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中旬,国美电器在联交所发布公告,将名字由国美电器控股有限公司改为国美零售控股有限公司。 这说明国美已经从电器连锁公司转型为综合性零售公司。

对于新零售,国美“掌门人”杜鹃颇具自信。她曾说,能做到线上、线下融合的,一个是阿里,一个就是国美。

将国美从亏损做到盈利的秘诀是什么?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是中国前首富,身价高达千亿。2008年因涉嫌操纵股价罪被刑拘,2010年,被判入狱服刑14年。而在这一年,时任国美电器总裁的陈晓倡导国美“去黄化”,掀起国美控股权之争。杜鹃“被迫”上台“救美”。

在这次事件中,杜鹃打了漂亮的一仗,刚柔并济的行事风格展现。一边对陈晓进行坚决驱逐,一边争取黄光裕旧部和机构投资者贝恩的支持。最终,陈晓离开国美。杜鹃重新理顺国美内部关系,管理层重新稳定下来。

“一定要有居安思危的意识,以便应对公司突发风险。同时要有法律意识,可以通过董事会的管理、章程及治理结构,避免股权之争。”这是国美之争给予杜鹃的启示。

商业世界瞬息万变,在这几年中,家电行业遭遇颠覆式挑战。阿里,京东,苏宁易购日益强大,国美强敌环伺,但是却一步步走的很踏实,连续多季度保持了业绩盈利且增长。这和杜鹃的善于经营管理关系密切。

黄光裕与杜鹃
黄光裕与杜鹃

董明珠曾评价杜鹃,“外柔内刚用在她身上比较贴切。管理国美这么大的全国性连锁零售企业,她面临的问题比我集中在一个厂区里面还要多。通过交流,我发现她骨子里面是非常坚强的。”

杜鹃管理风格灵活。制定的决策一旦发现有误,立刻调整。对员工的合理建议,也会采纳。同时,她的掌控力很强,对高管调配自如,因“业务发展速度慢,没有达到预期目标。没做好就是没做好”,同时,她又给被撤换的高管留够余地,换个岗位,给他们继续发挥的空间,这样反而会形成良性激励,有利于公司和个人的发展。

行事谨慎、始终保持以盈利为核心是杜鹃管理国美的另一特点。

当苏宁等传统企业纷纷向互联网转型时,杜鹃却感觉互联网泡沫严重,这也被很多人认为“保守”。但她务实,重视产品,认为“如果产品不好,一味烧钱,一旦不再烧,产品就会塌了。”虽然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但还是依靠传统模式走出了持续盈利的路子。

如今,国美转型走“新零售”的路子,是杜鹃深思熟虑的结果。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实体零售创新转型的意见》中,她看到了宏观政策的支持。同时,国美的连续盈利、逐步壮大也给予了她自信。

新零售的时代真的来了?

“新零售”这个概念,是马云在2016年10月的云栖大会上提出的,“纯电商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十年、二十年没有电子商务这一说,只有新零售这一说,也就是说线上线下和物流必须结合在一起,才能诞生真正的新零售。”

对于新零售,有人视为风口,有人早已布局,有人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的是,零售业正在发生着变化。

马云

几乎就在马云提出新零售概念的同时,亚马逊发布了Amazon Go 概念店。即智能无人实体零售店,利用计算机视觉、感应器整合、深度学习等三项AI技术,对商品及摆放位置、顾客动作进行识别,实现了“无需排队、无需结账”。

自2014年以来,阿里进行了一系列的动作,入股银泰商业、与苏宁云商达成战略合作、入股三江购物、联华超市。

2015年,京东入股永辉超市。2016年,收购1号店,和沃尔玛进行深度合作。2017年,继万家京东家电专卖店、5000家母婴体验店后,京东推出百万京东便利店计划。

2017年2月,原去哪网CEO庄辰超投资了24小时便利店便利蜂。

6月,娃哈哈和人工智能企业深兰科技签订了TakeGo无人店协议,类似于亚马逊发布了Amazon Go 概念店。

Amazon Go
Amazon Go

新零售似乎成为了一种风向。

任何新事物的出现都来自于解决痛点。在传统的电商购买方式中,用户下单后需要等待物流送货,等待造成用户体验下降。电商在近年来增长迅猛,互联网红利散尽后,增长乏力。

新零售的特点之一是线上、线下结合。用户可以体会到线上、线下的双重优势,对于零售业来说,效率和规模也能得到提高。

新零售的另一特点就是支付的智能化、便利化,以用户体验为中心。支付宝、微信支付只是支付最为浅显的应用。随着智能和生物科技在支付领域的应用,人眼识别、人脸识别、指纹支付等将会给用户带来更流畅的体验,而良好的体验能促进用户使用习惯的形成。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放眼布局新零售的企业,无论是采用入股、收购等方式布局线下,还是打着数据、内容等旗号扩展线上,本质上都是扩展渠道。所以在新零售的发展过程中,渠道为王依旧适用。

任何平台化、透明化的方向都会引发一轮激战,而最后留存下来的将会是具有品牌影响力、以消费者体验为中心的企业。

4 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