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4年6月至今,每周日下午4:20分(首播)和晚间7:20(重播),由艾问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联合出品的《艾问顶级人物》音频通过CNR经济之声(FM96.6)覆盖中华大地上,如您一样的千万位财经信息用户,谢谢您的聆听和守候,迄今我们已经共度了120个周末,还有很多在未来。大家好,我是艾诚,本周我们对话的嘉宾是原酷6网的创始人韩坤。

韩坤是谁?

酷6是他的,秒拍是他的,小咖秀是他的,连一直播也是他的。

2012年2月19号,韩坤在自己的微博中写道:“北漂了十年…….终于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的酷6。”4年过去了,这个曾经信誓旦旦要打造中国最大视频网站的男人,坐在我面前面目柔和、浓眉上扬,当被问及离开酷6后再创立的新公司推出的“一直播”是否会成为中国直播领域的老大时,他胸有成竹,“现在已经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容质疑中 “一览众山小”的霸气隐现。

对于创业者而言,最大的残忍在于不是失败了,而是差一点成功了。曾经信誓旦旦创立酷六,但是从酷6失落退出给他留下了最大经验是什么呢?

韩坤想做的“真正移动互联网”并没有在酷6得以实施。由于与投资者意见向左,理想终是尘埃。投资方希望资本最大化,而创始人除了追求资本最大化外,还对企业拥有一种情感和责任感。这也决定了韩坤含憾离开。

对于韩坤来说,看到企业存在种种问题却无力改变,即便可以待在企业养老,他还是不愿意继续待在这,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我喜欢做有成就感、让自己感觉有价值的事情。”离开是个艰难的决定,但在某些时刻,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回顾酷6,韩坤称:“每一个公司的倒下,都不是一个问题造成的,就像夫妻离婚,它绝对不是由于一个人的原因造成的。回头看,它是由一系列连锁的反应导致。我的新创业公司,必须要真正的、所有的按照我的战略走,这是用酷6得来的一个教训。”
看来,韩坤要在一下科技把在酷6未能达成的愿景全补回来——于是能社交的短视频公司“一下科技”呼之欲出。

精彩对话

艾诚:在现在创办一下科技,研发了秒拍、一直播等等,回顾酷6这段创业经历,哪些错误是你说我绝对不能再犯的?
韩坤:我觉得就是跟着我一起创业的兄弟们,我不能说等到比如说公司再大了,或者上市了,然后让他们都觉得挺遗憾的,自己连个房子都没有,还在那里苦哈哈的。我要让和我一起创业的兄弟们过上好日子!
艾诚 : 所以你现在在一下科技做的最大的调整是什么?
韩坤:我做的最大的调整首先是我对公司的控制权。如果说对公司没有控制权,第二天就离开了,我一天都不会留恋。

【艾问解读】
2011年韩坤的新公司一下科技成立,不过在创业前期发展并不顺利,团队最终决定,让用户只拍10秒的视频,减轻流量负担。2013年8月,秒拍上线。随后借助微博、借助“冰桶挑战”营销,迅速爆红。

艾诚:谁是老大?
韩坤:有我们。
艾诚:但是看这个短视频的领域,你会发现群魔乱争的时候,有腾讯的微视,阿里的来往也来搅局,还有美拍,可是忽然发现,很多后台很硬的这些短视频,都没有一下科技活得好,好像一下科技是四两拨千斤的活下来了,而且活得还不错,原因在什么地方?
韩坤:因为我们的团队和大公司的团队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大公司有KPI,做不好就要换人,或者说这个项目就不支持,但是我们整个公司都在做这件事情,我们做不好,换一个角度再做,我们的机会非常多,而且我们去调头,更换战略方向相对来说偏简单一些。
艾诚:当2013年8月份的时候,秒拍是刚刚上线,一开始的时候,秒拍获得用户是非常困难的。
韩坤:对。
艾诚:一般创业最难的是零到一,这零到一的过程经历了什么?
韩坤:我们从零到一做了差不多有将近三年,我们从11年一直到13年底,我们感觉我们去解决了用户了问题,但是实际上不是用户的一个主要的问题。
艾诚:获得不到用户有没有犯什么战略错误吗?
韩坤:我觉得战略错误还是有好多事情做得有点太早了、太超前了。后来我们就把脚步放慢一点。

【艾问解读】
2013年秒拍上线后,用户增长很慢,也找不到有效的推广方式,前途茫茫。这时他们想到了微博。当时微信尚未发力,微博如日冲天,如何让微博看上妙拍?韩坤透露当时他们免费给微博做直播支持,新浪看到了秒拍团队做事认真,技术也不错。由此建立起了合作的信用基础。2013年底双方达成战略合作,与微博的合作成为秒拍崛起的最关键一环,很快让秒拍多了十几万的日活跃用户。

艾诚:如果跟微博合作算是秒拍在选择合作伙伴上的一个很重要的战略,还有一个细节就是2014年全网冰桶挑战,我看秒拍顺势也借着这样一个事件起来了,收到了很多的粉丝。这是一个产品战略,为什么我要跟这个事情合作?

韩坤:在冰桶挑战发起之前,我们当时是看到国外先是以名人、明星,然后他就往头上去浇一桶水,然后去感受渐冻人的病痛,在之前我都不知道有渐冻人这种病,它叫瓷娃娃,然后我就从网上去看这方面的信息资料。
艾诚:你亲自看?
韩坤:对,我亲自看,看了我挺感动的,我觉得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中国(做)。秒拍记录十秒正好往头上一浇,最精彩的十秒,然后再通过微博,开放的社交媒体进行扩散,我觉得我们都具备了,我一定要做这件事情。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完全地想去推我的产品,我就是想做这件事情。

【艾问解读】
2014年一场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冰桶挑战”慈善活动在秒拍上面上演,2天的时间里,包括任泉、黄晓明、李冰冰在内的128位公益明星分别使用秒拍完成了“冰桶挑战”的视频,共完成了超过5.6亿次点击18.6亿次关注,并且筹到了100万善款。不过这也引发了大众另一个好奇,秒拍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能够吸引这么多明星参与其中。

艾诚:讲到明星,很有意思的是秒拍的股东里面还有一个投资人是来自于StarVC,A轮C轮都接受了,这是您刻意为之,也是属于您的一种战略,“我当时看到他们了,我就觉得一定要让他们投“,是这意思吗?

韩坤:你说的是任泉,是吧?当我看到StarVC,它是中国第一支明星基金,可能有很多明星之前有钱投什么之类的,都是自己投一投,但是做成一个基金的,StarVC是第一家。我想如果说StarVC投的第一家企业一定是受关注度最高的,这个是当时我所想的,另外我所想的是,如果说明星成立的基金投的不是秒拍,我会感觉不好意思,因为我们一直在跟明星合作,我看StarVC写的各个条件,我们都是匹配符合的。

艾诚:谁找的?
韩坤:我找的他。

艾诚:这么谦卑的商者。如果说这是您选择明星作为投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战略,还有一点,就是我梳理了一下,一下科技要钱的这个频次相当高。A轮300万,B轮是2013年1千万,C轮5千万,都是美金,到了2015年D轮两个亿,你这么快频次的要钱,这也是你的有意为之的战略吗?

韩坤:我一直说我们不能做一个僵尸公司,并不是说我们活得越久越好,我们一定要让我们的产品真正的有价值,对用户、对大家都有价值。我们的产品能够去爆发起来,可能需要更多的资源来进行支撑。

艾诚:为什么那么着急?
韩坤:要想服务好用户就不能缺钱。

艾诚:您害怕,因为视频的江湖是一个烧钱的江湖,您有敬畏或警惕烧钱而死。
韩坤:我非常警惕,因为我们之前就是一直是有版权、服务器带宽和技术三座大山压着。

【艾问解读】
2016年5月20日,韩坤带领旗下品牌“一直播”杀入视频直播的混战中,而此时在资本的搅动下,移动直播领域狼烟四起,出现了“百播大战”的格局。经历了昔日视频网站混战的韩坤,此次进入移动直播领域反而显得气定神闲,不紧不慢。

总结|Summary

“对未来,一下科技的战略布局是什么?”韩坤一开始并未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的再三追问下,终于得到了答案。

“对产品进行深耕,把直播、秒拍里面能够想到、能够结合的,包括软件的、硬件的都会结合进去,我们也会做一些投资性的布局,还有产品的创新。在我们的矩阵生态里,造就一个又一个大的公司,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伟大。”韩坤踌躇满志。

成王败寇,胜败对于企业家,如同好酒,要放到一定的时候,等各方面的指标都满足,才称得上是一瓶好酒。祝福韩坤,期待一下科技酒香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