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网友:现在的狗仔怎么把自己的位置摆那么高?

微博网友:挺敬业的记者,不过感觉他走错了方向。

近日,著名歌手张靓颖的母亲张桂英发表公开信《我不想让女儿再错下去》,信中明确反对女儿与男友冯柯结婚并怒斥冯柯妄图利用婚姻窃取张靓颖的财产。此事一出便引起广泛热议,而曝光这封公开信的人则是有“中国第一狗仔”之称的娱乐记者——卓伟。

随着该事件的进一步发酵,卓伟公司旗下的微博帐号还爆出张桂英的采访录音。本月10日晚,张靓颖终于“按捺不住”,在微博发文怒斥卓伟,原文如下:

然而,这条微博却因“张靓颖从来不用感叹号”等证据被广大网友们认为是冯轲所发。卓伟方面则在微博上分享了一首《听妈妈的话》,被认为对此事间接做出了回应。
妈妈、女儿、准女婿,婚姻、欺骗、财产,情感与利益关系的错综复杂极大地满足了看客的“八卦”心理。而一手炮制出这幕闹剧的卓伟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却显得云淡风轻。有人说,这是因为卓伟经历的风浪太多了!

从文章的“周一见”,到陈赫出轨门,基本上近几年的娱乐圈大新闻的曝光都离不开卓伟和他的风行工作室。这位背负着“第一狗仔”之名的卓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不想当侦探的记者不是好狗仔

卓伟,原名韩炳江,1971年生人。出生于天津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在做记者之前,他在工厂当过文秘,由于他喜欢电影,因此砸掉了自己的“铁饭碗”,辗转去电影院做服务员,同时也给报纸写影评。后来卓伟在接受采访时说,那段时间非常压抑,感觉前途渺茫。

2000年,天津《每日新报》成立了娱乐新闻部,卓伟幸运地当上了记者。他很努力的想把这份工作做好,但不甘平庸的卓伟注定是一个要惹麻烦的人。在一次对姜文的报道中,卓伟因为报道涉嫌失实而被报社开除,他说:“当时我对新闻记者这个行业的认识是很肤浅的,我只是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但是,对于记者这个工作怎么去干,我还是很模糊的。”

丢掉工作的卓伟进入了广告行业,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弃成为一名记者的梦想。2003年,卓伟又等来了一个机会。光线传媒当时接手了一份报纸《明星周刊》,卓伟在成为这份报纸的记者后,领导给他分配了一个工作:跑重点新闻。到底什么叫重点新闻呢?没有受过专业教育的卓伟在一位香港娱乐记者的启发下认为:明星八卦最引人注意,而吸引眼球的新闻就是重点新闻!

就这样,卓伟逐渐从一名跑发布会、写影评的文化记者转变为专攻明星隐私的“狗仔”,而他也渐渐爱上了这份工作。在他从业的十几年里,他常年随身带着《奎因现代侦探小说集》。在他的世界观里,狗仔与荧幕上睿智聪颖的侦探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我们都是为了挖掘真相四处奔波”,“我们共同在做最酷的工作”,“男人不就是爱这些东西嘛:刺激、好玩,有斗争,这些(在)侦探和狗仔(的)工作(里)都有。”

从2000年起,卓伟完成了从文化记者到娱乐记者,到狗仔,乃至组建狗仔队——风行工作室的转变。从一个人、一台相机,到自立门户成立公司;从对明星情况一无所知只能干等,到在明星们经常出没的餐厅、夜店和别墅区附近布下细密的“监控”网络;卓伟的情报网已经比绝大多数私人侦探的还要多。这位有着超强敬业精神的娱记可以为了一个看上去无足轻重的八卦铤而走险,为了跟拍一个人物耗时大半年,在行业里,他俨然已成为明星最头疼的人之一。那么,卓伟究竟为何对这个行业如此情有独钟呢?

“八卦制造机”的道德审判

金丝眼镜,西装革履,让人常误以为卓伟是乡镇干部或者教师。他很擅长取得采访对象的信任,尤其擅长从饭店的招待、别墅区的保安的口中套出话来。

这个日后给他带来各种伪装便利的打扮与气场其实来源于他的生活。卓伟用“出身卑贱”形容自己。他说:“身边的人都没什么文化,生活的重心就是温饱”,“追求文化和浪漫这些高级玩意,是会被耻笑的。”

这种生长环境对卓伟性格的养成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一个曾经打心底里自卑的小人物,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和“上流”社会的不堪,往往会不顾一切地揭露。因此,狗仔这份工作对他的意义,用卓伟自己的说法是:“新生”,即便这份工作为他招来了无数的谩骂与批评。

作为明星八卦的制造机,卓伟和他的团队常常面临着各路明星的“危机公关”。

有明星来找卓伟希望不要刊发某条新闻,卓伟最后拒绝了,他的理由是:这是我的工作原则,报道新闻事实。

娱乐圈这个名利场的规则在卓伟面前完全失效,没有谁能拦得住他。各种人在尝试说服卓伟未果的情况下,都不禁要问一句:“你到底图什么啊?”。卓伟则会很严肃地回答:“为了梦想!”

的确,在他的自我认定中,挖掘明星隐私,报道娱乐八卦对他而言是“解放人性的事业,是在帮明星自己和社会,认识人性的真相”。他甚至认为自己是一个浪漫的英雄,与从事严肃报道和新闻调查的记者们一样,都应该受到尊重。

“我也是有新闻理想的!”卓伟说。

然而,买这笔“情怀账”的人并不多。有人问他:“你的报道很多会伤害到当事人,你会为此不安吗?”

卓伟回答道:“从来没有!既然有得到,就得有牺牲、有付出。你牺牲付出的是什么?就是你的隐私,大众想知道,你的隐私权就得让位于大众的知情权。” 他说:“他们如果没事儿,我怎么拍也拍不到,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

从这些回答中,我们可以看出卓伟实际上把自己摆在了道德判官的位置。在他的逻辑里,所有完美都是假象,而他则担负着戳破这种假象的使命。

这种价值观念正是支撑他在这个备受争议的行业中前行的动力抑或是最佳的催眠剂。他为自己的价值观建立了一套完整而严密的逻辑体系,而他最需要的不见得是独家新闻带来的“利益”,他更在乎的是自己的价值体系能否被一次次证明且被大众接受。

隐私权与知情权,他恪守了新闻报道的底线吗?

多年来,卓伟确揭露了一些不好的娱乐圈现象,单纯从其职业角度考虑,可以说是敬业。但是,娱乐新闻也是新闻报道。卓伟作为娱乐圈的“道德判官”,他的报道恪守了新闻报道的道德与法律底线吗?

在15年的时候,王菲经纪人陈家瑛曾发声明,针对王菲在北京房地产交易中心的个人信息被卓伟公开传播一事,斥责其不顾职业操守,侵犯王菲个人隐私。的确,明星应该在适当情况下接受社会的监督并满足公众的合理知情权,但是,新闻报道也必须在法律与道德的范围内进行。

卓伟团队不接受买断新闻,固然为媒体人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其收集信息的方式目前也无可指责,但这些信息的公开究竟是为了大众利益考虑还是单纯为了满足自己的“窥私”欲望,这是所有有良知的新闻媒体人必需慎重衡量和思考问题。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在新闻报道领域,隐私权和知情权从来就是相互冲突的。大众有“窥私”的欲望,因此诞生了“狗仔队”,明星也需要通过花边新闻来提高曝光度,换取人气和利益。正因为有人“三观不正”,炒作才会屡见不鲜;正因为我们关注,才会有人不择手段。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在怀疑或者指责的同时,或许我们还应该从自身做起,学会辨别什么是真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