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网友:朱塞佩·托纳多雷是我超级喜欢的导演,尤其《天堂电影院》。记得看电影时先从2小时剪辑版开始然后3个多小时原版,我整整哭了将近7个小时,现在才知道获奖的这个版本是Harvey做的,确实佩服他。剪辑版比原版至少强了20分不止,很多人都觉得感情戏是多余的。

 

哈维(Harvey)在西方是个不算稀奇的名字,但是如果你在好莱坞的世界里,听到有人叫哈维。那一定就是这位——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他是独立于华纳兄弟影业(Warner Bros.)、派拉蒙影业(Paramount)、20世纪福克斯影业(20th Century Fox)、索尼/哥伦比亚影业(Sony/Columbia)、迪士尼影业(Buena Vista)和环球影业(Universal)这六大好莱坞电影公司之外的人。他曾经先后创立过两个独立电影公司米拉麦克斯(Miramax)影业和Weinstein影业,主要出产供文艺青年们爱看的电影。

虽然他是好莱坞的个体户,但是凭借他自己的横冲直撞,也拥有了自己地盘。

“恶棍”哈维

纽约法拉盛穷人区长大的他,有着一股横冲直撞的劲头。

有一年“中国电影和好莱坞电影合作”论坛上,冯小刚曾经当众炮轰哈维,他说:“我得和你们说说哈维这个人,他经常和中国电影人打交道,惯用伎俩就是买我们电影的北美发行版权。他一开始出价800万,别人一看这样就不和他抢了。他当时给了20万美元定金,等到最后别的买家都走了以后,他说这电影我不要了,你想卖给别人就晚了。他这时候找你,就出100万美元。这个就是哈维·韦恩斯坦,中国的制片人以前有多少把他当成是救世主,现在说起来都摇头,骗子。”

哈维最近制作发行的电影就是《卧虎藏龙2》,导演是袁和平。袁和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被问到《卧虎藏龙2》上映后口碑不好,你怎么看待时,他说“心态就是平常心,反应预料到了,就一定(会被说)的嘛,尤其拍了那么多年的电影。为什么《卧虎藏龙2》拍成这样子,其实也跟美国公司有关的,因为剧本一出来,我就觉得不能拍的,一直让改,改很多稿。我改剧本给他们了嘛,他们不喜欢,不要。韦恩斯坦那个老板,唉……(低头皱眉头)”

但是袁和平说自己当初和哈维签的协议是电影全部都由哈维说了算,所以自己也感到无奈。他继续说:“问题就是他觉得好就好,他不认同我导演的想法,这个老板不是一个好老板。”最后他还说,已经后悔接这部电影了。

的确,哈维有个外号叫“剪刀手哈维”,他经常干涉导演的影片剪辑。宫崎骏的动画片《幽灵公主》在美国发行,由米拉麦克斯影业负责,宫崎骏当时给哈维寄了一把武士刀,刀刃上赫然刻着“不得删减!”。

“天使”哈维

哈维制作的电影已经累计拿了300多个奥斯卡奖提名,70多座小金人(包括米拉麦克斯时期与Weinstein公司时期),5次获得最佳影片,分别是《英国病人》,《莎翁情史》,《芝加哥》,《国王的演讲》,《艺术家》。

有人做过统计,在历届奥斯卡中,当电影人登上领奖台说感谢时,要感谢次数最多的人前十名里,有两个是制片人,其中一个就是哈维,另一个是卡森伯格(梦工厂的创始人)。

哈维制作的电影虽然有些很失败,但是有些电影却体现了他独到的眼光。比如当年带着《低俗小说》这个电影剧本,面临无人愿意为他投资的昆汀·塔伦蒂诺,被他发掘出来,并培养成伟大的导演。这样的例子还有,索德伯格和他的《性、谎言和录像带》,托纳多雷的他的《天堂电影院》。

这些电影都是经过哈维亲自剪辑过的。《天堂电影院》最初在美国发行的版本被韦恩斯坦剪掉了51分钟,影片上映十周年时,在导演托纳多雷的恳求下,米拉麦克斯发行了影片的导演加长剪辑版,结果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影评人罗杰·伊伯特看了这个托纳多雷的加长版后说:“天啊!韦恩斯坦当年剪得太棒了!”

哈维总有很多奇招,在给张艺谋的电影《英雄》在美国发行的时候,由于《英雄》的主题不容易让很多美国人能够理解。所以哈维当时就邀请了昆汀·塔伦蒂诺来挂名监制,这一下吸引了很多美国昆汀迷前来观看,这让《英雄》在北美票房最后达到了5000多万美金,是目前为止中国电影在北美票房最多的一部电影。

美国制片人体系将制片人分为创意制片人(Creative Producer)和财政制片人(Line Producer)两种,但是这两种功能性不同的职位在电影演职人员名单都被归为制片人,无法体现两者职能的区别性。韦恩斯坦就这个体系提出抗议,认为应该将两种制片人区分开来,并分别有各自的公会,而他个人属于创意制片人类型。

他真的捧红了很多导演,演员,帮助发行了很多影片。在2013年詹妮弗·劳伦斯在凭借《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荣获金球奖最佳女主角时,她说“谢谢你,为了让我站在这里,你干掉了所有需要干掉的对手。”他自己却一直是一个独立小电影公司的老板。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由于哈维的公司是一个独立小公司,周围有好莱坞六大电影巨头。生存压力是非常之大,所以在如此大的竞争压力下,他会更加精打细算,有时会让人觉得他有点不择手段。

此外,他选择拍摄的影片有些是独具慧眼的,比如《低俗小说》,有句话是选择比努力更重要。

哈维之所以能够在巨头之下能够生存下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找准了自己的精准细分市场,巨头的市场如图一张大网,但是网上总有空隙,这些深入的耕织,有时是巨头无法做到的,哈维看准了文艺独立电影,深入为文艺青年服务。另外一个原因是他创业所在的环境。在美国除了大院线之外,还有众多的小众文艺院线,专门为了小众人群服务,这让这类文艺电影有了自己的生存空间,文艺青年们也有了自己可以去的电影院。相信在中国的文艺院线建立那天,就不会在再出现制片人方励为了让院线给《百鸟朝凤》排片而下跪的事情了。