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对话“王文革”:尺度最大反腐剧火爆的背后真相是什么?

反腐剧在沉寂了十余年后,苏醒了。

2004年,由于涉案剧、反腐剧过多过滥,国家广电总局进行整治,反腐剧从此退出黄金档。

再归来,《人民的名义》首播当晚,创下了湖南卫视开播剧最高纪录,豆瓣评分接近9分。然而,这样一部超级大热的现象级电视剧,面世之前却好几次险些“夭折”。

李学政

该剧大获成功的幕后推手居然是他?

《人民的名义》,从立项、到策划筹拍、发行开播,始终有一个人是这部剧的重要推手,他就是李学政。

李学政,是中央军委金盾影视中心主任,《人民的名义》的总监制、总发行人,同时,也是剧中维权工人“王文革”的扮演者。

时间回溯到20年前,在菏泽人民广播电台做主持人的李学政,联合当时的菏泽检察院反贪局做了一档叫《反贪之声》的节目,反响良好。后来又制作了反腐纪录片《见胆其心》,收获赞誉一片。

对于反腐题材,李学政有情怀,同时,对推动相关项目的进行,又有着坚定的信念。

李学政初次接触《人民的名义》是在2015年4月份。当时剧组筹拍已启动了半年左右,由于一直没能拉来投资,剧组陷入了几乎停滞的状态。

没有资金,就意味着不能开机,演员没法请,合同签不了,只能等。

艾诚

一个偶然的机会,李学政和高检影视中心主任及该剧的主创团队一起吃饭,聊的自然是该剧,没等饭局结束,他就飞去上海为该剧找投资人去了。

投资人也爽快,第二天就决定投资两千万,签了合同,开了新闻发布会。然而打款却一天天拖下去。原因无外乎和之前的众多投资方一样,觉得题材敏感,未来方向不明。

李学政急了,把投资方负责盖章的女同志狠狠说了一顿,“你跟的这叫什么老板,公章给你,授权让你签合同,但是不给打款。提这条件那条件,我都答应了,还是不打款。”

挨说的姑娘叫李贡,是个讲信誉之人,一气之下,从公司离职创立了自己的公司,对该剧进行了投资。不仅如此,还为剧组拉来了另一投资方,曾出品《小时代》、《锦衣卫》的大盛国际。

两家共出资三千万,加上之前高亚麟老师投资的四千万,七千万的资金把整个剧盘活了起来。终于在2016年大年初三,剧组在南京开机。

有了资金,剧组还要面临另一个关键的任务,产品的销出,即发行。李学政跟高亚麟老师直奔湖南卫视,历经艰难地谈判和湖南卫视的三次看片,剧组和湖南卫视签了合同,《人民的名义》发行落地。

剧火了,盗版也来了。剧组成立了打击盗版行动小组,李学政任组长。一天24小时带领技术监测团队,对侵权行为进行取证和监控。他向艾问人物透露,之后的上诉和追诉等维权行为将会比电视剧更精彩。

“如果《人民的名义》这样受大众喜爱的反腐剧遭遇的盗版不了了之,创作者的自信心会受到打击,中国在国际上保护知识产权的形象也会受到影响。”在李学政看来,“打击盗版,就好比自己家的姑娘,走在大街上不能随便摸,虽然摸一下不受什么大的伤害,但摸了以后一定要付出代价。”

李学政

最关注反腐题材的居然是年轻人?

“坦白地说,我们有些干部,其素质已经远低于一般的国民素质了。”

“过去群众不相信政府做坏事,现在不相信政府会做好事。”

这些是《人民的名义》的剧中台词,这样的台词能过审吗?送审前,李学政及整个剧组都心里打鼓。他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删减很多,或被压着不播是剧本极有可能面对的情况。

然而,这部堪称史上尺度最大的反腐剧,在审查部门宽容自信的审核下,顺利过审。有人说,《人民的名义》的成功,不是艺术创作的成功,是许可证审查的成功。

李学政不同意这种说法,但认可里面的一个观点。审查部门代表了国家、党中央来行使权利,反腐的成果和自信传递到审查部门,才有了审核的通过。所谓的尺度最大,不在于官员的职务有多高,而在于可以正视当下的政治生态。这是前所未有的。

李学政

人只要有权力,不管大小,都会想着换取自己的方便。同时,人们又对这种行为恨之入骨。中国的腐败现象“历史悠久”。而反腐文化,也一直如影随形。

汉武帝时期,异体监督形成,刺史成为了“反腐”最先锋。自西周起,重臣寻访各地“采诗”以考察政治得失。历代对官员出差吃行管制很严,宴请次数多了都要论罪。

腐败“文化”太深,反起来不易,任其蔓延只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伤害,最终还要以国家和人民的伤痛来消解。

腐败必然要反。老百姓痛恨腐败,有着为反腐叫好的心理需求,尤其是年轻人。

据悉,在该剧的拥趸中,有将近60%为30岁以内的年轻人。这出乎剧组的想象。

“我们低估了这一代年轻人的思想,低估了他们的能力。” 李学政感叹,“年轻人要面临就业、升迁、组成家庭。我们上岁数的人,已适应了腐败文化,对这种环境基本上有抗压能力了,但年轻人没有,他们最天真。”

数据说明一切。没有谁比年轻人更关心这个世界的未来,因为那是他们要迎接的地方。

李学政

没有要天价片酬的小鲜肉们,就拍不出好剧吗?

十年了,反腐剧重回黄金档不易。

作家周梅森呕心沥血,八年下笔,六易其稿。为了赶剧本,键盘就敲坏了六个。作者的高格局,深底蕴,内心的精彩、成就了小说的精彩,也催生了这部剧的成功。

内容丰富,角色设计亲民是这个剧的火爆原因之一。

整部剧有三条线,一条反腐线,也就是案情线。一条感情线。高小琴跟祁同伟、高玉良和吴桂芬、李达康跟欧阳金等人展现。还有一条是工人线。也就是王文革和黄毛的这条线。剧情紧凑、层次突出。

达康书记脾气火爆,为了GDP,不惜牺牲亲情、友情。正是这种不完美,让人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陆毅饰演的角色爱吹口哨、爱给女下属做菜,一改往日电视剧中官员的呆板严肃形象,而这恰恰代表着如今一批日益年轻化、受过很好教育的青年干部形象。

剧中的每一个角色,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原型。特别是反面人物。但是为了不让大家对号入座,剧组又做了大胆、认真的设计。所有人都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又不讲出他是谁,这就是文学创作的巧妙之处。

导演精益求精,演员敬业,也为此剧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达康书记的杯子在拍摄过程中摔坏了,为了连贯镜头,剧组人员花了六个小时在南京的大街小巷寻觅一模一样的杯子。王文革有场戏是全身包着,只露出眼睛,光化妆就用了一个多小时,不用替身就是担心“眼睛太贼的观众认出来,那不是王文革的眼睛。”

剧组的每小时都是用人民币铺就,但是和对作品的精雕细琢相比,导演选择了后者。

80多岁的白志迪老师没有助理,所有的演员没有房车,累了就坐在片场休息。李学政躺在钢板床上忍着硌骨的疼痛,咬牙坚持了一个多小时。

最重要的是,80多位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4500万,而这在当下,都不够请一位当红一线明星。老戏骨们冲着这部戏的社会影响及自己的社会责任感纷纷加入了进来。

没有张嘴要天价的小花儿和小鲜肉,老戏骨们照样撑起了这部大戏,征服了全国几亿的观众。

好艺术来自于现实生活。《人民的名义》的成功,是反腐题材的重生、现实话题的苏醒,同时也是价值观的淬炼。

而我们的精神,以人民的名义,一定是要始终健康。毕竟人生一场,都是从娘胎里来,再到坟墓里边去。

艾诚对话李学政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你是王文革的扮演者,同时也是《人民的名义》的总监制和总发行人,你是不是把更多的精力,花在了这部剧的立项、筹资、发行上?
李学政:对,筹资、发行都是实战硬仗,是最耗精力的。

艾诚:王文革这个角色,是你动用私权谋的?(玩笑)
李学政:不是,导演说你的长相太苦情了,全社会都欠你的,可以演王文革。

艾诚:《人民的名义》40多位戏骨是怎么邀请到的?演员片酬一共花了多少钱?
李学政:不超过4500万。题材好、片子好,演员是奔着剧本和社会责任感去的。

艾诚:有一些有争议的演员,比如很帅的陆毅,在老戏骨面前他是当时的最佳选择吗?
李学政:陆毅在他的同年龄层里面已经够可以的了,我认为陆毅应该打9分以上。陆毅代表的是一批越来越年轻化、受过很好教育的青年干部形象。

艾诚:王文革让人印象深刻,黄毛的角色受到很多非议?
李学政:王文革是故事的引爆点,他很讲义气,维权的时候,牺牲自己保护工人,自己承担更多责任。黄毛的角色是编剧老师设计的。就像一个正常的人,骨头外面是肉,肉外面是皮肤,皮肤外面还要穿衣服,才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每个角色的存在都有意义。

艾诚:周梅森老师在《人民的名义》里隐藏了三条线,哪三条线能否指明?
李学政:一条线是反腐线。一个是感情线。另外一条是工人线。

艾诚:《人民的名义》小说和剧本相比区别在哪里?
李学政:周老师呕心沥血十年整,八年的下笔,为了写这个电视剧,六七十岁的人了,敲坏了六个键盘。二者没什么大的区别。

艾诚:有些人认为《人民的名义》的成功是许可证审查的成功?
李学政:审查的通过确实是我们的关键,之所以能够通过审查,归功于党反腐败的成果和决心、自信,审查部门是代表了国家、党中央来行使权利,正是党中央的自信传递到了审查部门,才有我们今天这部剧的成功。

艾诚:这部剧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品。
李学政:对,第一就是他们审查,这叫主管的对口的业务审查。然后再送到了广电总局审。

艾诚:是不是剧中的每一个角色,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原型?
李学政:基本上都能找到,特别是反面人物,我们为了不让人家对号入座,做了大胆的、认真的设计。

艾诚:《人民的名义》主角是侯亮平,达康书记的角色比侯亮平更加火爆?
李学政:达康书记的火爆因为角色设计得好,比较真实。一个再好的人物身上一定要有毛病,达康书记的毛病是什么?霸道、火爆,为了自己的GDP所谓的名誉,不惜牺牲亲情、友情,生活中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人。侯亮平确实正面,身上没体现出毛病来。

艾诚:剧组成立了反盗版小组,你是组长?
李学政:对,抵制假收视率我们成功了,那么打击盗版、抵制盗版,我们一定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努力,来和犯罪团伙做斗争。

艾诚:你对年轻的创作者有没有建议?
李学政:一定要多多关注生活。好的艺术来源于生活。

2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