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4年6月至今,每周日下午4:20分(首播)和晚间7:20(重播),由艾问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合出品的《艾问顶级人物》音频通过CNR经济之声(FM96.6)覆盖中华大地上,如您一样的千万位财经信息用户,谢谢您的聆听和守候,迄今我们已经共度了120个周末,还有很多在未来。大家好,我是艾诚,本周的对话嘉宾是赶集网创始人杨浩涌。

杨浩涌是谁?

他曾是赶集网创始人,现为瓜子二手车直卖网CEO。1974年出生,11年创业经历;在分类信息行业,与58同城展开10年相杀,两家公司竞相烧钱超过40亿人民币。

精彩对话

烧钱不是我的专业

艾诚:创业路上你遇到最大的坑是什么?
杨浩涌:我觉得像我赶集做了十年了,感觉基本上该走的坑应该都踩过一遍。

艾诚:创业有没有不死法则?

杨浩涌:我觉得没有不死,我觉得除了那些跑到后面拿了好几十亿美金的这些公司,然后有句英文叫too big to die对吧。

艾诚:Too big to die,大到死不了。

艾诚:你说滴滴吗?你是在指?

杨浩涌:对啊,一个滴滴,一个美团嘛,这两家都是拿了很多钱的,他们有足够的钱。

赶集网、58同城第一次烧钱大战拉开序幕

艾诚:有人说中国互联网的烧钱广告的模式,就是赶集网挑起的,2011年铺天盖地的广告,央视的、火车站的、楼宇的,什么上赶集啥都有是吧。那个时候,你是不知无畏呢?还是已经很明确,我烧一笔钱赶集网就有了?

杨浩涌:我觉得是那样的,我们那时候打那个广告之前,我们做了一下用户调研,用户调研说用户很喜欢我们的服务,然后没有用的原因是不知道。所以我们当时 打更 多的是这个,但是我们可能是少有的在互联网里面,在那个时候从传统行业去获取。大家都在说,说用户的习惯在往互联网上转,对吧?如果你获取用户应该是在互联网上,那么我们反过来从电视上去抓用户,那个时候没有多少人在做,现在你看大家基本上都在去做,我们也是鼻祖。

杨浩涌:我们是互联网做电视广告的鼻祖

艾诚:是,打广告、烧钱的鼻祖。

杨浩涌:烧钱的鼻祖。

艾诚:我发现打那轮广告之前,有一个细节就是11年,你们融到了应该是一个红杉,一个今日资本C轮。

杨浩涌:六千万。

艾诚:六千万,又小胜了一筹,所以决定发力。

杨浩涌:对,他们也拿到这个钱了,所以两家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其实我们当时一打以后,他们也跟了嘛,跟了以后那天看到今天是姚晨,明天是杨幂,我找了金阳。

艾诚:但是那个时候58对外发出的就是,融完资之后,发出了一个信号是我们要拿这笔钱去做产品,然后赶集对外的称号是我们要拿这笔钱去做广告,为什么会有这样不同的两个声音?

赶集网2011年曾花三个亿打广告

杨浩涌:说白了,其实都是在做广告,就大家都是投了很多钱做广告。那年我们投了好像快两个亿,他们也差不多这样的。在那个时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这种广告很便宜的。

艾诚:两个亿也是一个不菲的数字,哪来的自信说,我两个月就可以给赶集带来很高的转换率?

杨浩涌:我们打的那种广告的确有互联网思想文化。

艾诚:有数据吗?

杨浩涌:两百万亿,股板一天涨到了四百万亿。其实我们当时是非常惊讶的,可能也是广告片拍得好。

艾诚:可是我知道有一个数据显示在2011年,赶集大概烧了三亿去拍广告?

杨浩涌:一个线下,线上还有。

艾诚:2011年赶集大概烧了三个多亿,你刚才说两亿,那58显示是烧了五个多亿。

杨浩涌:对,我们后来就有点跟不上了。

艾诚:你跟不上58了?

杨浩涌:是的,跟不上58了。

艾诚:烧钱的速度?

杨浩涌:对,烧钱的速度。我们当时犯了一个错误,因为谷歌当时在我们那也投资,我们融了两千万以后把谷歌的股份全买回来,我们当时花了一千多万,然后我们还挺高兴的,因为用一个比较便宜的价格。所以我觉得反过来,可能给创业者们可能另外一个坑,就是我现在反思这个事,我是觉得我们要去非常重视竞争的一个惨烈性,我们没有预见到竞争的惨烈性。所以实际上的融资,他们拿五千万,我们拿六千万,但是又花了一千多万去买股东的钱,所以我们这就只剩四千多万,那一千多万打到最后的时候你想。

艾诚:就差那一千万。

杨浩涌:其实差很多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早期的时候,如果你竞争特别激烈的时候,是不能去太想原因的,虽然说那个很便宜可以去买,但是我是觉得在那个时候,我觉得我们低估了战争的惨烈性,这是一个原因吧。

2012年赶集网员工从2500人削减到900人,曾想过赶集网”关门大吉”

艾诚:这些都发生在2012年吗?

杨浩涌:是的,都是我们当时踩过的坑。

艾诚:踩的坑让我们看到赶集的情况不是很好。

杨浩涌:是。

艾诚:可能很大的曝光,但是当时销售可能没有准备好转换率,也不知道怎么销售。

杨浩涌:应该是不知道怎么管团队。

艾诚:2500人削减到了900人。

杨浩涌:对,你可以想象吧。

艾诚: 公司就关门大吉吗?

杨浩涌:当然想过,因为2500掉到900人的时候已经想了,销售额开始下降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想了,那时候自责呀各种各样的。我觉得现在回过去想是很宝贵的经历,因为很少有人有这样的经历,然后最后运气很好还能回来,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一个情况,有很多时候可能资本或者说市场就不会再给创始人这样的机会。

艾诚:可是回过去,我能不能说提前发起了广告烧钱这件事情是一个错误?

杨浩涌:我不觉得是错误,你看现在其实我们一起教育了整个新兴市场嘛,所以这个是绝对没错的。我们采访用户,用户说我们很喜欢你们的服务,为什么没用?我就跟他介绍服务,他说这个挺好的,我可以租房子,可以卖二手,他没有用的原因是不知道我们,这个时候是需要打广告的,所以这个是绝对没错的。

艾问解读|iAsk Reading

广告烧钱大战带来的后遗症:2011年的广告大战,从数据上看效果非常不错,连绵不绝的全方位广告轰炸换来了上亿人次的访问量,赶集网流量和销售额提高了400%,但是利润率只有10%,而一个月的市场费是两三千万。大出少进导致难看的财务数字,杨浩涌也不免心虚。

2012年赶集网境况直转急下,销售系统乏力使得此前的高流量未能转化成收入,突击上马的团购等新项目失利、业务全线收缩,员工从巅峰时期的2500人裁至900人,VP一茬茬地离职,投资人也失去了耐心,到2013年1月份的时候,赶集网账上的资金仅够支撑6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