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震云:“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

刘震云是中国著名的作家,他的著作《一句顶一万句》曾经在2011年获得了茅盾文学奖。很多人对刘震云更为熟悉的一个方面是他有多部作品都被改变成了电影,这里面包括《手机》、《我叫刘跃进》、《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等。

1978年,在国家刚刚恢复高考后,刘震云以河南省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2017年7月1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2017届毕业典礼在百年纪念讲堂举行。刘震云被邀请来为今年的毕业生做主题演讲,再次回到北大的刘震云又会讲些什么呢?

最缺什么人?

在这次演讲中,刘震云先是回忆了自己曾经在北大的校园生活,再说到了自己对于同学关系的理解。说起知识分子存在的意义时,刘震云认为:“一个民族的知识分子除了要考虑这个民族的过去、当下,最重要的是考虑未来。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用孙中山先生的话说,这个民族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他还在演讲中着重讲了一下北大校徽的设计者——鲁迅,并分析了鲁迅笔下三个著名的人物:阿Q,祥林嫂和孔乙己。在说到孔乙己时,他说:“他最大特点是腿被打断了。如果知识分子的腿被打坏了,他看的远处比平常人还要矮近,那这个民族就会出现像孙中山先生所讲的那种情况。”

刘震云在北大演讲
刘震云在北大演讲

借此刘震云开启了有关中华民族这个大话题。他认为我们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他说:“我们这个民族不缺人,不缺钱。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最有钱。我觉得这个说法是最欺负人的。如果14个人有10块钱,另外2个人有9块钱,用我们国发院现代金融学的理论来衡量,到底谁有钱?我们的马路头一年修,第二年要拉开看一看;我们的大桥,寿命不会超过30年;一下雨,我们的城市就淹了。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缺远见。远见对于这个民族,如大旱之望云霓,如雾霾之望大风。”

刘震云还说自己有两句话不信,一句是世界上的事是不可以投机的;另外一句话为世界上是没有近路可走的。刘震云觉得投机分子走近路成功的人在人群中起码占80%,但是他们得到的利益只是对他们自己有利。

重要的两位导师

刘震云在演讲中分享了对自己影响很大的两个导师,这两个人不是大学教授也不是什么学者,而是他的两个亲人一个是他的外祖母,一个是他的舅舅。

刘震云

刘震云的外祖母是一个不识字的普通农村妇女,身高只有一米五六的她是在家乡中是割麦子割得最快的人,连一米七八的大汉也比不过她。当刘震云问她割得如此快的秘诀是什么时,外祖母说其实她割的速度不比别人快,但只要她弯下腰去割后,不割完就绝不直腰,因为只要想直第一次,就会想直更多次,她只是在别人直腰的时候选择了继续去割。

刘震云的舅舅是一个木匠,他的木匠活在方圆四十里之内没有人能与他相比。刘震云去问他舅舅为什么能做到如此之好时,他的舅舅说:“我能成为好木匠,是因为别人打一个箱子花三天时间,我花六天时间;我与别的木匠的区别是,我打心眼里喜欢做木匠。我特别喜欢做木匠活刨出的刨子花的味道;我当木匠会有恍忽的时候,比如我看到一棵树,如果是松木、柏木、楠木,哪家的闺女出嫁的时候打个箱子柜该多好;如果是棵杨树,杨树是最不成材的,只能打个小板凳”。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刘震云说他的舅舅已经达到了“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境界,并由此说明了“笨人”对于这个社会的重大意义。笨人能够达到别人达不到的境界,只是他们愿意为此付出更多的时间,并且有为一件事情坚持到底的勇气。专家就是不停做重复的事情,大家就是专注地做不停重复的事情,所以不管是刘震云的外祖母还是舅舅,可以说都是各自行业的大家,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所需要的笨人。

令刘震云钦佩的人就是这样两个平凡之人。刘震云说我们不缺聪明人,最缺笨人。这里的笨人指的是能够脚踏实地,不急功近利,懂得埋头做事的人。古往今来其实有人不少大师都有类似观点,国学大师钱穆曾经说:“古往今来有大成就者,诀窍无他,都是能人肯下笨劲。”胡适也说:“这个世界聪明人太多,肯下笨功夫的人太少,所以成功者只是少数人。”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有一句“一句顶一万句”的话,那就是面对浮躁的世界,笨功夫才是真功夫。

4 意见

  1. 匠人精神,是很可贵的,但能够熟能生巧,从而适应市场经济,更加重要。君不见,多少农民苦于没有销路的农产品,君不见,多少檀木家具师傅无用武之地,我们缺不是单一的精神,更加一份市场经济下的坚韧和诚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