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旭华说:“有个办法叫作骑驴找马。驴没有马跑得快,但是没有马了,只有驴,那你只能骑驴上马,边走边找,边走边创造条件。如果连驴也没有,那就迈开双腿也得上路,绝不等待!”

最近央视播出了一部纪录片叫《威武之师背后的财经密码》,这个纪录片中有一个片段被制作成了短视频,这个片段被传到了网上之后感动了万千网友。视频中的主人公为我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目前已经93岁的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院士。

这位为了我们国家作出过杰出贡献的老人,都有哪些人生故事呢?他又有哪些精神值得我们去学习呢?

如何造出核潜艇?

黄旭华1924年出生于广东省汕尾市,父母都是医生的他从小也立志要当一名医生。但是,黄旭华小学毕业的时候,正好赶上了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目睹了日军侵略暴行的他在那时改变了自己一生的志向,他想:“为什么日本鬼子敢这么猖狂,想登陆就登陆,想轰炸就轰炸?这正是因为中国太弱了,弱国就要受人家的欺凌,受人家的宰割。”

黄旭华认为自己应该用科学去救国,他说:“我不学医了,我要读航空、读造船,将来我要制造飞机捍卫我们的蓝天,制造军舰从海上抵御外国的侵略。”从小生活在海边长大,对海洋有深刻情结的他,在1945年考入了国立交通大学造船系。

1958年,国防科委刚刚组建,聂荣臻元帅就向中央呈报了关于开展研制导弹核潜艇的请示报告,之后组成了一个29人的造船技术研究室,黄旭华正是这其中的一员。

一艘核潜艇的发电量可满足一座中等城市的照明用电。舱内控制阀门达到一万多个,各种仪表达到几千个。核潜艇是在水中运动的武器库和战斗堡垒,对一个国家来说是一件有着重大意义的武器。

黄旭华

后来,他们开始在一座秘密的小岛开始了建造中国核潜艇的任务,从那个时候起,黄旭华就再没有离开过核潜艇的研制领域。

但是在那时,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说懂核潜艇,手上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技术资料。他们在考虑之后,决定从调查研究入手。于是,他们开始大海涝针一样从大量国外的报刊杂志中搜寻有关核潜艇的只言片语。

幸运的是,在那时有人从国外带回来了两个美国“华盛顿号”核潜艇的玩具模型,这令他们兴奋极了,他们把模型拆了又装,装了又拆,发现里面密密麻麻的设备,跟他们有关核潜艇的构想基本一致。这极大增强了他们的信心。

那个时候没有计算机,他们有的工具只有算盘和计算尺。为了确保计算准确,他们会分成两组同时进行计算,只要结果不一致,一切就要从新开始。

黄旭华说:“有个办法叫作骑驴找马。驴没有马跑得快,但是没有马了,只有驴,那你只能骑驴上马,边走边找,边走边创造条件。如果连驴也没有,那就迈开双腿也得上路,绝不等待!”

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黄旭华和他的同事们创造出了属于中国自己的核潜艇。1970年中国第一艘鱼雷攻击型核潜艇下水。1974年8月1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被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列入海军战斗序列。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因何30年没回家?

1988年,中国核潜艇首次进行深潜试验,这是一次风险性很高的试验。因为深潜的潜艇要承受水下巨大的压力,任何一个焊缝,管道或者阀门的微小失误都可能造成艇毁人亡的结果。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王牌核潜艇“长尾鲨号”曾经在一次深潜试验中失事,结果造成160多人葬身海底。

因此在中国这次核潜艇深潜试验前夕,参加试验的人员有着很大的心理压力,有人甚至偷偷给家里写了遗书。这时,黄旭华决定他要同其他人一起下去,他说:“我下去,不仅仅可以稳定人心,可以鼓舞士气,而更重要的是在整个深潜过程当中,如果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我可以协助艇上及时地采取措施,避免恶性事故的扩大。我是总设计师,不仅仅要为这条艇负责,更重要的是要为艇上170个乘试人员的生命安全负责。

后来这次核潜艇试验没有出现事故,获得圆满成功。以前不怎么写诗的他,也在此时也来了灵感。他说:“我又不是诗人,我又不会写诗,但是现场的情况激动得我灵感一来,我拿起笔写了几个字,叫作‘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黄旭华

完成这次深潜试验之后已经年满64岁的黄旭华,也在三十年里第一次回到了家乡。由于黄旭华从事的工作之前被列入国家机密,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一直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当年,他被从上海调到北京,走前领导只告诉他去北京出差,去帮助工作。父母多次来信问他,在北京哪一个单位?到北京去干什么工作?黄旭华只能选择避而不答。

直到1987年,上海文汇月刊发表《赫赫而无名的人生》长篇的报告文学,这里面介绍了黄旭华的人生经历。于是,他就把这本月刊寄给了自己的母亲,里面只提到这个人叫黄总设计师,但是提到了黄总设计师的夫人李世英的名字。

这时,母亲一下明白了。原来那个近三十年没有回家的,被误解为不孝的三儿子原来一直在为国家做着大事。母亲流着泪把报道看了一遍又一遍,并且对全家人说:“三哥的事情,大家要理解,要谅解。”

弟弟妹妹把把这话告诉黄旭华后,他也哭了。在没回家的三十年中,父亲去世了,二哥也去世了,母亲也已经年事已高。有人问黄旭华忠孝不能两全,他是怎么样理解的?他说:“对国家的忠,就是对父母最大的孝。”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黄旭华凭借自己的钻研精神,克服重重困难让中国也能制造自己的核潜艇,可以说他把一生都奉献在核潜艇事业上。甘于默默付出,一生只为干好一件事情,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伟大呢?黄旭华无愧中国脊梁的称号。

能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过贡献,才能算不虚度此生。就像黄旭华自己说的那样,“我们核潜艇阵线广大员工,他们呕心沥血、淡薄名利、隐姓埋名,他们奉献了一生最宝贵的年华,有的还奉献了终生。如果你们要问他们这一生有何感想,他们会自豪地说:这一生没有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