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齐默(John Zimmer):“我们以 Lyft 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行动为荣。现在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Uber很多问题都是由个人引起的。”

Uber是世界打车服务行业的巨头企业,也是世界上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企业。然而在上个月,在面临一系列丑闻和麻烦的情况下,曾经Uber的代表性人物,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兼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选择了辞职。

面对Uber出现的这些麻烦状况,人们普遍认为就美国市场而言,有一家企业将会是最直接的获利者,它就是美国第二大打车服务企业Lyft。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CEO 的名字叫约翰·齐默(John Zimmer)。面对Uber的重大人事变动和这个最大的竞争对手出现的这些麻烦,他又会如何表态呢?

为什么不幸灾乐祸?

“这没什么好庆祝的”,在卡兰尼克辞职后齐默曾经这样表态。在齐默和Lyft总裁格林(Logan Green)写给Lyft员工的一封邮件中,他说:“我们为 Lyft 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和行动感到光荣。现在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Uber很多问题都是由个人引起的。”并提醒员工们要坚持走正确的道路。同时,齐默表示Lyft的营销方向是宣传自身的优势,而不是强调Uber的缺点。

什么是Lyft的道路呢?这要先从他的竞争对手说起,Uber之前不管是在中国也好还是在美国也好,都采取凶猛进攻的竞争方法,崇尚狼性原则。面对竞争,最好的方法就是差异化定位。所以,根据Uber给自身的狼性定位,Lyft选择了好人的定位。(延伸阅读:Uber深陷丑闻!CEO无限期休假,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丨艾问)

John Zimmer

作为一个美国市场上的挑战者,很少会看到Lyft采取激进的市场进攻方法,即使面对Uber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落井下石。Lyft认为他们获得成功的原因是给司机丰厚的待遇,司机们满意了就会提高乘客们的乘车体验。

“Lyft的大体原则是,我们会认清自己的定位,继续做现在正在做的事,要说还有什么,那就是我们想投入更多的精力去提升效率。”齐默这样说道。

公司情况如何?

齐默创立的Lyft是一家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的企业。人们可能会对这家企业还相对比较陌生。它在美国发展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呢?

根据7月6日的最新消息,Lyft宣布自己平均每日接单量超过100万次,以及最近四年用户出行次数每年都增长了100%,并且覆盖了80%的美国人口。今年4月,Lyft完成总额6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值达到75亿美元。

Lyft早期投资人罗斯曼(Simon Rothman)曾经表示:“Uber的任何失误,都是Lyft的大好机会。”在Uber负面新闻缠身的时候,Lyft也确实在这期间收获不少。根据数据公司Second Measure的追踪数据显示,Lyft今年美国市场占有率稳定攀升,从去年12月的15.9%上升至今年5月的21.7%。而Uber同期市场占有率却下降近6个百分点,从84.1%降至78.3%。

Lyft

尽管Lyft正在奋起直追,然而他们仍然与Uber存在着明显的差距,在2014年Uber用户平均每日出行次数就达到百万次,一年前已经达到平均每日550万次。最近Uber用户出行总次数超过50亿次。另外,Lyft只在美国进行运营,而Uber的服务已经覆盖到全球的几百个城市。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齐默的Lyft虽然不是市场上的领导者,但是Lyft的创建比Uber晚了三年,能做到目前的市场份额也还算是一份不错的成绩单。齐默在写给员工的邮件中还说:“即使对手频频失误,我们客户的服务体验也不会因此而得到提高。”所以面对Uber出现的状况,Lyft没有选择幸灾乐祸,而是选择默默埋头干活,从而在这期间得到了市场份额的提高。

齐默告诉员工们不要幸灾乐祸,这里面既有基于商业利益的选择,同时也表现出了对于对手的尊重。很多时候,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的存在是激励自身发展的最好的催化剂。同时,只有采取良性的竞争才能更好地维护自己所处的行业,最终形成有利于自身发展的良好外部环境。所以,尊重对手也就是对于自己的尊重。

4 意见

  1. “即使对手频频失误,我们客户的服务体验也不会因此而得到提高。”

    大家可以大胆猜测一下,摩拜和ofo,两年后,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呢?最近两个月都在研究他们,哈哈哈

  2. 竞争对手出现失误,出于尊重,可以有很多选择,进攻型,可以考虑并购,国内很多企业都选择,不过大前提,是竞争对手有并购的价值。防守型,就是继续提升自己企业的用户体验,文中的Lyft就是一个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