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__恋恋:陈学冬都说(他)是商人。

也许你没看过他的书,也没看过他的电影。但是,你肯定听过这个名字——郭敬明。最近,他导演的电影《爵迹》上映了,就如同他之前的电影《小时代》系列一样,一大波的吐槽又铺天盖地地到来。在豆瓣电影上,《爵迹》的评分只有4.1分。

争议这个词,好像一直没有离开他。那么作为作家,商人,导演的郭敬明又是如何在争议中一路走过来的呢?

少年作家

郭敬明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学少年,因为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而为人所知。他仍然记得第一次来上海时,这座城市带给他的冲击。某种程度上,上海塑造了现在的郭敬明:“到上海,我更多学的就是不要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你失败了就是失败了,没做好就是没做好,成功了就是成功了,别管什么原因,它就是一个结果论。这是上海蛮残酷的地方。它让你明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原则。”

那时的郭敬明意气风发,不断发表自己的作品。当时也是很多80后作家开始冒头的时候,郭敬明就是这群作家中关注度最高的作家之一。但是不久以后,郭敬明就陷入了他的第一次争议之中。

作家庄羽在2003年起诉称,其于2002年11月创作完成了小说《圈里圈外》。之后,庄羽发现,春风文艺出版社于2003年11月出版的郭敬明所著《梦里花落知多少》一书,以改头换面、人物错位、颠倒顺序等方法,剽窃了《圈里圈外》一书具有独创性的构思、故事的主要线索、大部分情节、主要人物特征、作品的语言风格等,甚至还照搬了《圈里圈外》的片段以及能够表达作品内容的部分语句等,抄袭多达100余处。

2006年,持续了两年多的“郭敬明抄袭事件”画上了句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认定郭敬明所著《梦里花落知多少》对庄羽的《圈里圈外》整体上构成抄袭,判决郭敬明与春风文艺出版社赔偿庄羽经济损失20万元,春风文艺出版社与北京图书大厦停止《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出版、销售行为。

抄袭事件之后的郭敬明曾公开表示可以赔偿但绝不道歉。郭敬明还曾在接受采访被问到抄袭一事时这样说:“无论你回应也好不回应也罢,这件事情总会消失的,可能半年、一年、三年或者五年——我的书一样在卖啊,人气也一样在啊。你不回应的话,媒体可能会写很多,但如果你回应,可能会闹得越来越厉害。知道我、相信我的人始终会有一个自己的判断,所以我并不担心人气下跌啊什么的,我的新书照样卖,照样签很高的版税。你接触过那么多出版社的人,接触过那么多老总,你问他们会因为这事情导致郭敬明下本书卖不出去吗?”

商人郭敬明

2004年,郭敬明与好友成立“岛”工作室,以主编的身份推出《岛》系列杂志,2006年停发后,郭敬明以原班人马成立上海柯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开始出版杂志《最小说》。郭敬明还签约了100多作家。作家们先借由杂志平台在读者中由生变熟,渐渐炒热,接着出版自己的单行本,去各地宣传签售,继续出书……如此循环。

郭敬明公司的人对他的评价大致围绕这几个词:聪明、勤奋、点子多、精力旺盛以及执行力强。郭敬明曾对周围的人说,你想找人做一件事情,一定要帮别人想好赚钱的方式,这样别人才会跟你把这件事做成。郭敬明本人是这个公司的凝聚力所在,只要获得他推荐,任何一个默默无闻的年轻作者都可能人气暴涨。

成为商人后郭敬明还毫不讳言自己对于名利的追求。

在被问到“你对名利有追求吗?”时。郭敬明说当然有,你没有吗?你想加薪吗?你想升职吗?我觉得它(名利)是我人生的一个价值,我会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没有白费,否则我每天累得要死要活,工作20个小时,什么都没有,我会质疑我在干嘛。做事情是我的目的,我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我在不断做更多新鲜的事情,这个是我的动力,名利只是随之而来的附加值,我真的是想实现自己的梦想,如果我做得很好,很成功,名利会随之而来,其实这是对你业绩的肯定,证明你做得好,这是公众、整个社会对你的一种认可。比如你经营一个公司,经营得顺风顺水,业绩做得非常好,那你公司一定赚钱啊,这个利就是从某种意义上肯定你作为经营者,你是成功的,它是附加值,不是本质目的。

他还说“在我的人生里,名和利对我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享受它,我很快乐,我就觉得我的人生很成功。比如我很享受物质,很享受名和利带来的精致的生活,仅仅因为别人质疑你、批评你,你就改掉,就放弃自己的生活,穿得很穷,住得破破烂烂,你满足了大家,但你自己快乐吗?你不快乐,我觉得你是懦夫,因为你不敢坚持自己的生活。”

导演郭敬明

郭敬明没有止于文学产业,之后他又开始涉足影视。

成为导演后的郭敬明,争议并没有减少。他的电影《小时代》系列被很多人称为PPT电影,在豆瓣电影上四部《小时代》的评分全部都没有超过5.0分。

但是,这些电影的大众口碑好像与电影票房呈现了负相关。根据CBO中国票房网统计,《小时代》四部最低一部的票房接近3亿,最高的一部票房达到5.2亿。郭敬明在骂声中,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

现在他导演的《爵迹》上映了。在一次在映后见面会上,郭敬明说“是不是因为我叫郭敬明,所以做什么都是错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们才不会骂《爵迹》?”

《爵迹》首日排片率位列当日第一,但电影上映三天后,已被《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和《湄公河行动》赶超。3天2亿元的票房,成绩不算好也不算坏,郭敬明说:“没有想象中的好,但也不至于很糟糕。”

再被问到“电影现在有很多争议,有很多骂声不是针对电影本身而是针对你个人的。对于这种“郭敬明的原罪”,你会觉得委屈吗?”时。他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没有人会不觉得委屈吧?但是这种事你遇到了太多次之后,你也只能渐渐习惯了。而且我本身不是一个愿意去做过多辩解的人,我只能好好做自己的工作,把每部小说、每部电影都尽目前最大的努力做好,希望每次都是比之前有进步的,设置一些目标都尽力去达成。外界的评判,舆论,或者社会的风气,很难顺着你的意愿去改变。后来我也不太放在心上。

他还说“如果真的抱有这样的心态,因为不喜欢我个人而觉得整个团队或者是跟我有关的作品都是垃圾,所有人都糟糕,那这样的人本身也非常狭隘,那这儿可能不是我的问题,这个可能是他们需要去克服的问题。”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如同每一个产品都要找到自己的细分市场,郭敬明把自己的目标牢牢锁定在了青年市场。他的书,他的杂志,他的电影,他对于演员的选择都尽一切可能去迎合青年们的喜好。亚文化群体的特征就是,同样一件事情,在这个群体中无比受欢迎,离开这个群体,可能就不值一提。郭敬明现在之所以能够在商业上获得成功,就是因为他十分了解自己需要服务的这个亚文化群体的特点,并尽一切可能生产他们所需要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