一个“没有信誉”的代名词。

复盘易到,周航犯了哪些“不可饶恕”的错误?

艾诚:创业初期、中期和后期会遇到不同的问题,创业初期如何把握住先发优势,不至于让滴滴打车、快的、Uber都跑到易到之前?

周航:对创业公司来说,快比完美更重要。2010年、2011年时,易到刚起步。当时还没有O2O的概念,当时易到是移动互联网早期非常完美的一个创业公司。有确定存在的需求、明确的商业模式、有收入所有的闭环。正是因为过于完美,或者是因为我们刻意维持它的完美,导致它跑的不够快。我们有很大的先发优势,起码比我们的竞争对手早领先18个月,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易到用车

艾诚:如果翻盘的话,你会怎样做?
周航:我们付出了追求完美的代价。当时为了追求完美,比如要直连银行的信用卡中心,我们去招行拉专线去连的,光这一个谈判花了7个月,每个专线花了7万。为了和出租车区别的很清楚,我们设计了一个非常复杂的计价模型。试图构建一个非常完美的东西。

艾诚:什么都做对的,但是做的不够快。中期滴滴打车、快的、Uber都来了,最后起了一个大早赶一个晚集的易到不见了?
周航:不管是运营驱动、品牌驱动还是技术驱动的业务,不管你多么领先,竞争几乎都是不可避免的。很多创业者,特别是所谓的领先者,面对竞争时候的心态是不对的。比如我经常会问,怎么看你的竞争对手,“他们这儿不行、那儿不行,他们还差得很远。”他们的回答让我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

艾诚:在中国的创业圈有一个魔咒,往往第一次试水、第一个吃螃蟹的都活不到最后,往往他做成了别人的嫁衣,给别人教育市场、抚平政策?
周航:为什么先行者会成为一个牺牲品,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的魔咒,所有美国公司来中国干不好,为什么干不好?我们要分析,干不好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不能基于一个现象着急推广出去一个产品,就把它做成一种似是而非的东西,就说是“先行者现象”、“先烈现象”,“中国魔咒”。

我们本质上的心态在面对竞争时会回避竞争,但当我们面对竞争的时候,应宁肯竞争过激也不要忽视竞争。

易到用车

艾诚:你曾经选择了轻视竞争也不愿意过激?
周航:太多了,第一,定价,Uber几乎跟我们同时起步,起点也一样,都是做高端车。其实很早Uber看的很清楚,Uber就比出租车便宜一块,我们没跟进。这一点给了自己很大的教训,创业者很容易犯这个错误,就是特别不愿意否定自己。我觉得应该换一个心态,更愿意承认和看到自己是错的,只有看到自己是错的,才有可能去变,变成有更多的可能性。

艾诚:后期企业规模巨大,利润可观时,被资本追逐往往又是一个创业的巨大坑,如何选择投资方,有没有失误?易到的股东结构能不能分享一下?
周航:易到从天使轮、A、B、C轮都拿到了全世界那个轮次最合适的投资。但是创业者应该清楚,第一,融资要来干什么;第二要知道业务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在2014年,有六七个投资机构联系我们,但是我们犹豫股东选谁。现在看起来,当时自己设的问题多么的愚蠢。应该全要。当时是为了18个月以后的利润设计这个融资计划,错在没有考虑动态的竞争环境,没有考虑到竞争的需要,公司是动态的,不能静止的想问题。

艾诚:听上去易到是一个完美的产品,在初期,中期的时候,你是一个优秀的创业者。在后期有一个梦幻组合的A、B、C的股东,为什么易到变成了今天的易到?
周航:很好解释,对手融了7亿。就像你手里有核弹一样,没有一个核弹的国家怎么敢跟有核弹的国家打仗呢?

艾诚:乐视控股变成大股东,你缺弹药,乱投医,有一个人来投我保证我在竞争中活下去?
周航:易到在整个决策中有一点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政府干预程度的风险和节奏,极大地影响了我们的战略决定。我当时认为疯狂补贴冲击市场不会做多久,认为政府不能接受。政府二年以后才干预。二年人家已经把市场全部打下来了。这个除了我们自己洁癖的原因之外,有很大的原因是受到这个影响,希望我们的专车定位是出租车之上的一个业务。

艾诚:怎么评价易到这次创业呢,是失败吗?
周航:这不重要,易到开创了一个行业,开创了一个人生。不仅增加了我个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结识了很多人,包括你。我的人生因为易到变得非常精彩和丰富。

艾诚:创业有一条铁律:一个创始人做一件事不一定成,做二件也不一定成,要一直做才有可能成。如果有人说你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做的不那么对,或者在重大战略上有失误,你怎么回应?
周航:这个问题要首先判断选择是对还是不对,商业上没有非黑即白的选择,都是灰度,作为一个创业者,重新复盘,不是为了判断当时什么做的对,什么做的错,更重要的是从中学习了什么,认知有没有提升?一切认识是为了让以后更好。

如何重新理解创业?

艾诚:你的创业行为一边比较胆怯,一边坚持做心中认为正确的事情,最终还是妥协了?
周航:在中国创业是对人性很大的冲击,一方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和是非标准。但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可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然后会妥协。这是在中国创业特别辛苦的一个事情,并不是动脑子、费体力,而是心理负担很大。

我从对公司投资负责的角度,一定要做出对公司尽可能安全和有利的选择,而不是由着自己的选择来。

艾诚:有创业者认为成功不是生活中的追求唯一,你追求什么?
周航:自由。自由不是什么都不用干了,去享受生活,这是很肤浅的自由,不是深刻的自由。深刻的自由是心无挂念,不需因恐惧而怯弱,也不需因贪婪而做什么,你可以心没有约束,可以更自然的去接近于你真正热爱的事情。

艾诚:国美竞争激烈的时候,人们说“当职业经理人不能太陈晓”。现在创业圈把这句话改了,“创业者不能太周航”?这意味着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周航:我认为我是一个天生的创业家。我从21岁,1994年开始创业,然后做易到,以后可能还有别的。我自己通过这段经历很清楚退休不是我想要做的事。

艾诚对话周航

艾诚:周航在创易到之前就已经赚了很多钱。他做易到一定不是为了财富,是为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你说是天生的创业家,要连续创业,接下来创什么呢?
周航:不能说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不仅仅为了赚钱。第二追求赚钱以外的。是我们这一类创业者追求的。如果再次创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能逆势而行。易到肯定是赶上互联网这一波大势。但是移动互联网这波大潮基本过去了。这波大潮最基本的东西就是链接性,移动互联网广泛的链接性带来的价值。但是我们可以看到移动互联网涉及很多领域,对我们生活改变了很多,但是我们依然看到还有很多没被改变。这就说明:一、这就是你的创业机会。第二、移动互联网链接的驱动力可能对这些行业还没有构成根本性的改变驱动,在等待第二波。

我觉得下一步肯定是AI、商业智能。互联网之后肯定是商业智能化的浪潮,下一步的技术推动力是这个。我会做接近内心更热爱的事情。

艾诚:下次坊间流传的是“创业一定要周航”?
周航:大多数投资者并不喜欢夜里12点发微信朋友圈,天天奋斗加班,九九六是日常功课的创业者。我觉得没有意义,我越来越感觉到,在做正确的事之前,勤奋毫不重要。

如果你做的事不正确,勤奋半天,瞎忙活。CEO最大的责任就是决定什么是正确的事。

未来的创业竞争是否就是资本大战?

艾诚:今天很多大咖也来到现场,请各位就今天的“重新理解创业”表达一下看法。有请当当网的俞渝女士。

俞渝:三个问题。一,你是否认为在网约车这个问题上,与其说是创业者大战,不如说是资本大战?二,你说一个人再创业要顺大势,但又说要干自己喜欢的事,怎么去分大势和喜欢的事,这中间是否矛盾?三,有没有区别勤奋和忙碌?勤奋是不停的思考、复盘反思。很多人九九六,半夜堵在五环上是忙碌,勤奋和忙碌是不一样的,这二者之间作为创业者是不是应该拉开距离,有一个反思?
周航: 要认知老业务的本质到底是什么,现在回头看就是一个强运营的事务。它是有技术含量的,但是要看到业务本质到底是什么,是投入在运营上,还是投入在技术上、资源上自己要搞清楚。

创业首先要顺应大势,自己喜欢的事情有没有可能在大趋势下变得很大。我们换一个新的维度去思考问题可能会变了。

艾诚:如何区分忙碌和勤奋?
周航:我们的确要区分忙碌和勤奋,没有足够勤奋的思考找不到正确的事情。只不过不要在体力上故作勤奋。很大的工作强度可持续性是没有的,很多时候好像不这样就不是一个创业公司,甚至互联网公司晚上不加班都是不正确的。最近顺为同事去美国Facebook很有感触,下午6点一个人都见不到了,他很感慨,说我们太勤奋了,我们超过他们是早晚的事情。正好相反,我的感触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面前,勤奋是多么不重要。

脉脉创始人林凡:易到投资人豪华阵容,我特别想了解当时做一系列比较重要的决策时董事会的表现。因为我们知道创业公司到了一定时候,董事会是一个关键的角色。
周航:第一,创业者不要指望董事会给你帮什么忙。董事会投资的项目也很多(不一定能关注到你)。第二,自己不够坚定。站在投资者的角度看,就算董事会不同意,创业者真要干了董事会也阻止不了。

易到用车

艾诚:连续创业也说不清是优势还是劣势,明显共享单车这么大的市场,你早就发觉但没有进入?这是否意味着接下来你创业会有难度,因为风起云涌的创业者有更接近未来的生活方式,而你并不是主流?
周航:我快40岁的时候最恐惧,因为当时觉得40岁作为一个创业者是一个高危行业,在面对年轻人的时候毫无优势可言。也没必要模仿90后、00后的生活方式,那不是东施效颦吗?年轻是一种状态。每个人都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擅长的事情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