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帅到爆表秒掉包包:在没有更好的手段下,这种管理制度是成本最低,效果最大的办法。不这么管,网约车谁都能开,你敢坐吗?

网友@柠檬黄的稻穗:看了许多评论,只能无言以对,特别有些一刀切的。个人觉得,如果监管到位,保证了网约车的安全性,由市场来决定一个行业能否进行下去才是正常的。

今年7月28日,交通部出台了《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符合条件的私家车可登记为网约车,这意味着整个行业迈向了合法化,这个好消息令从事这个行业的众多人士都备受鼓舞。

但是,今年十一国庆长假之后,各地城市相继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的征求意见稿。以北京、上海为代表的城市在征求意见稿中要求网约车司机必须具有本地户籍,车辆也必须为本地号牌。此外,对车的排量、大小也有非常具体和严格的要求。

受这影响最大的公司,毫无疑问是刚刚并购了优步中国的网约车巨头滴滴。滴滴的CEO程维曾经说过:“挑战只比以前更剧烈。才出狼窝,又进虎穴。我们内部非常有危机感。我们是这样一家公司,是一辆开到两百五十迈的车,在路况非常复杂的路上,还有人来撞你。任何一个细节操作、任何一条弯道、任何一块石头,都可能让我们前功尽弃。我们非常乐观,但又非常保守。”

如果说一块石头都足以让滴滴翻车的话,那么现在的情势对于滴滴来说,可能算是撞到墙了。

战斗的程维

在谈到当初为什么创立滴滴时,程维说,自己经常由于打不到车而误机,于是有了为解决这个问题而去创业的想法。他还说有一次,他老家亲戚来北京,从五点半开始打车,一直等到八点都还没打到。

但是,创业注定是一条布满艰辛的道路。程维自己说,“创业就是在半夜推开一扇门,走一条看不见的夜路。只有走出去你才能知道有什么问题。心力脑力体力都是挑战。今天看起来,心力第一,脑力第二,体力第三。”

在这个竞争性极强的领域,每天都像是一场战争,是对人的综合考验。“你要有心力支撑自己往前走,鼓励自己、鼓励大家去面对挑战。要乐观积极。脑力是你要开始学习。不能避免犯错误,但也不能所有错误自己都经历一遍。你必须去学习,去跟身边的创业者学,跟之前的前辈学,到创业以外的领域学,去看古代的战争,去看历史。你没有那么多犯错的机会,因为你时间短速度快,容错率低。体力上,必须要有旺盛的意志和战斗的能力。”程维这样形容自己的创业。这种厮杀式地创业体验,几乎是每个想要成功的创业者都曾经体会过的。

程维的确是一个能战斗的人,摇摇招车,快的打车,优步中国,一个个都是他的手下败将。最终在收购优步中国后,滴滴几乎形成了一家独大的中国网约车市场。竞争,烧钱,合并,滴滴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从未停歇。滴滴甚至还开创了一个比“免费时代”更进一步的时代——“补贴时代”。程维自己曾经说:“(还好)我们都比较年轻。晚十年绝对扛不下来。”

当然,在“补贴时代”背后的竞争是空前的,程维说:“做打车软件,晚半年,就不用玩了。电子商务打了十年,还有十家企业;团购打了五年,还有三家企业;我们是打了三年,就打成一家了。剧情更快,背后是非常激烈的竞争和博弈。”

但是现在,据相关媒体报道,曾经攻城略地的滴滴,在意见稿出台后,平台上大量司机在面临并不明朗的未来时,开始选择了退出。

争议的网约车新政

在网约车各地的征求意见稿出台之后,在网络上掀起的舆论是空前的。并且鲜明的分成了两派。

根据《京华时报》的报道:

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北京市建立出租汽车总量动态调控机制,巡游车和网约车都要有合理的运力规模与结构。出租汽车(包括网约和巡游)属于小客车交通方式,占用大量道路资源,具有不经济性、加剧交通拥堵等负外部性。国际上绝大多数特大城市(东京、纽约等)和国内大城市都对出租汽车实行运力管控,这也是大城市发展规模和管理的必然要求。

北京作为超大型城市,正在大力治理“城市病”,在交通和大气治理两个方面,一方面坚持公交优先发展战略,合理利用道路资源,降低机动车使用强度,缓解交通拥堵。另一方面实施清洁空气行动计划,倡导绿色出行,减少机动车污染排放,改善空气质量,还北京一个蓝天,以上这些因素决定了出租汽车需实施总量调控。

但是不久之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侠客岛”发文称:

通常来说,不应随意评价政策。这是因为,大多看似简单的条文,背后是复杂的专业问题。外行容易想当然,而在专业高度分工的现代社会,想当然非但不淳朴,其实愚不可及。

然而这次网约车政策,恰好属于我们可以评价的那一类。这是因为,对于网约车,我们很可能比一城一地的政策制定者更有经验,更有需求。也因为,这些城市的网约车条文,与几个月前交通部所出台的两个文件相比,条件苛刻了许多,或有过度执行之嫌。

一个政策的出台,首先需要符合更高层级文件的相关精神。在交通部的文件中,更多的是列出负面清单,例如不得向第三方提供乘客信息,不得违规收费。但在各大城市的文件中,则多出了户籍要求、文化要求甚至车的排量要求。

于此同时,在2016年全国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活动周上,作为滴滴主要投资方之一的腾讯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发言,谈到最近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出台的网约车新政时,他说,网约车新政不要一棒打死,希望能慎重,给缓冲时间,再进一步调研。

纷纷扰扰之后,程维这次的“战争对手“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同行企业了。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新华社曾经就网约车发表过评论说“即使网约车细则最终落地,也应留出修改的‘窗口’。”程维的创业史,可以说是一部典型的奋斗史。他需要面临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来自监管的压力。现在各地的征求意见稿已经陆续结束,一向能战斗的程维会如何面对,需要进一步观察。这时想起,程维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等到你努力到无能为力的时候,你觉得走头无路的时候,上天就会给你开启一扇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